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丁香】不原谅的人(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学大赛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宽容是一种美德。选择宽容,就是选择了温暖,也就选择了人生的海阔天空。这些道理,从小就懂。可是下面我这三个朋友的事,我却没法劝他们宽容,甚至我自己也无法宽容起来:

连福自小喜欢风筝,但自己手笨做不了风筝,就算做出来也飞不上去。更怕小伙伴们笑话自己,即使是父亲给他做好了的风筝,他也一般不和别人一块去放飞。他娘说了,这孩子这内秀、胆小。

他的家族里却有一位做风筝的高手——连福的三爷爷。据连福爹说,四邻八村里,三爷爷做的风筝是最好的——好看,好飞,是人都能放上天去。只是有一点,很少能有人求得到三爷爷的风筝。

连福很想有一个三爷爷做的风筝,好几年来,只是想想,从来没有向谁说起过。

这一年春天,连福爹对他说,去找你三爷爷吧,让他给你做一个风筝。看到父亲肯定的目光,连福硬着头皮去了。

没想到三爷爷很好说话,只给连福提了个条件,做风筝的材料要自己准备。

风筝线连福自己早就有,糊风筝的窗户纸二分钱一张,自己有一毛多钱呢!剩下的就是做风筝架子的芦苇杆子了,这更好办,池塘沟边多的是,就是下些力气去割一些罢了。

说动就动,一大早连福就割来一大抱苇杆子,带上线和纸,兴冲冲地去到三爷爷看门的厂子里。他心里盘算,三爷爷看自己这么能干,说不定会给自己做好几个呢!

三爷爷对那些苇杆子却挑剔得很,不是这根粗了就是那根短了,这根有个眼那根有个疤,一大捆苇杆子,没有几根能用的,连福禁不住悻悻起来。

下午再去三爷爷那里的时候,连福高兴得要跳起来。虽然只做了一个,但很大,比他见到的别的小朋友的都大;虽然只是普通的八角风筝,但在风筝中心,三爷爷用红兰两种墨水给画上了两只大脑袋的蝌蚪,两只蝌蚪弯着身子头尾相对,组成了一个圆形,真俊!连福心里给这风筝起个名字,叫八卦风筝。

更妙的是,这八卦风筝极易放飞,放开几米线,牵起来快走几步就上天了,才不用和别的小朋友的风筝似的,要二个人,一个人还得牵着线飞奔!

如获至宝的连福,每天放飞。他的空闲时间几乎全给了自己的八卦风筝,有时一天早中晚要放飞三次。

三爷爷还教给了自己一些放风筝的诀窍:定好风向,迎风起飞;到达一定高度风筝自己能上升的时候,就到了“风口”,可以稳住了;风筝不稳时要放线,线上没力度时要收线……

那时的连福,真正享受到了放风筝的乐趣。有时他站在原地,只是扯扯线松松线,他的八卦风筝就稳当当顺溜溜地飞上天……

连福又调短了风筝的尾线,把自己心爱的红领巾系上当成尾巴,飞起的风筝更加好看了。连福常常是心花怒放地看着,那长长的线带着自己的小手,红领巾不住地向他点着头。连福的心呀,也飘向天边,和白云为伴。

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连福再没有放过风筝。

一个周日,连福早起来就去田野里放风筝,天好风和,他放得相当开心。应该回家吃饭了,连福收起自己的风筝,喜滋滋地盘算着,今天不上学,可以约上几个同学一块放风筝,让他们再羡慕一下。正想着,迎面一人猛地抢过风筝,一把就给折烂了,嘴里还大声呵斥,说你连福放风筝踩坏了俺们家的庄稼,还是红领巾呢,这个理也不懂。

连福看了这位坏他风筝的老人一眼,没有解释,默默收起自己残了的八卦,走了。没有泪水,只有不浓不淡的酸痛。

……

“草长莺飞二月天,

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

忙趁东风放纸鸢。”

中年的连福,竟有些泪眼朦胧。

连福、双庆、晨生和我,都是从小一直玩到现在的同学。听了连福的话,双庆也接上话茬了:“我也有不原谅的人……”

咱小时候,那天,那水,那空气,让人看着就舒坦!

