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新诗写给岁月系列之节气组诗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唯美句子

   立春
  
  
   是夜,一声春雷惊醒了老牛
   犁头咪起双眼,回忆
   那些与土地酣战的时光
   父亲的烟斗磕响门槛
   武汉怎样治癫痫病 沉默着,把一口痰吐出老远
   母亲用手揉起孩子的肚皮
   来回揉抚,叨念与酣声奏成祥和
  
  
   雨水
  
  
   雨衣伫立在柱头
   一冬的孤单使它多了些沧桑
   瞥着窗外的雨帘
   战意,点燃起期望
  
  
   惊蛰
  
  
   雷声如鼓,敲击着大地的脊背
   春雨如油,润滑起干涸的田园
   在孩童的欢笑声里
   蛰伏的生命得以唤醒
   希望,开始萌芽
   别问春播何时启程
   请静等,老牛牵手犁头的瞬间
  
  
   春分
  
  
   终于,白天和黑夜等同
   在缠绵的温婉里
   轻握相思的红豆
   扛一把锄头,挽上炊烟
   待月亮和太阳相遇
   掘开春泥,连爱情一并播种
  
  
   清明
  
  
   都在等待微风的亲睐
   于某个夜晚里邂逅
   野草把思念拉长
   破土,只为向阳光告白
   父亲和母亲北京市治疗羊癫疯的有效方法邢台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是什么?的议论还留在粮仓
   老牛破车的爱情
   却悄然绽开
  
  
   谷雨
  
  
   当布谷鸟开始吟唱的时候
   父亲的犁头,已经铮亮
   在锄头翻飞的日子里
   老牛,仍回嚼着往事
   母亲把围裙一如既往系满匆忙
   希望,于田野出发
  
  
   立夏
  
  
   阳光和雨露愈加热情
   岁月的匆忙里
   菜花谢了,麦芒渐尖
   竹笋的腰姿终于纤细在时光里
   溪水流成画笔
   将大地涂成水墨
  
  
   小满
  
  
   蓑衣和斗笠的恋情还在继续
   细雨的日子里
   绿叶爱着阳光
   母亲把镰十堰哪个医院癫痫病刀已磨得亮锐
   待雨停
   向麦地匆忙
  
  
   芒种
  
  
   水蛭缠上父亲的脚
   阴霾的天空里
   老牛牵着犁头
   秧苗已经长到豆蔻
   拽着清风,听蛙声放歌
  
  
   夏至
  
  
   南风不改
   少女的发梢飞扬
   谁的赤脚嬉戏了湖水
   柳枝,偷翻岁月的诗
   夏日的浪漫在河岸歇息
   推窗,是懵懂的少年
  
  
   小暑
  
  
   雷声正茂
   老牛的回味里
   犁头的手仍然温热
   青梅还是羞涩
   等待的时光里
   嗔怨,那一场南风
  
  
   大暑
  
  
   太阳已熟
   奶奶的拐棍换成摇扇
   那场玉米地里的疼痛
   父亲的脚掌又添了些新伤
   锄头,仍记得血淋的画面
   回忆,阿黄的舌头伸得已经很长
   看吧,田边的水塘里
   有一群孩子,正沐浴着日光
  
  
   立秋
  
  
   母亲的企盼渐浓
   那一地的青绿,纠结着心
   诗人的笔墨已展开
   等西风拂来
   誊一川忧伤
  
  
   处暑
  
  
   父亲终于收获已久的期望
   在渐黄的田野
   谷穗,饱满了他的心房
   锄头内疚被原谅在即将的收割里
   扶着柱头,它欣喜起
   这岁月如期的微凉
  
  
   白露
  
  
   诗人的笔终于开始行走
   微凉的文字也一行行排开
   煤油灯把火焰燃起收获
   母亲的针线里
   穿行着父亲苍老的秋衣
  
  
   秋分
  
  
   季节突然忙碌了
   板斗也终于登上舞台
   蚂蚱奔逃在孩童的追逐里
   大山的回响
   是田野收割的欢唱
  
  
   寒露
  
  
   犁头终于迎来第二场征伐
   母亲也筛起了麦粒
   父亲将秋衣扣紧
   田野萧凉已现
   微暖,只有远山的残阳
  
  
   霜降
  
  
   开始想念飞雁的姿势
   纷飞的落叶里
   文字,掳获忧伤
   父亲轻声道别犁头
   牵起老牛
   走过荒凉
  
  
   立冬
  
  
   西风终于猛了
   等雪时光里
   父亲哈着手
   母亲的炭火开始生起
   拿起翻出的鞋底
   拉着徜徉
  
  
   小雪
  
  
   诗人的诗札即将整理好
   忧伤的文字里
   透满冰凉
   读着一瞥瞥的西风
   浅叹,落叶飞进岁月的向往
  
  
   大雪
  
  
   在纷飞的鹅毛里
   山下那片麦地
   在满地梨花中绿得出奇
   啃起手里的馒头
   父亲,咧起嘴
   笑看着顽皮的孩童
   在雪地里,打滚
   ......
  
  
   冬至
  
  
   犁头和黑夜的对白开始多了
   老牛的沉默里
   白天渐渐短去
   父亲紧紧单薄的领子
   褪下了疲惫
   开始拥抱,寒冬
  
  
   小寒
  
  
   父亲的冬衣终于穿上
   那些岁月的故事
   依然在肩上的补丁处,逗留
   看着梁上一串一串挂着的玉米
   往事,一段一段
   涌上心头
  
  
   大寒
  
  
   炉火依旧燃着温暖
   母亲的叮嘱里
   父亲缩了缩脚
   旱烟的味道熏咳了酣眠的孩子
   嗔怨的叮咛里
   烟斗被搁向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