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 “有奖金”征文 】 栓子哥(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生活随笔

吁,我可以长出一口气了。

今天,正月初一,又和栓子哥见面了,在街头,在新年的第一缕阳光里。

年头腊月集上,栓子哥推着他那个翻斗车,车里的萝卜白菜依然鲜亮。在街头,尽管一天也卖不了多少,他还是在寒风中哆嗦着。他说,换一分钱是一分钱。我说:“你是五保户,公家有照顾的,何必呢?”“公家照顾是公家照顾,我也得刨腾,弄一点是一点。”他说。

哥小名叫小栓,我随口常叫他栓子哥。栓子哥过了新年就七十六了,早先风风火火帅气的潇洒小伙早不知哪儿去了。现在的栓子哥瘦骨嶙峋,弓着腰,蹒跚行进。我印象中,他在村剧团还是比较出名的角,《沙家浜》中扮演过县委书记,《智取威虎山》扮演过李勇奇。当年大队农学院里担任过保管,民兵训练是教官,投弹打靶都是好样的。他一向很是积极,大队党支部很是器重。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当年英俊的小伙被岁月磨练成风烛残年的糟老头子。可悲的是一辈子没有成家,老了老了却孤身一人,形影相吊,孤苦伶仃。这年头,谁也顾不住谁,好在政府还记挂着,成了名副其实的五保户,一季度能领700多块钱,用他的话说是真不少,给政府添麻烦了。前些年,身子骨还好些,村里谁家红白喜事了他也会去闲哄,也没人说什么,毕竟还能搭把手,在菜厨里顶个人头。几天下来,就不用烟熏火燎生火做饭,赖好吃个现成的,完事后还能混上几盒烟,“小锅饭”就有处搁了。他还有个小酒瘾,东家前请后酬,隔三差五酒瘾也困不住着。这几年不行了,且不说有了流动酒席,他年龄也大了,厨艺本来就不咋着,再加上年龄大了,鼻涕鼾水,招人嫌了。他好在自知自明,不愿往人场去。这一来,烟啦酒呀也就没有了。没有就没有,幸好身子骨没大碍,不管刮风下雨,无论骄阳寒风,成天在他的半亩地里忙碌着。春天,种玉豆,三伏天下葱秧,种胡萝卜白萝卜,还有大白菜,施肥除草,打药治虫。天旱了,修渠引水,我遇见过好几回,他蹲在渠口,看水,生怕别人把水引走。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侍奉婴儿一样,等到萝卜白菜长大,秋霜来临,收回家里储存几个月,把希望寄托在腊月集上,盼望着换回几个钱,活得滋润些。

孤身一人,说来也恓惶,连个窝也没有。原来河边大队的养猪场有几间房子,猪场塌台了,房子还歪斜在那里。大集体散火后,村里把房子出租了。自从他定被为五保户后,没处住,村里修理了一下,就叫他住进去了。有了窝,自然就不用打游击了。尽管只有一小间,做饭睡觉一间屋,总算是不用看人脸色了。一年又一年,挺舒服的。我的文章常在县电台播出。一有消息,他第一时间告诉我,可见那个小喇叭是他须臾不可离开的好朋友。前一阵子,他对我说,五保户电费补贴折子上咋不见。我只好问了村里的电工,还上网查,最后告知他,是不是您的五保户名单还没有到电业局,赶紧去民政上问一问。

冬天里,连下了两场大雪。夜里在热乎乎的房间里,我躺在暖被窝中,挂念着栓子哥。他已经得到政府照顾了,不属于贫困户,除了有生活补贴,大概不会有人想起他。迎门的风吹进屋里,他的被子不厚,也没有电暖扇,没有烧柴炉,电褥子也不热,这我知道。政府发俩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一天总要到麻将室去,他好这口,恨死人。可没办法,现在兴这,男女老少,谁也不笑话谁。话说村里有个伙计,除了干活,业余爱好就是老麻。整天泡在麻将室里,任凭老婆骂孩子训,脸皮厚了去。伙计输了记账,赢了减数。好在家里喂了几头猪,年跟猪一杀,立马背个后臀给麻将室老板送去,就这个后臀,欠账一笔勾销。栓子哥没这本事,所以整天老问我,折子上咋还没有打钱。可惜我不是民政局的不是财政局的,也不是银行的,只好说你多去跑跑问问,要是钱来了立马就知道了。除了这,我还能怎么说。

昨天,除夕。村党支部和村委会还有第一书记,过年总惦记着心口上的人。这不,他们来看栓子哥了,我的心里有了一丝丝暖意。

老天爷,年过来了,栓子哥也过来了。年头的雪没压垮他,大年初一,我们又见面了。

沈阳治疗儿童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山东癫痫医院不吃药用手术治疗怎么样湖北得了癫痫该怎么办呢沈阳治疗癫痫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