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蒹葭苍苍沙家浜(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这是现代革命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的唱段,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可谓家喻户晓,广为传唱。我也是从这个样板戏而初识阳澄湖、沙家浜,还有“春来”茶馆及阿庆嫂、沙奶奶、郭建光、胡司令和刁参谋长的。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时代的特征。曾经红遍神州的《沙家浜》等革命样板板,最终还是被历史的烟云所埋汰,只遗留在那个岁月的记忆里。可是没曾料想,“沙家浜”这名字消沉了几十年之后,却以红色旅游胜地而名声大噪,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从一部经典的现代革命京剧演变到一个闻名遐迩的的风景名胜,沙家浜以其响亮的品牌和崭新的内涵,给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带来了往昔的记忆和当今的惊喜。

沙家浜位于风光旖旎的阳澄湖畔。暑夏那天,我们从常熟市区出发,驱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达了沙家浜景区。彳亍于占地1.33万平方米的景区广场,那恢宏优雅的广场环境,高大庄严的叶飞题词照壁,玲珑精致的沙家浜碑亭,第一眼就给人带来气度不凡的感觉。广场上屹立着郭建光和阿庆嫂等人物形象的石雕、柱雕、浮雕,全都棱角分明、清朗俊美、气宇轩昂、英姿勃勃,让人肃然起敬。广场东侧是树绿花红的活动区,作为游人的散步休闲场所;西侧乃沙家浜革命历史纪念馆,馆内陈列了许多沙家浜革命斗争历史照片、革命文物和人物蜡像,游览其间,可领略抗日战争的历史风云,可寻觅沙家浜抗日英雄的足迹,也能深深体味到当年沙家浜军民鱼水一家亲的脉脉深情。

纪念馆可以免费瞻仰,芦苇景区则要凭票而入,购票之后,我夫妇俩获准进入了这个以“沙家浜”为名的华东地区最大的生态湿地公园。

湿地公园的核心部分即芦苇景区,刚刚临近,就被那婉约秀逸、空灵清丽的柔美景色所折服,展现眼前的湖光水色,宛如一轴意境幽远的水墨丹青长卷:碧水浩淼,河道蜿蜒;蒹葭蓊郁,岸柳成行;林木扶疏,鸥鹭啭鸣;台阁水榭,相映成趣,真可谓“阳澄湖畔沙家浜,芦苇荡里好风光”。

沿着木栈桥走向湖心的观景亭,这时天色骤暗,雨随风至,如纱如帘。栈桥之上反正无处可躲身,便打起小伞,悠然信步,任雨丝飘飞沾湿衣襟,享受着炎炎夏日的一丝清凉。徜徉在幽深曲迥的栈道之上,穿行在野趣横生的芦苇迷宫,寻觅着雨幕中的缥缈景色:远方青山如黛,烟波浩荡,水天一色;近处涟漪层层,水气袅袅,蒹葭苍苍,嗅闻着沁人心脾的清冽苇香,仿佛走进了森林氧吧,我接连做着深呼吸,享受着心醉神驰、如梦似幻的感觉。这烟雨缥缈中的芦荡美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没有导游,也没持导游图,我俩只能依照路标的导引,东逛西荡,惬意游玩,越拱桥,绕荷田,走栈桥,穿芦荡,时而踏水而行,时而穿街而过,从此岸到彼岸,从水景到陆景,恍若画中踯躅,犹在诗间漫步,感受着曼妙风光带来的温馨和清新,感受着内心少有的宁静安祥。

在漾绿摇翠的芦荡深处,没想到竟然还藏匿着一条横泾老街,恰如诗云:绿波不尽尘难染,芦苇深处浮人家。这是一座经过修复改造的小镇,河水穿镇而过,房舍临水而筑,住民枕河而居。镇上有深宅大院,也有普通民居,茶馆、酒坊、药店、客栈古色古香;染坊、当铺、铁匠铺、编织店鳞次栉比,街桥相连,石桥驳岸,粉墙黛瓦,错落有致,修旧如旧,古韵犹存,尽现江南水乡的浓郁风韵和当年沙家浜老街的文化特征。横泾老街如今已是颇有名气的影视拍摄基地,除拍摄过《沙家浜》,还有《金色年华》《大明王朝》《谭震林》《陆小凤》《茉莉花》等影视片曾在此拍摄。

俗语说:“夏日的天,后娘的脸。”这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一忽儿雨来一忽儿晴。在横泾老街,雨云散尽,碧空如洗,骄阳灿烂,气温骤升,一路行走双脚稍有发软。这时看见河对岸有浓妆艳抹的演员路过,猛然想起购门票时拿到的演出赠票,便抖擞精神直奔横泾剧院。

