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骚坛诗联领头雁(散文)

    他曾是一位叱咤在农业战线上的科技干部,退休后,他他担任汨罗骚坛诗社第七任“掌门人”,成为汨罗江畔诗联界的领头雁。十余年来他从副会长到会长,克服身体上的疾病,用高尚的人格魅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我以我心拍日出(散文)

    和绝大多数爱业余玩一把摄影的发烧友一样,拍摄日出是我的雅好。其实,我压根称不上“发烧友”,“雅好”也极少付诸实施。长期以来,就没怎么装备过像样的“机器”以及林林总总的佩挂。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中国故事】挑水(征文·散文)

    一一座高山,虎虎生风,疾速移动。高山顶上,横着一根长扁担,扁担两头,吊着两个木筲桶。其实,那不是高山,是一个人,他在挑水。他是我们三弯巷里的人,也姓李,按邻居辈,我应该喊他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童年的野味(散文)

    我的童年,除了无忧无虑,更多的是缺衣少食。大雪覆盖山川的冬月里,山乡的老老少少蜗居在火炕上,围着茶炉子,享受一冬的清闲,而孩子们却不甘寂寞,干些捕麻雀,抓兔子的活计,以释放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岁月·像柠檬(散文)

    (一)整整一个上午,悦耳的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喂,老同学,返程的时间是否已订好?到时一定告诉我,我开车去接你,回家之后,我先给你接风洗尘……”“谢谢你!现在距离春节还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 “有奖金”征文 】 栓子哥(散文)

    吁,我可以长出一口气了。今天,正月初一,又和栓子哥见面了,在街头,在新年的第一缕阳光里。年头腊月集上,栓子哥推着他那个翻斗车,车里的萝卜白菜依然鲜亮。在街头,尽管一天也卖不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野菊花(散文)

    一场秋雨,一场寒。已是仲秋时分,加上几天来连绵不断的阴雨,早晚已是寒气袭人了。今早起来,难得一见的太阳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阳光挥洒,温暖如春,忽然有了一种去郊外走一走的冲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东北】好在今夜无雨 (散文)

    小城一连几天都泡在阴雨里,连情绪都给浇得湿漉漉的了,我在百无聊赖中默默守候着那一片孤独,那一片宁静,好在今夜无雨。今夜无雨,只有微风轻叩梦的纱窗。小雨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了,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那一片蛙鸣(外一篇)

    [一]那一片蛙鸣立春刚过,我窗子外面不远处那口池塘里的蛙声就起来了:咯咯咯……呱呱呱……哇啦哇啦……活象一支协奏曲。躺在床上,于凌晨的寂静中听着异乡这一片似曾相识又倍感亲切的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祝福丁香】秋海夜航(散文)

    秋风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把庄稼地染上了五彩缤纷的颜色。金黄的玉米像棒槌一样齐刷刷地一片连着一片,满嘴牙齿把绿夏啃成了金秋;高粱那红色的穗子,像害羞的小姑娘一样,总在想着甜蜜的...[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