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买桃(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诗歌词曲

我们社区菜场旁,有条逼仄的巷子,叫慈悲巷,巷内朝东向的一边是门面房,店铺大多陈旧狭小,经营些服装杂货粮油水果之类,还有理发修脚什么的。朝西向的一边,则是农民早市摆摊的地方,卖些自种的农产品,有些菜场买不到的野味,如野鸡兔子甲鱼等,在这里也能淘到,这就恰到好处地补充了菜场品种不足,让市民采购有了更大的余地。

慈悲巷和菜场通连,从南门北门西门皆可进入,上午6点至9点是早市高峰,这里的人流像过江之鲫,熙来攘往,摩肩接踵,挤挤挨挨,人声杂沓,就像热闹的集市,也是人们聚合过往最密集的地方。尤其是上班族,买菜要抢时间,只能争分夺秒,生活的节奏总是高频紧迫,如同旋转的齿轮循环往复,时光就在这行色匆匆中将每一天送走,也演绎着许多平凡而又感人的故事。例如:给残疾的乞讨者施舍,给体弱的老年人帮助,不慎撞了互道没事,钱找多了主动退还等等。因而,这里不仅是个菜市交易场所,也是个观察人生的窗口,两天前的买桃一幕,至今我记忆犹新。

那天上午十点多吧,繁忙的早市高峰过去,这里就不再拥挤堵塞了,慈悲巷又恢复了固有的从容,安恬静谧,祥和宽缓,行人可以信步闲逛,挑选各种吃穿用品。其时,来了两个神色凝重的年轻伴侣,约三十来岁吧,男的健壮朴实,穿着上还夹带了体力劳动的气息,女的神情忧郁,仿佛挑了个装满愁烦的担子。他俩携了个五岁左右的女孩,那小姑娘秀眉秀眼,甜美可爱,始终牵着爸爸的大手,东张西望充满好奇。少顷,在经过巷内一个卖水果的铺子时,小姑娘被那个竹篓里毛绒绒的色泽红润个大皮薄的桃子吸引住了,明澈的眼睛始终盯着盛桃的篓子,那情态仿如小猫盯着碗里的鱼,停下来咽了下口水,仰起小脸跟她爸爸说:

“爸爸,我想吃桃子,给我买个桃吧。”

“桃子不好吃,快走。”

“桃子好吃,我要嘛!”

“爸爸今天没钱,下次给你买。”

“爸爸有钱,你不是才发的工资嘛,给我买一个吧。”

“你这娃怎么不听话,再不走把你扔这里!”

爸爸说话的同时,一个巴掌搧过去,落在女孩红扑扑的小脸上,不过那巴掌的力度如春风拂面,只是拂了一下女孩的面颊而已,并不会有任何痛感,但女孩还是嘤嘤地哭了,不为疼哭为桃哭。

这时候,店里那个卖水果的姑娘注意到了,左脚似乎有点儿残疾,一跩一跩地走过来,她有一双能洞察一切的眼睛,还有一颗善良的爱心,懂得帮人不能伤害尊严,热忱地劝那大哥道:

“大哥,今天我们店搞优惠,不贵的,孩子想吃桃子,就给她买两个吧。”

人家卖水果的姑娘都说了,而且今天还搞优惠,再望望女孩的一双泪眼,大哥有些挺不住了,回身看了一下大嫂,大嫂也点了一下头,那意思大概是别犹豫了,就买两个吧,大哥便挑了两个小一点的桃子,放在计价秤盘内。

“大哥,你挑桃没经验,我给你挑两个。”

卖桃的姑娘笑吟吟的,把大哥挑的桃拿下来,换了两个又大又红又饱满的桃子,那可是桃篓里最好的精品。大哥忙着掏钱,掏出一叠百元的票子,可能是刚发的工资,再想掏点零钱,只有三块两毛硬币,那姑娘眼尖嘴快,跟着就报出价钱道:

“大哥,桃子三块两毛。”

“什么,只有三块两毛?”大哥有些诧异,怀疑姑娘算错了:“不对吧,桃子五块多一斤,这两个桃子这么大,肯定超过一斤了……”

“噢,大哥,是这样的,”姑娘没让他说下去,跟着解释道:“今天我们店搞优惠,价钱就卖得低,因为要早点将桃子卖完,腾地方明儿进新货,你们算是碰巧了,也是小妹妹有口福。”

卖桃的姑娘边说边瞧,望见我这个观闲的,马上递给我一个眼神,指着我笑道:“大哥,这位老伯是我们店的老主顾了,他知道我们是常搞优惠的,老伯,是不是呀?”

“是的是的,他们常搞优惠,优惠时价钱就低,所以生意很好。”此时此际,此情此景,我当仁不让,义无反顾地作了伪证。

随后,那姑娘收了三块两毛钱,用塑料袋把桃子装好,亲热地递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泪眼还星光点点但心里快乐着,这一切大嫂都看在眼内,她心存感激但不便说破,只是和小女孩耳语了一下,叫她去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

“不谢!欢迎小妹妹再来。”

随后,小女孩又破涕为笑,一只小手牵了爸爸的大手,另一只小手拎着装桃子的塑料袋,依偎在爸妈身边,蹦蹦跳跳地走了。刚巧我也回家,跟在他们后面,就听那个大哥道,“毛毛,桃子你吃一个,给你妈吃一个,知道吗?”那大嫂接过话茬道:“不,毛毛,另一个给你爸,他太辛苦了。”毛毛竟然有自己的主张:“爸爸妈妈不要让了,你们两人合吃一个。”

……

从言谈衣着判断,这两个年轻伴侣,应该是进城打工的,通过目睹买桃一幕,折射出农民兄弟生活的艰辛,且使我久久难忘,感慨良多:按说正常情况下,打工者凭劳动收入,养育一个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然而,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农村的,大多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重,加之上学租房看病养老,还有意想不到的开支,处处都要用钱,那点微薄的薪酬,就捉襟见肘了。

可以想象,这小两口一定是遇到了非常辣手的难题,方才眉头紧锁,心事重重,贫穷仍是他们深重的苦难,不得不一分钱也要掰成两半花,虽然兜里有才发的工资,但只能用于维持温饱,否则,给孩子买个桃几块钱而已,用得着那么节省吗?而卖桃的姑娘以经营水果为业,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但她看到这对民工夫妇比她更加艰难,为成全想要买桃的孩子,又不能让人家尴尬,所以她和我都说了谎,因为常搞优惠子虚乌有。而受惠者也是心知肚明,虽由衷感激但只能心照不宣,这些平凡而又感人的小事,凸现了底层社会的困顿和平民理性的升华。

小儿额叶癫痫怎么治疗?武汉专门治疗癫痫医院癫痫可以用中医榆林治疗癫痫哪里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