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美女列车工作归来外地小说应聘旁边变态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文学大赛

美女叫林小溪,是省师范大学学生会干部,今年大三,即将实习,正在为外聘还是留校的事奔波。因为优秀,所以总是被提早关注,刚刚去外省应聘一家公司的高级秘书,中间换乘倒车来到这班列车,不想座位挨着一个变态。

对方也是个年轻人,和自己年龄相仿,二十岁左右,上身一件半截袖,畅怀露着几根胸毛,下身牛仔裤挽着裤腿,又露出一腿的腿毛。要不是屁股在座椅上蹭来蹭去,一只手在坐垫上上上下下摸个不停,脸上也露出那种难以捉摸的笑容,也还看得过去。

可是年轻轻的,怎么是岛国片里中年萎缩大叔作风?

林小溪压着心里的火气,把包往车顶行李架上放,本来裙子就短,向上举包露得更多,刘行虽然经历了小花,也看过小花的身体,但像林小溪这种诱惑十倍的身段哪里见过?鼻子里闻着香香,满眼是大腿酥胸翘屁股,林小溪隔着他往上递包裹,真是不得了,大腿屁股全送上来了,而且就贴着自己鼻子,连姑娘底裤是什么颜色都一清二楚。

刘行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咕噜。

声特别响,车厢人虽多,还伴随车声,但吞咽声太大,还是能听得见。

林小溪下意识地掩起裙子,缩回身体,心里一阵烦恶:“是个什么人?把这当成自己家了?”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眉毛都竖起来,气呼呼的瞪着他:“大变态,死变态!”心里想着,嘴上忍不住小声嘀咕出来!

刘行直直地看着,口水差点流下来。听美女说变态,立时想表现一把,用电视里学来的城里人强调说:“这位姑娘,变态在哪呢,谁敢趁挤对你揩油,看我不揍他。”

林小溪切了一声:“哼,贼喊捉贼。”不过这次变成更小声,谁也没让听见,因为她突然发现,这个年轻人虽然直勾勾看自己,却并没对自己无理。要说无理,也是自己送上去的,那是被迫接受。何况人家没趁人之危,连碰都没碰一下。这样说他也算个正人君子了。

他目光很色,但别的男人也好不哪去!年轻人整体上土里土气,脸上有种痞气,绝不人模狗样,看人时不躲躲闪闪,非常明目张胆,这点和别的男人不同。这说明自己足够有魅力,虽然表面上生气,但心理又很受用,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火车发动了,刘行注意力从林小溪身上转移到车厢外,毕竟美女就在身边,老盯着看也太流氓。重要的是第一次坐火车,他惊异于火车竟然可以这样快,看着窗外的城市快速向后退去,不由得心生感慨,他觉得驴车,拖拉机,电动车和火车相比差的简直太远了,一辆车,装这么多人,跑起来还不费劲,也真够神的!

长途劳累,开车不久,林小溪开始困倦,另一侧是过道,她怕自己睡过去摔倒,对刘行虽有些许抵触,还是把头偏向这一侧,昏昏沉沉,不知不觉睡着了。

刘行正看外面飞驰而过的景物,鼻中香气越来越浓,一股柔和的感触传遍全身,耳朵上也痒痒的,让他又想到小花。

转回头,发现美女正向自己靠过来,鼻息沉稳,吐气如兰,睡得很甜,就像青山上夏日里盛开的花朵,安静又美丽。头发柔软打着细微的波浪,已经垂到自己肩膀上,有几丝抚到耳朵,随着火车的轻微颤动,从耳朵痒到心。

他不敢动,怕把这漂亮姑娘惊醒喽,睡得这么好看,要把她弄醒了那可真是大罪过。倒更希望姑娘能全靠过来,这么香喷喷的身体睡在怀里,给她当一回枕头和靠垫简直是前世修来的福气,自己没痴心妄想,,但送上门的绝不拒绝。

正感受着姑娘,脑子里意淫这粗俗情节,从另一节车厢进来几个男人,都三十出头四十来岁正值壮年。头前的两个又高又壮,长相粗俗,一个小平头,另一个带着手指粗细的金链子,进门先整个车厢瞧个遍,边扫视边走过来,坐在前排空位上。后面跟着两个中等个,一个留着两撇小黑胡,胖乎乎面无表情,另一个天生耗子眼,很瘦,眼神淫透着邪,进来就瞧见林小溪,像猎人发现猎物,眼睛冒。直走到跟前,在小溪对面空位坐下,小黑胡则坐到通道对面。

已成惯例,每停一站上一批人,售货员都要推着车子走一趟,“啤酒饮料矿泉水咧,盒饭泡面香瓜子……过道的把腿收一收。”

售货员是个面无表情的阿姨,枯燥的工北关区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作和重复的话语让她成了一个机械,语速奇快且流畅,就是没感情色彩,比白开水还没味。错过饭点的都在买吃的,平头和金链子买了盒饭鸡爪啤酒,脱了鞋子盘腿喝起来,小黑胡拿了一袋瓜子嗑,耗子眼买了两根香肠,打开嚼一根,另一根握在手里,盯着林小溪的胸脯和大腿,脸上露出淫邪的笑,不知心里想什么。

售货阿姨瞧瞧耗子,瞥了眼林小溪露出一半的巨乳,踢了踢她脚,意味深长的说:“让让,把腿收好。”

林小溪从梦中醒来,发现倒在刘行肩膀,真尴尬,刚才还那么烦他,又白眼又骂人的,现在好,把自己送人家肩膀上去了,而且口水还留到他半截袖上。

赶紧坐直身子说对不起,在贴身的挎包里找纸擦,刘行说:“没事,别擦了,口水不脏,特定情况下口水还能治病呢,是消炎的好方子,而且你的口水……”

林小溪不知他要说什么,停止找纸,翻着一双大眼:“我口水怎么了?”

