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文爷庙前吊子安(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一、缘分天定成同乡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缘分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因名篇骈文《滕王阁序》被世人誉为千古奇才,他的大名真可谓是九州闻名。然而这样一个旷世逸才的生身故土却名不见经传。

上天将王勃与古耿龙门的缘分紧紧系在一起。

史籍所载,王勃字子安,绛州龙门人也。龙门又称古耿,是古代黄河四大渡口之一——龙门渡的简称。这座兴废千年的渡口发展到而今虽无渡口之功用,才使古耿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河津,寓意为大河要津。尽管奇才的荣光照耀着这座以铝业驰名的小城,可当世人欣赏着那篇空前绝后的骈文时,对典故所载的绛州龙门知之者为数不多。

很难说是河津的物华天宝孕育了王勃的才气,还是王勃的文曲护佑着这方土地。或许孰是孰非已全然不重要,因为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于我而言,我倒认为肚里的那半点墨水得益于与子安同乡。文章的好坏在古代有雕龙与雕虫之说,其难度可见一斑。而雕龙除了需要勤奋之外,更多的则是灵气。没有灵气的文章注定只会一潭死水。而我所谓的灵气则源于沾了王勃的文气。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勉强的理由,因为茅盾文学奖的历代获奖者,未必全都依靠“谢家宝树”“孟氏芳邻”才成功的。细算他们成功的原因,自然还是在自身努力多一些。我之所以会有如此想法,是因为我对王勃膜顶崇拜。

少年得志、名扬千古、文超群贤……这些英名全都落在一个年方弱冠的书生头上,恐怕不免俗的人会很少。自高一学《滕王阁序》时,我便被这篇字句珠玑、巧用典故的奇文倾倒。踏入文学之路后,随着对王勃的深入了解,他生命的短暂,一生的坎坷,一世的惆怅,我一点一点地铭记在脑海里。我不敢言与他知己,只愿将他的才情传承,这便足矣。

二、寻圣之路意涟涟

这一世所有的相遇,都是上一世的重逢。

佛语的这句箴言,便是对缘分的感叹。我在多次寻访古迹中,遇到最多的情况便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过境迁,要想根据典故资料寻觅到所有的历史遗迹,并非易事。访古有时候也需要缘分。正所谓:

古迹流经沧桑事,风光不再改朱颜。

今人欲见旧日物,全凭修行与机缘。

或许心有灵犀,抑或心诚则灵。几经辗转,我竟因为生计来到了王勃的生身故地。相逢不如偶遇,我当然不会错过凭吊王勃这个机会。

虽然古代的龙门就是今日的河津市,可王勃的出生地通化镇行政区划,却已划给了万荣县。前些年,河津万荣两地一直为争才子而闹得不可开交。我本心当然也是倾向故土河津,但区划的变化终究不能改变人们对三王的膜拜,特别是王勃,他一直是我心中的偶像。

通化镇的来历,据传与王勃祖父王通教化乡里有关。镇上现存一座王通庙最早建于唐末,是其乡人为悼念王通而募捐建造的。这座庙历经尘事,已修葺数次。而今的材质虽然并非古物,但此庙仍然是当地百姓心中的神庙。它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唤作文爷庙,文爷自然是百姓们对王通的尊称。

我若想凭吊王勃,这文爷庙恐怕是不二的选择了,尽管它供奉的不仅仅是王勃。

车子刚入通化界内,便看见当地建造的刻有王勃“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诗句的牌坊。此时天阴,乌云笼罩,看到这两句诗后,想到与我同乡的大才子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逗留,便心生悸动,情不自禁。

尽管王通庙有指示路标,但还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左拐右绕,如进迷宫。好在通化民风淳朴,经一个果农的详细指引,终于柳暗花明。

三、小人心思揣君子

在向导的指引下,王通庙很快便展现在我们眼前。那是一座建于高台上不大的庙宇,正门庭堂三间,进出仅一门。红墙碧瓦,松柏掩映,还真有点皇家气派。庙宇墙上嵌有万荣县政府1996年立的保护古迹的石碑。

庙宇大门紧锁,拜访不得,好像不欢迎我这个粉丝。庙宇由专人看管,以防人为毁坏。当我拨通看管人员电话后,事情方有转机。

几分钟后,一个骑着电摩的人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内。他问是你们要拜庙吧?我得知这就是看管师傅了,连忙对他说着好话,怕打扰他的放假时间。师傅摆手笑称不碍事。这时我发现他手里拿了一卷香,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大门开启,正殿映帘。正殿由三间房构成,离大门不足百米远。步入院内,古柏参天,蓊郁葳蕤。每行一步便如朝圣,顿感庙内庄严肃穆,不凡气度。