你们知道,我那时就喜欢花呀苗呀鸟呀鱼呀的,你们不和咱玩,咱自己找乐子!摆弄下花花草草,到河里捞鱼抓虾,一去就是半天,可好了!

那回你们也看到了,燕朋他娘,对,就是燕朋他娘,从家门前的河沟里捧住了一条大鱼,得一尺多长的一条大鲤鱼吧,人家放在瓮里养着,我一天得去看八回,为什么?眼热呗!

那以后,我就经常沿着河走,盯着水里,盼望咱哪天也捧一条。可咱没那福气!

你们还记得水库每年放水浇地吗?经常放出大鱼!

那次跟舅舅去浇地,看到好大一条鱼顺着水,游到麦田里呢!

我舅逮到了,知道我喜欢,给我找了个盆,放上水,让我把大鱼先送回去。

咱可恣了,别人问我端的是什么,我说是鱼,大鱼,比燕朋他娘那条还大的鱼!我可是一路走一路说,一路显摆一路炫呀!

好多来看的,我也不急着拿回家,就让他们看看吧!

燕朋他娘也来看了,我说比她的那条大,她还双手伸到水里去摸了一阵子呢!

后来有人看到,和我说,你看那鱼身上,有好几个手掐的印呢,掉了好多鳞。可那时咱只顾高兴了,没在意。

回去后不长时间,那鱼就死了。妗子问我谁动过那鱼,我这才想起来,只有燕朋他娘动过。我气乎乎地要去找她说理,让妗子拦住了。

……

“怎么会有那样的人?”双庆眼睛红火火地,继续说,“就见不得别人比她好,我不原谅她!”

我吐口烟,劝他:“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你非我,焉知我之痛?”双庆嘟囔着,趴桌子上睡着了。

晨生是我们这些人中的好孩子——人乖,又聪明,很会说话,大家都喜欢他。

我们更佩服的,却是晨生的学习,没见他怎么学,回回都是级部第一第二的。考试时我们觉得试卷上的题都做对了,可下来分数才七、八十分。我们去问近乎得到满分的晨生,他只笑笑,说:“我和你们的感觉一样呀!”

大人们更是拿晨生当成教育自己孩子的榜样,“你看看人家晨生,多有出息,你可要好好学习人家呀!”

在我们心里,晨生绝对是老师眼里的宝贝,学生中的佼佼者!

谁也不会想到,他也会“遭遇不测”!

那天中午,他从校门外走来,看到男男女女好多同学聚在一个教室的窗户附近,边议论边住里瞅。他也不自觉走过去,看到一位教过自己的男老师,穿个背心在教室里。他想,没什么大事呀,大家看什么呢?向左右一看,刚才还很多人,一下子没人了,没多想,准备走开。

刚走几步,听到那老师喊他:“晨生,过来!”

走到跟前刚要问干什么,那老师上来就是一记大耳光,紧接着飞起一脚,把他踹个趔趄,嘴里吼道:“滚吧!”

……

晨生有些醉了,推了推眼镜,问我:“你现在也当老师,你说说当时,他为什么那样对我?我没招他呀?”

我无语,只是心里发紧。

“我不原谅他!我不原谅他!”

连福,双庆,晨生,对于这些人和这些事,我真不知道是应该原谅还是不原谅。能宽容,就宽容了这些事吧。因为宽容,纷繁的生活或许能变得纯净;因为宽容,单调的生活或许才显得鲜丽。如果不能原谅,惟希望,你们遇经的这些事,不要再发生在现今和以后的童年中!

癫痫病治疗做手术会好么治好癫痫患者抽搐方法安阳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