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走近青年小说家叶临之(散文)

    不知在哪本书上曾经看过一段这样的话,大意是,生活中,有些人就像火焰,能照亮你,照亮你的生活或是点燃心灵。叶临之,就是这样一个人。第一次见到临之本人,是参加冷水江市作协的一次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青春】难忘那年双十一(散文)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一个普通的秋日,空气中有了丝丝凉意,家乡的泡桐树已开始落叶,深秋的阳光从斑驳的树影中泼洒到身上,感觉暖暖的。那时候,没有网络,更不会有购物节、狂欢节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相约春天”征文】各花入各眼(散文)

    春日里奔来跳去的气温,奔跳着人们对赏春的兴致,奔跳着人们对温暖的渴望,同样也奔跳着春花绽放的热情。尽管已是几日的阴雨霏霏,但却挡不住春光里那五彩绚烂的花的世界。那一树树花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花开】大风戈壁骆驼赞(散文)

    四月,是人间的最美季节,最浪漫的一个季节。自古就有“最美人间四月天,南来归燕栖堂前”“最美人间四月天,桃花细雨潤绵绵”之说。是啊,四月的天气是很美,因为她是一个集爱意、暖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秋之韵"征文】八一湖采风(散文)

    今年八月十八日那天清晨,我坐上了开往“八一湖”的大客车,与本市二十几位诗词协会与作家协的文友们去采风。入秋以来,老天下了一场难得的透雨,庄稼长势喜人,玉米吐着红缨,葵花扬着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音乐绵延史(散文)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衣服裳儿破,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那一年,是1988年,我正式成为县里第一小学的一名小学生。去我们学校有两条路,一条是能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重走长征路,走进羊子岭(散文)

    在漫漫人生长途上,人们都会留下一行行足迹。有的脚印深,有的脚印浅,有的脚印清晰,有的脚印模糊,然而,有这样一群人却走出了一条为人民大众谋幸福的红色脚印,深深地铭刻在人民的心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八一】囧态的身世(散文·旗帜)

    我的身世其实并不复杂,但总感到很尴尬、郁闷。目前仍叫姨父姨妈为爸爸妈妈,而亲生父母称之为姨父姨妈。在外人看来,这种关系似乎有点本末倒置。我想,既便到了我结婚生子之时也不一定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山多娇】等(散文)

    知道我要回,母亲早早就站在村口。村口有风。再大的风,怎敌得过母亲那一份热烈的等待。风里,母亲的发如雪。远远地,就看见母亲笑意盈盈。我心里一阵喜,因为母亲在。每一次回家,母亲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童话之秋征文】一个女囚的中秋日记(散文)

    今天,是中秋节,是我在高墙之内度过的第七个中秋节了。失去自由的日子过得可真慢啊!我一天一天地数着手指头过,这七年零八天,是多么地漫长啊!它的漫长,铁窗之外享受着自由的人们,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