刘行露出痞痞的笑:“你口水香香的,这衣服再也不洗了,谁给我多少钱都不换。”

“妈个蛋,在他肩上靠一会,这就公开调戏?”心里想着,林小溪嘴上已不饶人:“收藏口水,难道你是恋物癖?真够变态。”

说完,她觉得年轻人虽然痞一些,但自己真是不该这么说他,因为她发现对面才真是个变态。精瘦,中年,像耗子成了精,正盯着自己脸,然后移向胸脯,又看大腿。嘴里嚼一根香肠,手里拿着、一根香癫痫持续发作症状肠,而且那根香肠正对着自己,长一双耗子眼,博爱县癫痫病医院哪家圆溜溜闪着淫秽的光,像要钻进裙子里,满脸垂涎欲滴。

林小溪就像被强奸,既气愤又屈辱,可她不敢发作,只能把裙子用手按住,把双腿合的更紧。突然,她想到了自我保护方法,伸手挎住刘行胳膊:“你饿吗,我饿了,买点吃的好不好?”

刘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心说这是搞哪门子事情,刚见面,都不知癫痫病要怎么有效治疗道是谁,怎么一会靠着肩,一会抱胳膊的,对我这么亲?嗨,不管啦,美女送上门哪有不要的?你要送我就接!

他只顾欢喜,也不去想女人这么做的原因,急忙说:“好好好,随便吃啥,我这有的是钱。”说话声不大不小,身边不少人听到,心说这逼让他装的,火车上买点吃的也能炫富!

啃鸡爪喝啤酒的平头和链子哥也回头看了看,其中一个说了句:“卧草,遇到大款了!”

林小溪这一招真好使,耗子一看对面这么亲密,俨然男女朋友,虽然还想看,毕竟名花有主不敢太过,把眼睛从林小溪移开,上上下下打量刘行。

刘行叫住餐车,从售货阿姨那买了一盒盒饭一袋咸菜。

林小溪说:“咱两吃一盒?”

刘行痞痞一笑:“不了,看你爱干净,我有吃的。”

说着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着几个馒头,那是妈妈昨天蒸的。

刘行瞧着林小溪:“又大,又白,又圆。”

林小溪脸一红:“你怎么这么流氓。”

刘行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在馒头上咬了一口,直盯盯看着林小溪又说:“软绵绵,特别香,好吃,我爱吃,天天吃都吃不够。”

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林小溪脸更红了,她突然用手拉紧领口,说:“你给我转过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刘行心里很受用,他知道很多时候女人生气并不是真生气,尤其是红着脸愠怒,小花也经常这样,这是年轻人特有的游戏,千篇一律却怎么玩都玩不够。

他转头看窗外,用力大口吃馒头,虽然干,但真的很香甜。

林小溪看他吃馒头的样,觉得是故意做给她看,简直太黄太暴力。“又大又圆又白”,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明明是说我,刚才傻瞪着眼睛那么直接,现在又这么含蓄,这到底是怎样个男人?欲擒故纵,哼,男人的烂把戏。”

“虽然看上去土了点,但眼睛明亮,人精神,好好打扮下还称得上帅气”。她又看了眼对面的耗子,耗子已转开视线,心说:“至少关键时刻,人家肯配合你做样子帮助你,这就很难得,自己竟然用命令的语气让他转过头,真不该。”

她觉得有点对不起身边这个年轻人了,打开盒饭,里面是标准的火车配菜,两个菜一份饭,贵还不好吃,但错过了餐点又不得不吃。她叫过正啃馒头的刘行说一起吃吧。

林小溪当着耗子的面装作亲昵的样,把嘴巴凑近刘行耳朵,说:“你算是个好人,所以你应该告诉我名字。”

刘行寻思:“问名字还要这么小声吗?哎,女人主动够不容易,但女人就是女人,再大方也腼腆。”

他从没有这么开心,在这个容貌靓丽衣着光鲜的女孩面前,他觉得自己的小名——老幺土的掉渣,可不能让她知道。于是用力将馒头咽下去,告诉林小溪:“我叫刘行,一点不传统,是很流行的那个刘行,你呢?”

旁边的小黑胡说:“耗子,我就知道是演戏,没啥能逃过我眼睛。”

耗子筋起鼻子皱着眉,似乎很不爽,一双小眼翻了翻,尖着嗓子说“X他妈的,老子看上了,还没办不成的,在我面前耍活宝,真是瞎了狗眼。”

本文来自小说《绝品村医混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