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夜读钞 之三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夜读钞 之三       最早(或较早)的夜读是读简;成语“韦编三绝”,说的就是读简的故事。造纸技术出现以后,可以读书了,先是读手抄本,然后雕版印刷、活字印刷、电脑排版印刷的书籍次第出现。旧时有俗语曰:“书到用时方恨少。”而我现在的读书感受则是:“书到读时方恨多。”人生苦短,好书太多,读不完啊——这是许多读书人终生无法摆脱的苦恼。      并且,还有网络要读。有人对读网大不以为然,其实这是一种偏见。只要是好文章,不管是印成书抑或挂上网,都值得认真去读。而破文章呢?印的再漂亮、再有人肉麻吹捧、再摆放在新华书店里的显赫位置上叫卖,我也会唾它一口:“垃圾!”      比如,刚刚在手机微信上读到一段文字,真是妙极。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张鸣先生。      张教授说:      “人活在世上,要讲规矩。但首先是有权有枪的人要讲规矩。有权有枪的人不讲规矩,只让没权没枪的人讲规矩,这样的规矩,是狱规。”      张教授又说:      “三个自信!如果你有一个自信,请公布财产;如果你有两个自信,请与他人竞选;如果你有三个自信,请将军队还给国家。”      先来评说一下张鸣教授的第一段高论。      在眼下中国,对社会稳定威胁最大的是什么人?是那些掌握着巨大公共权力,又不肯老老实实遵守规矩的有权者(当然也包括有枪者,下同)。一个、乃至一伙歹徒持刀杀人,当然会造成惨剧,但罹难者毕竟有限;而官商勾结、权力寻租,却完全可以在一瞬间让上百人丧命、让近千人受伤、让上万人流离失所、让无数亿的财产化为灰烬。天津市滨海新区的大爆炸,不就是这样发生的吗?不守规则的有权者,犯下了这么一桩弥天大罪,现在就看另一些有权者肯不肯按规矩来严肃查处了。过去,官官相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案例,太多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等、等等,哪一个不是有着多年的犯罪历史!一边犯罪,一边升官,这样的怪象,也只有在为数不少的有权者(包括有大权者)不守规矩的大环境里才会出现。中国大陆是目前世界上犯罪官员级别最高、数量最多的国家,把反动的资本主义美国、日本都远远抛在了后边。这倒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特色”,但光荣吗?      监督公共权力、监督官员,不让他们胡作非为,任何一种体制的社会,若要维护社会稳定,此乃第一要务。在这件大事上,反面教训数不胜数,最让人感到沉痛的,是“文革”。那场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不讲规矩、不守规矩,把偌大中国搞得乌烟瘴气、一塌糊涂的“文化大革命”,难道是手中无权无枪的草民百姓亲手发动、亲自领导的吗?      毛泽东曾声称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他的夫人江青,也曾如是表示;在这一点上,俩人倒是心心相印)打伞的和尚“无发无天”不可怕,但掌握巨大大公共权力的大人物无法无天,那民众,就肯定只能深陷水深火热之中了。“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基于这种认识,我认同张鸣教授之所言。      至于张鸣教授的第二段高论。我曾写有《奥巴马和普京的收入账单》(载2014年7月15日香港《大公报》)、《何物”差额对象“?》(载2015年7月上《杂文月刊》)两文,对官员公布财产、官员竞选这两件事,进行了还算尖锐的论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我的博客里找出来看看,此处不再赘言。   郑州癫痫病发作怎么治癫痫病早期诊断沈阳哪里的好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河南癫痫病最好的是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