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那一片蛙鸣(外一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生活随笔

[一]那一片蛙鸣

立春刚过,我窗子外面不远处那口池塘里的蛙声就起来了:咯咯咯……呱呱呱……哇啦哇啦……活象一支协奏曲。

躺在床上,于凌晨的寂静中听着异乡这一片似曾相识又倍感亲切的蛙鸣,思绪立刻回到了从前,脑中浮现的是故里一个个熟悉的场景:

河湾,梯田,星空,暗夜,水气氤氲着,一个人身背竹篓,手持火把,挽着裤脚,猫腰走在窄窄的田坎上。蛙声在四处叫起,有的“咯咯咯”,有的“呱呱呱”,还有的则“哇啦哇啦”一片。手持火把的人,专拣发出“咯咯——呱呱”声音的地方走,凭经验,他知道叫声单调而低沉者,是成年大蛙,叫声高响而连成片者,是幼年小蛙。他的眼睛鹰一般朝田塍靠近水边处一个个洞穴探去,看到有两点亮亮的东西和一个发白的一鼓一鼓的下巴,便伸手迅速一抓,一只肥硕的青蛙就成了篓中之物。那个人是我的父亲。在经济困难和物质匮乏年代,父亲就这样来解决我们兄妹几人的吃肉和营养问题。

小桥,流水,泥墙,瓦屋,二层楼上,月照东窗,一个女孩躺在燕麦壳做的枕头上,耳听窗外咯咯呱呱的蛙鸣,脑中做着种种山里少年的梦:城里那些女孩穿的裙子多么漂亮,我什么时候有一条?城里学校的房子多么好,我几时能进去?“上班”是什么滋味,将来我也能上班吗?……浮想联翩,困倦至极,不知何时在此起彼伏的蛙鸣声中睡去……这个女孩就是我。

无论身居何处,每年只要听到第一阵蛙鸣,我的心灵总要蓦地一颤(不管白天或黑夜),脑中总会浮现出这样两个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一次跟朋友谈起,他说:“你这是思亲怀故了。”——真是说到了我的心坎上——不过,还有一点不知他可否想到:那就是,只要还有蛙鸣,我们居住的环境就还算是绿色的环境;只要还有蛙鸣,我们所处的大自然,就还算是真正的大自然。

[二]天籁

就像调好了生物钟似的,每天凌晨5点30分,我就会准时醒来,为的是聆听那场精彩的演唱会。

演唱会举办地点在我寝室东窗外的大榕树上,演唱者是我不曾打过照面的鸟家族。演唱曲目?演唱曲目,正是我犯难的地方。假如我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话,那这篇小文就没法写下去了,而要我形象、生动、贴切地描摹出来,老实说,还真有点无能为力。

我只能采用一种既笨拙又主观的办法来传达心中的感受。

“咿咿咿——呀呀呀——”起初不知哪位女歌手发出一串婉转并似银铃般的高音,接着,这里那里“叽叽叽——喳喳喳——”“叽喳——叽喳——”“叽贵——叽贵——”的声音就起来了,一时间,鸣声上下,嘤嘤成韵,呕哑啁哳,好不热闹:一场名副其实的原生态演唱会正式开始了。

我仔细聆听,这里边,既有著名的抒情女高音莎拉?布莱曼,也有闻名于世的男低音歌唱家夏里亚宾,还有一群音质相近的女低音。这些无疑是主角。

另有一些声音似檀板,似响铃,似寺院里僧人敲打的木鱼;或短促,或幽远,或深沉。这些我猜想是配角。

主角的演唱,高亢、婉转、圆润,更富于韵味;配角的敲击,清脆、钢磁、舒缓,也很动听。

演唱会足足进行了半小时,随着天色放亮而渐渐歌罢鸟散。其结束过程也颇有意思。先是女高音戛然而止,接着女中音瞬间消遁,不知不觉中,男低音也听不到了,只剩下一些稀稀落落的檀板声、木鱼声和骤然响起的口哨声。最后,檀板声在舒缓中消失了,木鱼声也在舒缓中消失了,口哨声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后,一切慢慢归于平静。

平静中,远方轻轨工地上呜呜的作业声起来了,附近学校嘹亮而熟悉的广播体操乐曲也开播了,楼下更陆续传来摩托车、小汽车发动的声音。

刚才那场精彩的原生态演唱会,叫人多么留恋!好在还有盼头,还有期待,因为还有明天,因为春天才款款而来,鸟儿也未走远。

陕西最好癫痫医院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福州都有哪些癫痫医院呢保定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