正殿内供有三王雕塑,即王通同其弟王绩、其孙王勃。看到偶像供奉其中,我不禁腿软,便朝王勃塑像叩首行礼。看管师傅这时已点上三根香,希望我敬给三王。我略加犹豫,还是接过香一一上罢。望着青烟缭绕,我问及香火钱。看管师傅摆手称,有心便是无价,便出了殿门。

看到看管师傅如此实诚,想起我刚才的谨慎,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不禁脸红耳赤,无地自容。

四、古庙怀古感沧桑

走出殿门后,闻得几声鸡鸣犬吠,原来是从庙旁农户人家传过来的。此时已近黄昏,几缕炊烟散入院内,给肃静的庙宇带来几分生活气息。

正殿门匾的楹联吸引了我的眼球:教衍河汾,门罗将相;道存子集,名著隋唐。横批是道不在位。这幅楹联可以说是对王通一生的总结概括。道不在位的意思是有道无道不在职位的高低。王通虽无位高权重的地位,却著书立说教育后人,功莫大焉。

南宋《三字经》里有这样一句话,“五子者,有荀扬,文中子,及老庄”。其中的“文中子”便是人们对王通的尊称。

王通之所以能让后世如此敬仰,缘由他的著书讲学。在今天的河津市柴家乡有一处名叫白牛溪的山洞,相传便是王通当年隐居著书讲学之处。王通在此甘愿不仕,历经十年风霜寒暑,终成《中说》《止学》二篇,又将自己对儒学的见解思考编撰成八十卷的《续六经》。他平日讲学,旁征博引,礼贤下士,故吸引着无数求学书生。当年位于黄汾交汇的龙门书院常常千人云集,门庭若市,王通也就被尊称为王孔子,这个称呼并不过分。

孔子弟子三千,集大成者七十二人。此七十二人之中,在功业上有建树者少之又少。然而王孔子在龙门书院几十年教化的书生中,却开创了唐代的国运与文化。

姚义、李靖、薛收、贾琼、杜淹、房玄龄、魏征、陈叔达……这样一份名臣班底几乎构成了贞观之治的辉煌。王通所主张的民本思想也成为唐太宗标榜的立国重点。

历史总会与人开玩笑。谁能想到博学多才的王通,早年竟会怀才不遇,狼狈不堪。

公元603年,年方弱冠、意气风发的王通驾着装有自己撰写的治国良策《太平十二策》的马车,信心满满地前往长安。当他将《太平十二策》呈奏隋文帝,又畅言治国、安邦、富民的王霸大略后,隋文帝甚是欢喜,以为天赐良才,便“下其议于公卿”。结果却令王通大失所望,满朝公卿皆不悦。

不悦是必然的。满怀家国之情的王通哪里读得懂朝野纷争的暗流涌动。此时文帝暮年,正是皇权斗争白热化之时,谁有闲心听你谈治国理政?

王通无奈,怀揣着一颗来时激情去时失望的心离开长安,回归本土。从此再不踏入政坛,不过问政事,安心清贫,静心教化。

尽管如此,他却摆脱不得对天下黎民的牵挂。公元618年,风雨飘摇的大隋江山,终于随着隋炀帝在江都被弑画上了句号。此消息传至绛州龙门,久病不愈、卧榻多时的王通仰天而泣:“百姓被乱世害苦了,希望后朝可以开启尧舜之道……”

刚来时我总感觉这座庙有些太小,装不下王通这个大神。现在要离开古庙,我想,自己真是个凡夫俗子,因为据史籍记载,王通平日里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乡民有难,他定鼎力相助。以王通的为人,他是不会在乎这些外在条件的。正所谓,吾心安处是吾乡。

这时,仿佛有一种空灵之音响彻耳边:“我思国家兮,远游京畿。忽逢帝王兮,降礼布衣……”那是王通怅然时所作的《东征之歌》。我虽然知是幻觉,但我仍然祈愿神迹降生。

五、生身故土哭王勃

早年便听父亲说过王通坟,那是位于老家西坡村与通化

交界处的一座高大土丘,刚过而立之年便去世的文中子王通便安葬在那里,那里自然也成为此行的目的地。

沿着通往故土的小道一路飞驰,很快便看到标有王通墓的路标,车子最后在一块苹果地前停了下来。远远望去,一座荒丘茕茕独立。我不假思索地涌上前去,生怕它会瞬间消失。

近处细看,只见古墓前立有一座饱经沧桑的石碑。从那模糊的字迹里辨认,只见上面刻着:隋儒王文中子墓七个大字。落款时间是明朝万历二十一年,下面小字由于年代久远而辨认不清。

