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我以我心拍日出(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生活随笔

和绝大多数爱业余玩一把摄影的发烧友一样,拍摄日出是我的雅好。

其实,我压根称不上“发烧友”,“雅好”也极少付诸实施。长期以来,就没怎么装备过像样的“机器”以及林林总总的佩挂。偶尔拍两次日出,出镜亦是素面朝天,毫无光彩可言。直至三年前,儿子送我一台佳能单反,这回可要让咱的阿波罗浓墨重彩盛妆出镜了吧?不错,出镜是出镜,可出的都是晚妆镜——日落。人在外,手头端着个单反时,撞入我镜头的红太阳,往往都在低角度西行途中。

“雅好”仍然是空头支票,原因有二:一是天刚蒙蒙亮到日上三竿这段时间,老是被酣梦霸占着,无暇出门迎朝阳;二是即便挣脱睡梦的羁绊,在自以为理想的拍摄地点守株待兔,可罕有成功。不是兔不来,就是地点并不理想,蹩脚的角度屏蔽了朝阳雄浑的登陆。记得去年在北京大兴拍摄到的日出就让一些管线给弄得憋憋屈屈阉割了雄浑之气,不成个日样。

尔后一年来,割断睡眠拍日出也有过两次,可在天气预报里跟我预约好的太阳就是不履约,就是要睡懒觉。盖着厚厚乌云被,酣然睡个回笼觉,及至醒来眼一睁,金光万丈已近中天矣。此时去拍那劳什子,无异于让眼睛和镜头赴汤蹈火矣。

前些日子,儿子再送我实施“雅好”的利器——一个55-250mm的变焦镜头。这下可要好好接太阳出山喽,可还是因上述俩缘由一再错过时机。

今儿个天蒙蒙亮。我醒来,太阳照例在梦中。出梦的人这回可要惊扰入梦的日了。于是乎,不管不顾,管它出不出梦,挎上单反去江边蹲守。

江天一碧,怅寥廓。天空湛蓝,愈往东色泽愈深,鱼鳞状、棉絮状、苍狗状、羊羔状……种种形状的白云翩翩写意着晨光序曲。而光的制造者仍无踪影。地平线上的东边天宇,上苍冥冥中用两把刷子刷了几笔长短粗细弧度红润度不一的霞霓,大抵是阿波罗在阳刚梦里破发出的几句火热的呓语吧。我想,不管如何,这厮在不久的将来可要破梦而出了。于是乎信心满满静候这尊大神闪亮登场喽。

可急惊风遇上了慢郎中。阿波罗这厮,明明一热血男神,却偏要像个盛妆丽人似的,在重重闺幕后竭尽梳妆打扮之能事,任你千呼万唤,俺说不出来就不出来。谁叫你把那圆溜溜的金属大眼睛对着老天搜索着我?

我搜索你?我还想擒获你呢。无奈鞭长莫及,暂且撂下你,待会看我怎么收拾你吧。此时,我的镜头不会闲着,尽可对着一天云霞一江波影一桶乱拍,不信就不能让你心惊肉跳,仓皇出镜?然而,事实上,每拍一景,我还是下意识地张望东方红云处,多了,少了,淡了,浓了?

拍摄中,发现持这种急迫心情的不仅是我,目力所及之处,还看到两台架在三脚架上的长焦也对那片红云虎视眈眈,更叫我感动同时也让人忍俊不禁的是,一组五线谱一般的电线上,安然静坐着翘首以待的麻雀们,尽管半分钟前我还听到了叽叽喳喳的雀语。

可人心和雀语似乎不足以打动日心,他麾下用以跑龙套的云霞不是越跑越多,看上去似乎还越跑越少了,仿佛要淡泊出局了。我胡乱拍了一些江景,正欲悻倖而归。叽叽喳喳……一连串较前响亮得多的雀语,敲击我的耳鼓,让我回头一望。哎,宙斯这天神可真是翻手裁云,覆手出日啊。猝然间霞霓似锦,盛世华衣赫然陈列东方好大一片天。几款华彩簇拥着一道白亮弧形边儿炫我眼球。哦,我的阿波罗,终于憋不住了,不得不盛装亮相了吧!

尽管,一个大老爷们,扭捏作态,有点姗姗来迟的范儿,可我还是不与他一般见识。恭候有年了,我得抓紧,我抚平心跳,虔敬而庄重地举起套上长焦的单反,对焦,遴选角度和景别,渐次减少曝光量,频频摁下快门……

就这样,我以我心拍日出,一张又一张。

郑州市有没有公立的羊癫疯医院商洛市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西安专业治疗癫痫病?江苏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