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沙漏里的回忆(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文学大赛

2014年11月19日,实习的第192天。夜,11时30分,晓斌老师告诉我封了588床的液体就可以休息了,本倦得要死的我快速处理完撤下了的物品后躺在沙发床上硬是睡不着,思绪横飞。

站在半落地窗前,这块半透镜毫无保留地将我反射在自己面前,把外面的景色隔离。呵,是夜晚灯光笼罩的效果吗?感觉下巴又尖了,想当初还在学校时每天心念念着要减肥,虽说不算微胖界一族,但女人多少是矫情的,如果是瘦成一道九级台风也刮不走的闪电那是真真极好的!没想到这实习不过短短半年时间,每天累得已无暇顾及这些外在,只求老天能再多赐予一分钟的睡眠时间时,竟已发展到皮下脂肪不足以伴我熬过这个秋天了。

都说人的记忆是分层次的,在这样安静的夜晚,不知是什么早已触动我那薄弱的情丝。还记得才过来这家医院实习时,小丹、洁哥、双双和我正好一起分到普外,那时候的日子真的怀念啊,毕竟自那以后我们四个没有再一起碰头实习了。初到一个新的环境,一切都是新鲜的,在求知欲与好奇心的双重动力驱使下,干劲也是十足的。尤其是在这陌生的医院,不熟悉的科室,还有着朋友的陪伴,我是不孤单的,是无后顾之忧的,所以从起点出发一路走得很稳,很开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已踏入儿科,小孩子的世界我们早已不懂得,唯有努力配合迁就,他们喜欢你,才会愿意配合你做各种治疗。在儿科实习的日子,每天都是行政班,即白领上的班,因此每天和阿茵、洁哥一起下班吃饭,中午再一起返岗工作。有时候在忙碌的过道相遇,来个眼神的交换或简单抱怨几句都觉得很知足,毕竟实习的时候都是这样,无论是对病人还是对带教老师,上班时难免会遇上不称心的事,等到一下班,几个舍友或同批“同命相连”的朋友一碰头就会痛快畅饮,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吐槽不完的生活琐事,但向来是一通牢骚发完后转天大家又像打了鸡血似的充满热情,整装待发,奔赴“战场”。所以很多我们以为早就忘掉的不经意,却往往在日后的某个瞬间突然想起。尤记得那天蔚蓝的苍穹被厚厚的雾霾层层遮蔽着,从15楼的玻璃窗看下去,浮沉大地在哪里?楼边的那棵苍天古树躲猫猫躲去了哪儿?上治疗班的我生理痛史无前例,老师给了一片512止痛片毫无作用。阿茵忙完她手头上的工作,一边“嫌弃”着我怎么这般没用,一边抢走我手中的抹布帮我擦起了治疗室,这样的损友进入社会后还能哪里寻?有些事,它总躲在心灵的某个角落,不去触碰则无声无息,一旦触及将如泄洪一发不可收拾。

岁月无声无息地流逝,在急诊的时光还记忆犹新。我们医院的急诊分三大区,监护室、观察输液室和导诊抢救室。其中一周我被分配在导诊室,阿茵也很巧地被分配在抢救室,前后屋间只隔着一面并不完整的墙,更巧的是那时候正在转季,看病的人很多,所以导诊超忙,恰恰抢救室的老师刚从别科转入,一切还不熟练,实习生又帮不上什么忙,自然而然地“碍事”的阿茵就被临时调来和我一起上导诊。那一周忙并快乐着,这种感觉真心之前一直没有感受过,后来也一直没再遇见过。好基友的世界或许在外人看来很怪,尤其是像我俩这种一遇事就拌嘴,争执起来也不分场合的,大家或许都觉得很烦,但我们乐在其中。其一,我们向来动嘴不动手,动手也点到为止,其二,尔等基本都很有默契地说收就收,所以经常在我们吵得不可开交,在他人看来快崩盘时,我们却能巧妙地戛然而止,然后继续相亲相爱。

基于以上两点,霸占门框两边的我俩在不忙的时候可以互对口型无边无际,毫无顾忌地损上对方一两个时辰,但一旦忙碌起来总能迅速定位自己,互帮互助完成每项操作。同住一屋檐下,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无止境争执生活下,真真还是很怀念在同一科室工作的日子,明知道毕业即等于分离,不舍却总是不愿提起,明知道时光不可以倒流,但还总希望沙漏可以流逝的慢点再慢点,明知道不能将希望演变成欲望,但回忆还总是填塞不满。毕竟难得有个最佳损友,一起的时光里我有忧郁烦闷过,有开心感动过,你有没有?很多方面对你的专宠别人不会明白透。但命运决定了,以后可能再没法一起共事同住,过去种种在脑海中却那样厚,每每一想到感觉像情侣分手般,如哽在喉却不敢让你知。

我要怎么对你讲,我挚爱的朋友们,一首歌早已表达不了我的情愫,一局饭已然不能诉说我心中的不舍,一封信我要从何说起你和我的缘分渊源。言语太过苍白无力,一个眼神你还懂吗?左右心房与心室,四个腔,我知道必有一个是我的居所,这已足够,秋叶随风而去,就让时光也随它而去吧,太多执念终是不好的,珍惜今后的日子我懂得!谢谢你们的陪伴,当然你们也是要好好感谢我的。先晚安,好梦,再早安,加油,新的一天终会来到。

癫痫患者为何会突然意识丧失南京去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更好?黑龙江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