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温馨的友谊(散文·家园)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微散文

建厂第三年,爱人的同学因厂房未完工,但模具供期己到,临时安置一台数控铣在我们厂先生产着。有一天晚上很晚了,爱人还没有回家,由于担心他,我便带着孩子去厂里找。走进工厂,看到厂里灯火通明,工人们都在加班,其中还有几个陌生人,匆匆与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爱人对我说:他同学招了一个通才,在技术上好厉害的,这个人姓裘。昨天晚上与你打招呼,可你没理人家,有失礼貌。我说一点印象也没有,那么多人,也没好意思去挨个看清楚。爱人话题一转,有点得意地说:不过,小裘夸你了。说你像个老师,有气质,很文雅,不像一个结过婚有过孩子的女人,还像一个年轻小姑娘。虽然他的话言过其实,但我心里还是暗暗地感到很高兴。这也许就是一个小女人虚荣的心理在作怪吧?因此虽未谋面,但心里对他已有了一丝好感。

不到一个月,他同学就搬到他自己厂里去了,但每次下班,小裘常会去我们厂找我爱人。有时候碰到爱人在研究新问题或加班时,他总是主动帮忙,俩人便比以前更熟悉起来。爱人过意不去,便请他来家里吃饭,一开始他总找各种理由推托着,但在爱人的一再邀请下,只得来了。他一米七二三的个头,不胖不瘦,浑身透着一股精神,很阳光很朴素,很谦和也很稳重。他高中毕业,说话幽默风趣,对问题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从那以后,只要吃完饭,他便常来我们家玩,从不在工人宿舍逗留。我们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有一天没来,便会感觉少了点什么。我们把他,他也把我们都当成了自家人。

时间在悄悄地流逝着,我们的友谊也在一点点的加深。这样的友谊保持了七年,最后这一年因他妻子生了二胎,为了照顾老婆孩子,他辞职了。在这七年当中发生了两件事情,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我与爱人因客户预付款没到位的问题争执起来,爱人喝了酒,他见我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气急败坏,把一瓶没喝完的啤酒狠狠地摔碎在地上。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第一次看到他那张发怒的脸,不知是灯光映照的原因,还是因为太过生气的缘故,他的脸看起来好惨白,平时那双温和的眼睛此时正在愤怒的盯着我,露出了挑衅的目光。我不知所措,愣在那了。这时候孩子也被惊醒了,哭了起来。他抱起了孩子,但孩子挣扎着非要我抱。我害怕极了,也担心极了,他脾气火爆,又有点醉了,因为怕他伤着孩子,我趁他不注意,用力抢过孩子,抱着孩子夺门而出。他在后面吼了些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也不想知道。

抱着孩子我一直不敢放慢自己的脚步,冲出一段路后,又犹豫了。这么晚了要去哪儿呢?回娘家么?这么晚回家,母亲会怎么想?不回娘家,又去哪里呢?此时,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踌躇再三,左右为难,不知走向何处。

因为女人的善良,又后悔与他吵架了,明知他脾气不好,等他冷静下来再谈不行吗?不免又担心起他来,万一他一个人在家想不开……胡思乱想越想越害怕起来。回去是不可能的了,最后想到了小裘,给小裘打电话并如实告诉他事情发生的经过。小裘听了以后,让我在那等着他并说很快会过来接我,我对他撒谎说己到娘家,让他去看看爱人,别让他出什么亊情。他很干脆地拒绝了:不去!不管哈,宫哥不担心你,你却担心他。这么好的媳妇他上哪儿去找,你甭管他,他爱咋的就咋的。最后他又安慰我说宫哥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在我的再三请求下,他答应了,但同时也向我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为惩罚爱人犯下的错误,他今晚要让爱人一宿不许睡觉,他要狠狠地整治整治他,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他要让爱人亲自去请我,要去请三次,我才能答应回来。最后这一件事,他反复叮咛,一定要听他的安排,见我同意了,他才答应马上去我家看看爱人。

回家已九点多了,怕母亲怀疑,我在路上编好了谎言,并拭去了眼泪,嘱咐了孩子好多遍,不要说漏了嘴。天亮了,怕母亲细问露出马脚,也怕孩子说漏嘴,早饭也没顾得上吃,便又编了一个谎言,匆匆又回到了家。

小裘知道以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这个人太傻太傻。本想通过这一次,要给爱人一个很深很痛的教训,让他以后老老实实的,决不敢再犯的,也趁机改改他那个火爆脾气。却想不到……我听了,没有向他解释,只是心怀愧疚地朝他笑了笑,感觉对不起他的一番好意。到现在他也不明白,我那次主动回家其实是为了那个一直牵卦于我,疼爱于我的母亲啊!不过那一次爱人也彻底知道自己错了,向我主动承认了错误,并发誓绝不再犯,一场风波就这样又恢复了平静。

因年底奖金问题没兑现,小裘向他的老板提出辞职。我们都舍不得他离开,但也没办法。他又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在厂里还是骨干。到了五一,爱人同学的工厂因他的离开,运转不起来,想把他再请回来,他同学便找到了爱人,这也正合我们心意。所以,五一休假第一天晚上,爱人同学的妻子与我一起去请小裘。

我俩骑着单车,一路上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到了他工作的地方。正巧他不在,给他打电话,他说在外边还需要将近二个小时才能回来。等待的时间感觉格外的漫长,时间在一秒秒的过去,气温也越来越低,我们俩都穿着薄薄的衣裙,最后冻的我俩直接蹲在了地上(北方的五一晚上还是有点冷哈)。虽然焦急万分,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激动,有种盼望久别亲人的那种感觉。

