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精致女子之刘采春(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吴山青,越山水,天间地上怎抵得上越州秀山水。山的沉稳茂密、水的灵动潾潾,夜莺那轻快悦耳的声音,将那一重山水刻画得如此多娇!难怪那山水将诗人和名伶生养得那么好,诗人多词藻,女子多娇媚。

“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言辞风雅又足风流,举止低眉紧蹙、多秀丽妩媚。唐朝的那一场华贵的风雨,有人欢喜有人忧,辗转风雨路,霜天云月,巧言令色,唐朝风雨好似李白那盏酒杯,一小口抿掉一个一个朝代,醉酒之时花非花雾非雾样的朦朦胧胧,而在这朦胧深处,最易懂人心者莫过于那醉人心志的恰是天籁的靡靡之音吧!

刘采春是幸运的,歌者甚多,唯有她的歌声醉了整整一个盛唐,诗人为之倾倒,达官贵人将她所唱《望夫歌》为酒后的谈资,而独守空闺、百无聊赖的女子更是将她的曲调奉为知音,唱出她们心灵深处的离愁,怎能不让人追逐,视为知己?

刘采春,越州人,中唐时期江南女艺人。丈夫周季崇和夫兄周季南都是有名的伶人,擅长参军戏,迫于生计的人,应该也是无可奈何,四处奔走,天南地北,皇城烟尘,荒郊村舍,四处走穴,走街串巷似乎也成了她的宿命,可恨!是早出身了千年。

什么是命运?未知因事的喟叹,何谓对与错。刘采春歌唱得尤其好,她有着夜莺般的嗓音,可以歌声彻云,也许是传说中的绕梁三日而未绝一样的歌喉。她能弹奏歌唱,能起舞演绎,又能书写诗文。歌喉起时,令人愁肠寸断,文能吐尽妇人离殇,《全唐诗》收录了6首《曲》,词曲是抒发离愁的感伤之歌,听者多以女子居多,尤其以闺妇为最。也为怨妇消遣闲愁递去了心里的慰藉,成了有钱有闲但空虚度日的太太们的心声代言人。

或许才子佳人总是那样惺惺相惜,在风景如画的越州,诗名满天下的元稹与她相识了,心灵的悸动,任其风雨愈来也难能抵挡。一首《赠刘采春》更是将心中爱慕表露无遗,“新妆巧样画双蛾,谩里常州透额罗。正面偷匀光滑笏,缓行轻踏破纹波。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将一个古典、幽雅的妆容描绘出来,赞美之词尽在诗词中,寥寥数笔尽将一个风流妩媚、色艺俱佳的美艳女子呈现在我们面前。

《曲》有着盼望远行人回来之意,是抒发离愁的感伤之歌。“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秦淮水和江上来回穿梭的船只也着实可恨,将夫婿载到远方,而后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仍然没有归家的踪影,你说怎能不教人生恨。妇人在独处空闺、百无聊赖之际,想到夫婿的离去,一会儿怨水,一会儿恨船,既说不喜,又说生憎,想到离别之久,已说经岁,再说经年,看似胡思乱想,思绪飞升处,笔之所触,但却情真意切,把离恨转嫁给水和船,怨水又恨船,真正怨恨的原来是她的夫婿,而夫婿之可怨恨,重利轻别离的商人,生动地描绘出了闺中少妇的天真烂漫的神态。

那样恼人,还不如“莫作商人妇,金钗当卜钱。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可憎嫁作商人妇,总是拿着金钗当作占卜的钱两,每天都在江口望着归人的身影,尽是将船只错认了许多也无妨,无情的画舸,又抱怨江水春色留不住远行客,所作之词风韵天成,妙语生姿。商人远去后,自然盼着何时归来,含羞众人口中不明说,暗掷金钱卜远人,或是占卜归期。还不免要朝朝江口瞭望。可是时光的逝去,夕阳又朝霞,剩下的只是错认船只的失望。也是那样的可憎,即使嫁作瞿塘妇,又能怎样呢?说归说归,却是遥遥无期。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只好以金钗权当卜钱,又朝朝江口守望,足以说明其望归之切、期待之久,而错认船后的失望之深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年离别日,只道住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离别的时候只说是去桐庐,而今却收到广州来的书信,斜晖脉脉的洒在江面上,江水悠悠荡去。桐庐已无归期。今在广州,离家的距离更远,归期更加不知何时日,淡淡叙事,却深情无尽。长期分离,已经够痛苦了,加上归期难卜,就更痛苦,再加以行踪无定,愈行愈远,是痛苦上又加痛苦。只有空闺长守,一任流年似水,青春空负。

昨日胜今日,今年老去年。黄河清有日,白发黑无缘。在茨菰叶烂的秋日里送别于西湾,春日莲子花开还未见人还。梦见是在江上行舟,捎人传话说是在凤凰山。一心望夫婿归来,而不料愈行愈远,失望之时近乎于绝望的感伤,鸿书飞来,尽是空欢喜。也无风雨也无晴,最是让人揪心的事儿莫过于此。阴霾着的天空,是放肆的倾盆滂沱呢?还是夕照西山?尽是阴霾,欲哭无泪,欲言又止,饮鸩止渴也莫过于此。

她的《曲》已成为那年月的时代之声,感动过、抚慰过很多彼时之人,尤其是伤心的女人,“闺妇、行人莫不涟泣”。也是想得人儿的肠寸断,望得人眼儿欲穿。好容易盼到远归的人回来,忽而已是三年,想不到的是才踏进家门,明天又要别离,甜丝丝而又凄凄切切的歌声中,又带着几分哀怨的悲声。或天真烂漫,或寄意深微,流传于民间的小唱调,另有风貌,一帜别树,以浓厚的民间气息,给人以新奇之感。

她的诗作直叙其事,直表其意,直抒其情,在语言上脱口而出,没有太多雕琢,无烘托而自饶姿韵,风味可掬。常中见奇,把想入非非的念头、憨态横生的口语写入诗篇,使人读诗如见人。

纵使沧海之水任其选择,也不是所要的,除去巫山云雨其他的又何为云哉!男子如此专情,女子心扉怎敌得过涛涛之流,“闻道瞿塘顾堆怀,高山流水近阳台。旁人哪得奴心事,美景良辰永不回!”女子的美一如是梅兰竹菊,点缀的是整个世界。美人已去至此,留给后世一个美丽而伤感的背影。

孕妇治疗癫痫能用左乙拉西坦吗为什么小孩吃了左乙拉西片闹肚子安阳哪些癫痫医院治疗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