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陪爸妈“过年”(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在我的老家,有这样一个风俗:凡是家里有老人过66的,都要在二月初一这一天再过一次“年”,也就是要再起一次五更,再吃一顿饺子。而我妈妈今年正好66,自然也要如此再过一次“年”。

过年嘛,自然是要热热闹闹的才好。做父母的,自然也希望可以有孩子陪着一起过年。可是,因为我和姐姐每年都要去婆家过年,真的已经有些年头没陪爸妈过过年了。这次的二月初一,爸妈很看重,也希望我和姐姐能够回家来和他们一起过。可是,爸妈又担心我和姐姐的工作忙没时间,所以,他们两个几次欲言又止。看着爸妈想说又敢说的样子,我真的感觉很心疼。当下,我就决定:无论那天多忙,我都要回家来陪爸妈“过年”。可是,对于姐姐,我真的不能确定,毕竟,她工作很忙,又离着家远。可是,我还是想把姐姐叫回来,因为,我能想象得到爸妈看到我们姐妹俩时的幸福与开心。

于是,某天晚上,我把自己写的《白瓷碗与小蓝盘》发给了姐姐,让姐姐看到了爸妈的孤独与落寞。姐姐看完后就哭了,哭着给我打来电话,和我说:“等二月初一,咱俩都回家吧。回家,咱俩好好陪陪爸妈,也让他们高兴高兴。”听到姐姐的提议,我重重地“嗯”了一声。说实话,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有达到目的的高兴,但更多的却是对父母孤独的心疼与愧疚。我们两个还约好,先不要告诉爸妈,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回家前,我给爸妈打了一电话,我想看看他们是否会说明要我回家陪他们过二月初一。“爸,我明天有事就不回去了,你和妈要照顾好自己啊。”听了我的话,老爸沉默了一会,才故作轻松地说道:“这样啊,那行,你忙吧。我和你妈没事,都好着呢。”说完,老爸就挂断了电话,可在电话挂断的那一刹那,我却分明听到了一声叹息。

听到那一声叹息,我心里说不清是啥滋味——既有心疼,也有感动。他们是希望女儿可以回家陪他们的,可他们又怕耽搁女儿的时间,也担心打扰女儿的安排。作为父母,他们完全可以用长辈的身份要求晚辈回家的。但他们只会为女儿考虑,宁愿自己忍受孤独和寂寞。想着,我的眼角不由得有些湿润了。

二月初一是周六,姐姐周五上午就回家了,而我下午也请假回了家。妈妈看到我和姐姐,感觉很开心,一直笑着说:“你们这俩丫头才是呢,怎么总是给人搞突然袭击啊?要回来,也不提前说声。我和你爸说只有我们俩,就想只包白菜馅的饺子呢。这下,你们回来了,咱还是和过年时一样,多放些东西吧……”说着,妈妈就开始去准备东西了。

看到妈妈脸上的笑容,又看到妈妈忙碌的身影,我和姐姐两人对视而笑:嘿嘿,我们两个做对了。瞧,看妈妈多高兴啊!

老爸回来后,看到我们两个,也是满面的欢喜与吃惊,不住声地问着:“哎,你俩不是都说有事嘛,怎么又回来了?都和你们说了,我和你妈很好,没事的……”

“爸,我们两个想给你和妈一个意外的惊喜。这样重要的日子,我们怎么可能不回来啊?”听到老爸的询问,我和姐姐异口同声地回答道。而后,我俩又一次相视而笑。

老爸看到我们两个的样子,不由得开怀大笑:“哈哈,你们两个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这样调皮?”

“呵呵……”在一片笑声中,我们一起走进了屋里。

见到我们回来了,爸妈很高兴,老爸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我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地吃了一顿饭。

吃过晚饭后,我们就开始安排包饺子。可妈妈不知为何,忽然感到身体不舒服,我和姐姐就让妈妈去休息,说我们两个包就好。起初妈妈不肯,可她拗不过我们两个,没办法,只能去躺着休息了。

但妈妈只躺了一会儿,就又出来包饺子了。我和姐姐让她去休息,可妈妈却感叹道:“唉,让我包吧。我都多久没和你们两个一起包过过年的饺子了,尤其是在晚上,更是很久没有过了。”听了妈妈的话,我和姐姐都沉默了。是啊,我们有多久没在一起包过过年的饺子了。就算包的话,也不是我们三个一起。通常的情况是,我和姐姐有一人留下来和爸妈包完饺子,然后再去自己的婆家,但我们三个一起却是真的没有过。就这样,在感动中,我们娘三个又一起包了一次过年的饺子。

清早六点,我们一家就起来了(这一天,在老家,人们认为起得越早越好)。起来后,老爸忙着生火,老妈开始安排煮饺子,姐姐负责碗筷。姐姐在拿碗筷时,悄悄地把小蓝盘递给了我,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知道,姐姐的意思是要我和以前一样,用小蓝盘蘸醋吃。于是,我先把小蓝盘刷净,而后倒上醋,又点了几滴香油。等把这一切准备好后,我不由得对着姐姐眨了一下眼睛,无声地问姐姐是不是这意思。姐姐看到我的样子,不禁大笑出声。老爸和妈妈听到姐姐的笑声,抬头向姐姐看去,然后,就看到了我摆好的小蓝盘。老爸只说了一句“这俩孩子”,可老爸低头时,我却看到了老爸的眼里有眼泪滴落。妈妈看着这些,什么都没说,可眼圈却有些红了。看到爸妈这样,我和姐姐赶紧说道:“今天可是过年,不许哭的。我俩就想您二老开开心心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我和姐姐也有些想落泪了。

“好了,今天过年,都开开心心的,不许哭啊。我去安排放炮了。”说着,老爸就出去了,到了屋外,老爸却用袖子蘸了蘸眼角。

饺子上桌,我们一家围坐在一起。我给老爸倒上酒,姐姐给妈妈倒了些白水,我和姐姐则倒了一些饮料。准备好这些,在老爸要端杯喝酒之前,我和姐姐端起饮料敬向老爸和妈妈:“爸,妈,新年快乐!愿您二老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好,好,快乐,快乐!看到你们两个这样,我和你妈啊,那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老爸笑呵呵地说着,然后,端起酒杯一口就把酒干了。

看到老爸这样猛的喝酒,妈妈急了:“高兴就高兴吧,干嘛要喝这么猛啊?都多大岁数了,自己还不注意。身体啥样,你自己不知道啊……”

妈妈唠叨了好久,老爸被唠叨得没办法,只能无奈地看着我俩说:“看了吧,你妈现在就这样,每天把我管得死死的,这不让做,那不让干的。可怜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啊!”说完,老爸还摇了摇头。

“哈哈……”看着老爸无奈的样子,我和姐姐又笑了。然后,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妈那是为了您好,毕竟,您岁数也不小了,真的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了。”

“得,得,我投降,我投降,还不行吗?你们三个对一个,我肯定不是你们的对手啊。你们三个占了咱家多半边天呢。”

听着老爸颇为无奈的话语,我和姐姐笑得更加开心了。

真好,这才是过年的气氛。虽然这“年”过得晚了些,可它能给父母带去幸福与欢乐,这比什么都重要。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更好癫痫的治疗费用高不高啊?甘肃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