我俩望眼欲穿,终于一个熟悉模糊的身影进入了我们的视线,我俩同时站了起来,听到了他那厚重的声音,好亲切,好高兴,好兴奋。小裘关心的问我们,你们冷吗?我俩都说还行。他边说边脱下了身上的茄克衫,递给了我,我没接并连连摆手,“不冷不冷,真的不冷”。他不由分说给我披在了身上,我立马又塞给了他,他这次很坚决并执意让我穿上。盛情难却,我穿上了那件夹克衫,一件带有体温的夹克衫,此时,不知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脸热乎乎的(脸一定红了),一股暖暖的,甜甜的东西瞬间充满了心间。

回家以后,把这件事如实的向爱人说了,爱人很平静的说:从这件事看出,小裘与咱感情近哈。小裘是个有心人,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我们要好好地珍惜。美好的时光总是让人感觉过的好快,不知不觉我们的友谊又度过了整整六年。

到了第七年,他妻子第二胎生了一对龙凤胎,三个孩子,妻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虽千般不舍,他年底还是辞职回老家工作了。因爱人手机丟了,小裘的电话号码也丢失了,便与小裘失去了联糸。转眼两三年过去了,始终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每到吃饭的时候,爱人都会念叨他并骂他:这个小裘,太没有心了,一点也不想我们,连个电话都没有。又过了一年,对他念叨的少了,好象也失望了,几乎很少提到他,偶尔想起他,爱人便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一天上午,我把家好好地收拾了一番,阳光透过玻璃反射到一尘不染的家里,给人以一种温馨温暖的感觉,心里感到是那么的知足与幸福。正在美美的感受着,手机响了,接起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我问谁?他让我猜,我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同学?爱人的朋友?客户?好象都不是,我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对不起,真的没听出来。他好象有点失望,但很快愉悦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是小裘啊!

小裘!我从沙发上忽的弹跳起来。心情激动地连续问了他几个问题:你好吗?你现在在哪?这几年为什么不来电话?把我们都忘了吗?我马上把爱人叫回来,中午一定在我家吃饭。

小裘说不用了,今天打这个电话专门找你,不找宫哥了。找我?我纳闷了起来。小裘说只想与我说说心理话,把多年积存在心里的话都说起来。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紧张,他要说什么?

小裘从初次见到我那天说起,他说他第一眼便对我产生了极好的印象,有气质,有素质,温柔,特别那双会说话的眼晴,让他永远都难以忘记。听他这么一说,我有点不太自然,但我还是故作镇静地笑了:哈,是吗?我还有这么个特异功能,那你不早说,如果早知道,我就不用说话了,就用眼晴与你交流了。他说在电话里你看不到我,我厚着脸皮也要把心里话都说出来。我的心突然慌乱起来,甚至有些莫名的心跳,不知说什么好了。他说为了能经常看到我,他每次会借口帮爱人的忙来我们厂子,他还提到了那次与爱人吵架的事情。他那天感冒了,己早早入睡了,但为了我,他还是去了。他与爱人俩个人几乎一宿没睡,抽了一盒烟。他把爱人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说像嫂子这样温柔体贴,通情达理的人十分难得,我们工人背后给嫂子起了一个外号叫“小宋祖英”呢,我们都说你好福气,如果你不珍惜,我马上回家与我媳妇离婚,我娶嫂子。再说嫂子的意见是正确的,与客户初次打交道,一定要按照合约办事,从这也能看出一个人是否有诚信。在他的说服下,爱人的火气渐渐消失了,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决定第二天晚上下班以后,俩人一块去我娘家请我。没想到我却不请自回,这是他没想到的。他说宫哥与你说过这件事吗?我想了想,好象只说过一点点。只说俩人一宿没睡,具体谈话内容没说,但提过宋祖英,问我宋祖芵长的漂亮不?我说还行吧。她给人一种很甜,很纯朴的感觉。他没言语,今天听小裘这么一说,我明白了他当时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了。

小裘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他接着又说:曾经路过我家三次,有一次与老板一起,老板知道他这儿有朋友,并答应他下午可以不上班,找朋友好好聚聚。但他思来想去,还是回厂里了。专门又来过两次,有一次己经走到我家门口了,又折了回来,并且折返了三次,终于放弃了。我问为什么?他说自从有了二胎,三个孩子压力太大,力不从心,为了多挣钱,与几个人合伙承包做模具,自己加班加点,消瘦了十多斤,又黑又瘦,很憔悴的样子,自己感觉老了好多。他说还是不见面的好,让过去那种美好的记忆永远留在心里吧!他说我心里的话讲完了,心里也轻松了。问候宫哥好!保重!便挂断了电话。事情怎么会是这样的呢?原以为他与老公是在技术上两人互相敬佩,惺惺相惜,原以为他对我种种的好是因为爱屋及乌。想不到他的心中还有这样一种感情。过去的一切都浮现在眼前,心里有一丝感动,有一丝甜蜜,还有一丝淡淡的惆怅。一上午的时间就在这矛盾复杂当中度过了。

到了中午爱人回来了,我与爱人简单说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说:哈哈,这个“坏”家伙终于说实话了。他整整“害”了我七年,只要见到我就会喊我娶了个“宋祖英”,弄得我总神经兮兮的,只好加倍地对你好。后面的话没听他说完,一行热泪便从我的脸颊无声的滑落下来……

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谈话,当时爱人再三叮嘱让我留存他的电话号码。经过考虑,我没有记下来,就让这种美好的回忆永远留在心中。

郑州哪里有治癫痫靠谱的医院?淮北有治疗癫痫靠谱的医院武汉好的癫痫医院怎么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