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冰心】我坐在楼顶等风(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文学大赛

连续高温,周围都多多少少下过雨,我们这儿却每每被雨神忽略,而且没有一丝风。起初还有几个人在外面闲聊,后来因为蚊子太多,都陆续回家了,父母也回到空调房子去。我受不了空调,便搬了小板凳,坐在楼顶,等风。

今天是农历六月二十九,明天就是所谓的鬼月了。天上没有月亮,倒是满天星,尽管看不真切。有人说,天上一颗星对应地上一个人,我在琢磨,哪颗星是我?会是流星吗?似乎还没有死亡的预感,那便不会是流星吧?

太阳能路灯很白很亮,孤独地挂在电杆上,它白天吸足了太阳光,这会儿在释放能量。可惜除了我跟它对视,再没有人理它。监控也在工作,可是它监控到的,只有瞎飞撞到墙上或者电杆上的知了。有一个仰面躺着,奋力振翅,想翻过来,却不能够,就这样躺着。小狗狗闻声跑过去,好奇地看看,嘴巴靠近知了,知了猛然扑扇翅膀,狗狗吓一跳,后退一步,又凑过去,终于咬住知了,它死了。狗狗却并不吃,扔下它,自己去玩。这场凶杀案到此结束,估计没有人会追究凶手的责任。监控觉得白操心了。

忽然,风来了,很凉爽,胳膊上的汗毛被抚过,柔柔的,轻轻的,像触到丝绸的感觉,凉气进入毛孔,很舒服。难得的一次风,供我享受了。

又想到鬼月,想到鬼。我从来都不怕鬼。有人说,身体弱的人鬼容易缠身,可是我身体弱,鬼却一直对我友好。

上高中时学辩证唯物主义,我们班主任代我们政治课,我很喜欢学,听课很认真,对老师所讲也深信不疑。下午饭后,我们会三个一组五个一群,拿着书和笔记本去校外田地里背书。那时我们常常坐在地里的坟堆上。我们深信没有鬼,因为信老师所讲都是真理,所以也不怕。有迎春花,有蜜蜂,还有蝴蝶相伴。常常会对坟里埋着的人说道:“我们来陪你,你不孤独。”

谁家在响鞭炮,连续响,一定是哪家有喜事了吧,风夹着烧焦味吹过来,但仍是凉丝丝的。

且不管它,继续回到鬼话题。

工作后有次和几个朋友出渭南城到生态园玩,路过沋湖塔陵园,我们去参观。记得有好几层,每一层都划分为好多格子,一个格子放一个骨灰盒。像进了中药铺子一样,一个个格子紧挨着。我当时很想给自己买个塔位,所以仔细看每层每个格位,但没有说出口,因为有一个朋友吓得没敢进去看。我要了宣传单,装进包里,后来不知道怎么弄丢了,终究没有买。

到现在我也没见过鬼,可是却也不能像原来那样深信无鬼,不能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吧,我想。即便如此,我仍不怕鬼。因为即使鬼存在,那也像其他生物一样,我们和平相处,互不冒犯,也挺好的。万一前世或者前前世得罪过某个人或者某个动物,人家现在做了鬼来报复,那也是自己活该。至于有没有前世,我也不确定。看了美国作家布莱恩·魏斯《前世今生》那本书,似乎应该相信有,但毕竟不是自己亲自得到的结论,又似乎没有确凿的证明,所以还是不确定的好。唉,管那么多干嘛,不是有句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吗?我怕啥?

风仍在吹,有些凉了,似乎夹着远处来的雨意,再吹我会感冒的,还是回房子吧。

――2018年8月10日于渭南

奥卡西平适用于什么人群江苏癫痫病哪里治得好山东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