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故事睡梦中她眼尾黑痣变红悲伤情绪泛滥枕套再次被哭湿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唯美句子

朱珊珊看着谢幻雨手臂上的纱布连碰都不敢碰一下,生怕弄疼了他。

“谢谢!”憋了很久,朱珊珊就说了这么两个字。

谢幻雨只是伸出手来摸摸朱珊珊的头发,依旧一脸的笑意,什么话也不说道。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朱珊珊忍不住再次问了这个很呆很傻的问题。

“珊珊,你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谢幻雨依旧笑着,毫不犹豫的说道。

朱珊珊看着华灯初放下谢幻雨模糊不清的脸,突然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折腾了大半天,朱珊珊回学校的时候晚自习刚刚下课,朱珊珊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旷了一下午的课,原来乖乖女的朱珊珊一直都是准时上课,按时交作业的,但是现在,朱珊珊竟然一下子旷了一下午的课!

不过整个车祸夏晓琪都没有出现,虽然夏晓琪一直都行踪诡异,但是像这种自己遇到车祸都不出现实在有点奇怪,朱珊珊相当无聊的坐宿舍里,想想自己第一次像样的相亲走错房间,第一次收到鲜花,还没抱回家就被辗碎了,第一次约会,店被车给撞了……明天还要到派出所做车祸笔录,这难道预示着自己应该去皈依佛门吗?

就在朱珊珊相当郁闷的时候,宿舍里来了几个朱珊珊怎么也想不到的女生,这几个女生都是校花级别的美女,平时朱珊珊和这些美女完全没有交集。

但是,现在,这几个人竟然结伴来到了朱珊珊宿舍,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比被雷劈还小,朱珊珊一头雾水的看着这几个满脸假笑的女生,第一反应竟然是,自己走错房间了?

几个女生笑盈盈的围住朱珊珊,其中一个抓着她的手,还有一个挽着她手臂,一副大家都是好朋友的样子,但是朱珊珊立刻浑身鸡皮疙瘩,瘆的慌。

几个女生完全不顾及朱珊珊的感受,先从朱珊珊的皮肤,穿的衣服开始各种提问,渐渐的就把问题转向了谢幻雨和车祸上,这下朱珊珊终于明白了点什么,只是一天的时间自己就全校闻名了。现在几乎全校的男男女女都知道了朱珊珊和谢幻雨的事情以及,两人遇车祸的事情……

几个校花表现的很亲切,但是问题却很刁钻,朱珊珊有选择性的告诉这几个校花想知道的问题的答案,以求快快脱身,朱珊珊自认为是一个取向正常的女孩,这样被一群美女围住又是挽手又是挽胳膊的朱珊珊可受不了。

从这些校花虚伪的笑容里,朱珊珊凭借自己的第六感读出了五个字:羡慕嫉妒恨!偌大的学校,像这几个校花级别的女生很少,但是像朱珊珊这样的平凡的女生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但是,只是一天的时间,朱珊珊就轰动了全校,而且朱珊珊的绯闻对象还是那样一个帅气到无可挑剔的人,朱珊珊一下子就抢占了原本属于校花的头条新闻,校花的行为也就显得不足为奇了!

车祸事件以后学校里就传出了各种版本的朱珊珊和谢幻雨的故事,情节之曲折,种类之繁多,完全超出人类的想象力,但是,却没有一个版本是真的。

其实朱珊珊也是满脑子的疑问,她的困惑一点儿都不比那些花痴要少,甚少获得如此这般关注的朱珊珊一方面有点得意于这一切的发生,自己兰州看羊角风哪看得最好突然就变成了故事的主角,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些烦躁,想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整理一下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整理一下前后这一系列事情之间的联系。所以当几个校花离开的时候朱珊珊心里也着实松了口气。

只是朱珊珊一个人安静下来以后,朱珊珊想的最多的竟然不是一直陪着自己的谢幻雨,而是那个对自己而言如同陌生人一般存在的齐文彬。

朱珊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平凡的五官,微胖的身材,一幅普通的样子。

但是,朱珊珊从来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在朱珊珊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神棍用一首诗来语言她的一生:累世情缘累世沉,到得今生泪亦陈,断否断否看今生,是否遇见有缘人。不过,这个神棍后来被朱珊珊的老爸一棍子打走了……朱珊珊也一直没能明白那几句诗的意义。除此之外,朱珊珊从小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鬼魂,还经常做一个奇怪的梦,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朱珊珊这辈子绝对不会平凡。

朱珊珊回忆着一直纠缠着自己的那个梦,梦里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只有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模糊的身影,站在一团光里,喃喃的不知说着些什么。每次这个梦醒来,朱珊珊都发现自己早已泪湿了枕头……

不过梦醒后,朱珊珊都会说一句:“SHIT!!又要洗枕套!”,并且,毫无例外的,每次这个梦醒来,朱珊珊左眼眼尾下面的那颗小黑痣都会变成猩红的颜色。虽然这个梦重复做了十几年,但是朱珊珊一直习以为常从来没有在乎过,就像她从来没觉得自昆明市专治猪婆疯哪里医院好己能看见那些飘来飘去的鬼魂有什么特别。

但是,自从上次走错包间见到齐文彬以后,一切仿佛都变了。

那种在梦里的撕心裂肺的悲伤在第一次见到齐文彬之后就被带到了现实中来,朱珊珊摸着自己眼尾现在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小黑痣,脑子里全是齐文彬。现在朱珊珊很奇怪那个叫齐文彬的人到底是什么是谁?而且今天下午的车祸真的有些特别,第一,记者的数量特别多,第二,记者到达的速度特别快,其实这也就是一场发生在大学城的一个小小车祸而已,全市每天比这件事更有卖点的新闻多了去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记者迅速的过来?第三,那淄博癫痫病医院到底哪个好些带走齐文彬的人实在是太特别了,就连朱珊珊都看出了这其中的不寻常来。

齐文昆明治儿童癫痫医院彬,你究竟是谁?你现在是谁,以前是谁?你和我的那个梦有关系吗?

现在朱珊珊十分的苦恼,各种事情搅在一起让朱珊珊的脑袋如同一锅浆糊,越是想知道答案却越迷糊的感觉叫朱珊珊抓狂,朱珊珊抱着脑袋夹着被子在自己的小床像小雨一样打滚,一边打滚一边哼哼唧唧说即使现在出现个什么奇怪的人告诉我答案也好啊!但是朱珊珊还没哼完,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朱珊珊小姐,关于今天下午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要知道朱珊珊现在是一个人在女生宿舍,突然冒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这种恐怖程度比见鬼还恐怖,只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人,朱珊珊就扯着嗓子开始尖叫起来……

本文来自小说《拒嫁腹黑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