在剧院检票处,被门卫挡在门外。原来戏票票价30元,而赠票只是10元的代用券,要想看戏还得补上20元。哇塞!多么精明的推销之举,利用赠票的鱼饵作用,把不少以为可以白看戏的游客(包括我)都诱到了这家剧院。于我而言,看戏还真的不是本意,只为避开那热辣的阳光,同时也让疲惫的双脚暂时歇息歇息。这时这刻,已经站在剧院门口,当然是即来之则安之,拱手送上这补票的钱,自认为还算心甘情愿。

剧院的水泥看台比较简陋,与舞台之间横隔着一个狭长的水塘,舞台的主背景是仿古的两层砖木建筑,挂着忠义救国军司令部的牌子,前边的地面就是演戏的舞台。上演的《让子弹飞》系大型实景剧,剧情是:阿庆嫂借胡司令婚礼之时,与郭建光率领的新四军战士里应外合,一举消灭了日寇和伪军。这段传奇故事沪剧《芦荡火种》、京剧《沙家浜》都曾演绎过,但是《让子弹飞》的创意却另辟蹊径,突显娱乐性和趣味性,让人耳目一新。台词不仅诙谐、幽默,有的还特别无厘头,掺杂着大量的现代词汇和新兴流行的网络词语,肆意的拼搭,随心的穿越,让人不知今夕为何年。演员表演夸张,情节唐突,什么超人飞步、模特猫步、《江南style》等都混淆其中,观众被笑得人仰马翻。最令人惊悚刺激的是,该剧运用了各类声光电和爆破技术,舞台上子弹横飞,烟花四起;爆炸连连,振聋发聩;碉堡崩塌,残骸横飞,如此逼真震撼,仿佛身临其境。我坐在看台的第二排,每当枪炮大作时,不免提心吊胆,恐怕“子弹”不长眼,有几个小孩被吓得嚎啕大哭,直到演出结束都难以劝止。

剧院休息片刻,精气神重新上来后,便继续徒步去游览红石民俗村,这是一处以明代建筑风格为主体的江南水乡小村落,街上错落着不少精致玲珑的建筑,如:土地庙、史料馆、古船馆、农俗馆,春来茶馆和仿古戏台等等,较为完整的保存了当地先民劳动、生活、娱乐的器具,再现了沙家浜的民俗风情。村内翠竹掩映,碧水相依,芦叶青青,荷藕飘香,在此闲庭信步,可以尽情享受返璞归真的平和。

从红石村折返来到隐湖长廊,这条凌驾于碧水之上的廊道全长175米,据说是为了纪念在这片芦苇荡里诞生的20集团军175团(即沙家浜团)而设计建造的。长廊上歇着船娘,本想坐其小游船再去芦荡深处转转,左等右等也不见愿意同船游的散客,而船娘坚持要论船收费,既然人家固执己见,无奈只得自己改变主意,先找茶馆喝茶去。

沙家浜的茶馆业比较兴盛,这是有历史渊源的。据当地史书记载:明朝时,这里开茶馆就已经十分普遍。抗日战争时期,沙家浜镇共有大大小小的茶馆34家之多。

来到沙家浜,拜访“春来茶馆”,瞧瞧七星灶和铜壶,然后依着八仙桌喝杯茶水,尤为我所期待。这里的茶馆都冠名“春来”,还标明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我不明白这个辈份是如何排列的,但可以猜想这些店主都期盼以阿庆嫂“春来茶馆”的品牌效应,去争取更多的生意份额。

在茶馆倚窗落座,沏了一杯沙家浜本地绿茶,边品茗边打量,窗外芦苇摇曳,橹声咿呀;室内清雅幽静,茶香沁脾。店主人是位年轻的妹子,不像阿庆嫂那样的“相逢开口笑,全凭嘴一张”,泡好茶就转身去玩手机了,偌大的一个茶馆就我夫妻俩相视而坐,静静地倾听着远处传来的《沙家浜》戏曲选段,让思绪飞往那个天天听“样板戏”的年代。

转眼夕阳西下,余晖染黄的苇叶摇曳着金色的光泽,喧嚣过后,芦苇荡沉寂了许多,得知景区就要关闭大门,我俩便匆匆离开茶馆,原以为离出口处很近很方便,没想到在芦苇丛中还是迷失了方向,待我们找到出口,早已是铁将军把关,无奈只能绕了一个大半圈,才从边上的小门出去,结束了这次沙家浜之游。

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说过:“游了一次沙家浜,再也忘不了江南的这个古镇,记住了这片可能是中国最干净的水和水中浩浩荡荡的芦苇。”

诚如斯言!我也忘不了碧水荡漾的阳澄湖,忘不了蒹葭苍苍的沙家浜。

太原能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发作意识丧失怎么办北京什么医院治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