田地一望无际,四野无人,给人以空旷之感。我干脆盘腿正襟危坐在墓前。心无杂念后,一种惆怅随即而生……

此地乃王勃祖父安息之处,亦是王家生身故土。想必王勃当年祭拜祖先之时,必定也踏过这片土地。

那时的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6岁善作诗文,9岁读《汉书》,作《指瑕》十卷,勘正其误。14岁上书右相刘祥道,对治国理政提出自己的主张,16岁对台策及第,拜为朝散郎,轰动朝野。名儒韩思彦看了王勃的文章,不禁喜道:“生子若是,可夸也。”

学而优则仕,这是古代文人读书的最高目的。王勃也算是达到了这个目的。“沛王闻其名,召署府修撰”。据《新唐书•王勃传》记载,沛王李贤求才若渴,十分赏识王勃的才华,邀他来王府整理文件,写诗作文。王勃在此也算是如鱼得水,编撰《平台秘略》,深受沛王重用。

然而官场之水何其深,叵测之人何其多。一场看似偶然实乃必然的祸患飞到了王勃头上。盛唐兴斗鸡,沛王欲与英王斗鸡,命幕僚撰写一篇檄文以作战书。沛王府内能担当此重任的恐怕只有王勃一人,心高气傲的王勃也甘愿为此作文。

“勃属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数升,则酣饮,引被覆面卧,及寤,援笔成篇,不易一字,时人谓勃为腹稿”。《新唐书•王勃传》记载,王勃擅打腹稿。于是王勃假寐片刻,一挥而就写出了我们而今熟悉的《檄英王鸡》。

“处宗窗下,乐兴纵谈;祖逖床前,时为起舞。肖其形以为帻,王朝有报晓之人……”这样一篇引经据典的游戏文字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扭转了他的命运。

笔者无意,阅者有心。高宗看罢《檄英王鸡》后大怒,批评王勃为歪才。遂下诏废除王勃官职,逐出长安。一篇文字何以如此大动干戈?千年后研究历史的人们方才知晓其中的内幕。原来唐朝自玄武之变后,便对皇权争斗中的父子相残、兄弟操戈尤为谨慎,高宗李治更是不敢触碰这层伤疤。故,高宗才会小题大做。可惜千年前的王勃读得懂万卷书,却看不透官场事。

锦绣长安,万里繁华,终究容不下一个三尺微命的书生。尘世不如意,放眼天下游。革职查办后的王勃怀着莫名的心情送别好友杜镜出任蜀州。当好友勉励王勃重头再来时,王勃苦笑一声:饱学而无用能奈何。

尽管他自谦饱学无用,却给我们留下了不朽的诗作。“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此二句打破唐以前离别之苦,巧妙化用八斗之才曹子建的“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将视野变得更为开阔。此后灞桥杨柳下,王杜二人夕阳西下送别时的场景清新隽永。

“会当一举绝风尘,翠盖朱轩临上春。”《春思赋》中对于功名渴望的诗句是何等的洒脱。“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山中》二句短短十字却将思乡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这首《江亭夜月送别其二》,有空灵蕴藉之美,被文学界誉为最美夜月诗……

六、纸上屠龙映千古

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勃在河岳山川踽踽独行。每日生计全凭朋友接济和写碑铭赚钱,这对于曾经梦想“拾青紫于俯仰,取公卿于朝夕”的王勃而言无疑是悲哀的。他在《慈竹赋》序中这样表达他的悲哀:“我蓬转于岷徼,遂萍流于江汜。分兄弟于两乡,隔晨昏于万里。抚贞容而骨愧,伏嘉号而心死……”

好在没过多久,事情有了转机。公元672年,王勃被补授虢州参军。参军只是一个抄写的小官,王勃却仍满怀希望地上任,在他看来,这是仕途的开始。

然而,命运又一次戏耍了他。

官奴曹达私藏于王勃之处,却莫名而亡。不管王勃有无责任,他被判为死刑。

作为一个即将被处决的犯人,王勃并未悲天悯人,没有自甘堕落,他把最后的光阴还是交给了文字。

“风惊雨骤,烟回电烁,娲皇召巨野之龙,庄叟命雕陵之鹊”,这篇词藻绮丽的《七夕赋》便作于狱中。除此之外,他还撰写了《周易发挥》《合论》《唐家千岁历》等。

或许是他在人世间的使命还未完成,上天不能收他。等到处斩之日,却幸遇大赦天下。保住命的王勃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父亲受他牵连,被贬到当时叫交趾、如今属于越南领的小县当县令。

此时的王勃十分痛心,他明白自己能有今日结局,全拜文章所赐。真是成也文章,败也文章。他甚至发誓从今以后封笔退隐,再也不写什么破文章了。可现实却是他食言了。

乌鲁木齐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到底是怎么引起的突发癫痫病怎么治西安能治好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