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人之相遇(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人之相遇,即便有什么对味或快心的内容,那也是双向的恩谢。你在学校社会混的这些年,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身边有过闺蜜、有过挚友、也有过敌人,回头看过来,你的人生中还是心地善良的人多一些,他们朴实普通,愿意在你身处困境的时候帮你一把,或者在你春风得意的时候由衷的为你高兴,他们也跟你一样,有着一颗美丽的心。

——题记

博士后下临床的第一天,我被南总分给了王医生,南总是住院总,三十五岁的主治医生,大家都不叫他的名字,而是冠以“总”,这样听起来有气势又不失亲切,而且很简洁。王医生是住院医生,三十出头,娃娃脸一张,真不像两个孩子的爹,整天都青春无敌、精力充沛的。

那时候,科室刚搬到新大楼上,分更衣柜时,我的更衣柜在最下层,每次要半蹲着开门放东西,王医生有一天看见,主动把他的更衣柜换给我,他的在上层,放东西时不用半蹲着。分抽屉的时候,科里医生太多,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分到,王医生提醒南总他的可以不要,无论如何一定给我留一个抽屉,他知道我要看书,如果没有抽屉,得天天背着书打游击,直到后来主任在主治办公室专门分了一张办公桌给我。

王医生带我和老白,老白四十多岁,是疗养院的副主任医师,来这进修回去就要当主任了,但还是相当认真,在没有自己工作站之前和王医生查病人、帮王医生写病历,当时王医生管着十几张床位,包括重症监护室的,我和老白搭伙,各分一半病历来写,这样王医生可以轻松些,不过几乎所有操作还是王医生来做,一会给普通病房的病人胸穿,一会给监护室的病人的调呼吸机,每天都有做纤支镜的病人要去看,也忙得四脚朝天。当然,还不算他四天一个夜班和会诊的杂事。不过,我从来没看见他叫苦喊累,也没见他给同事和病人发过一次脾气,他做什么事都笑呵呵的,很有条理,我想他大概是天生的乐天派吧。

王医生是住院医,来呼吸科之前干过心内和神内,这样的经历使他比科里其他住院医生甚至主治医生对患者的处理都全面,呼吸科的患者,尤其是呼衰、肺心病和哮喘的病人,大多数是老年人,合并心脑血管疾病,王医生可以很娴熟的调整心血管和呼吸的药物,有些药物对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有双重作用,有的协同,有的拮抗,他都能兼顾病情开出适当的医嘱,使病人不至于在治疗当中发生按下葫芦浮起瓢的事情,他从不开与患者病情根本无关的药物,而是遵循着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尽心尽力去治病,所以,他的病人都是苦着脸入院、高高兴兴出院,即使看不好的肿瘤,病人也是心怀感激的出院,很多远道而来的患者出院前都会给他带一些家乡的特产,比如小米呀,红枣呀,山货呀,当然也有专门去商店买的牛奶点心等东西送他,他都会把红枣、小米和牛奶给我留着,说我现在正是需要加强营养的时候。我那时候刚怀孕,又一个人住,生火烧饭都不方便,而且早孕反应特别强烈,吃不下饭,以至于有一天正查房的时候晕倒了,王医生叫来护士,把我扶到值班室,让护士立即配好营养液给我点滴。后来,王医生每周总有三四天叫我和他的爱人和孩子们一起吃饭,说我一个人吃饭肯定吃不下,这么多人在一起,这个菜两筷子那个菜两筷子,准能吃饱吃好。

有一天,在外地的表姐夫找到我,让我帮忙在这个医院找专家看看他的颈椎病,因为他已经在另一家大医院看过了,给专家送了很多礼吃了很贵的药也不见好,现在病情越来越重,麻木已经从手臂发展到下肢,我初来这个医院,压根不认识多少专家,于是告诉王医生,王医生和我一起带着表姐夫去找骨科的杨教授,教授说做颈椎核磁才能看清楚病变有没有压迫神经根,可那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只能预约第二天的核磁,而表姐夫又是外地患者,王医生二话没说,去找核磁的同事,让人家加班给表姐夫做了核磁,第二天早上片子出来又去找杨教授,教授说这个情况保守治疗效果甚微,最好就是手术,表姐夫又对手术有些惧怕,想做介入先看看,王医生又去介入科联系床位,第三天表姐夫住进来介入科,当天晚上即手术。如果没有王医生,我想我一个人是无法让表姐夫这么快的得到诊断和治疗。王医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把自己当外人,也没把我当外人。

新年前,王医生的岳父在老家去世了,王医生向主任请了一周假料理后事,可第三天交班我又看见他神话一般出现了,他说后事处理完了就回来了,我说你可以趁机把后几天假修了,在家休息休息,他说不放心病人,忙惯了,闲不下来。

对爱人和女儿、儿子,他有无限的爱,他和爱人都是医院的合同医生,常常要值夜班,有时候两个人都值班,两孩子就只好由保姆接了自己呆家里,后来他给爱人重新找了一个社区医院,收入少些,但工作轻松些,不用值班,可以每天照顾到孩子。有一天小儿子生病发烧,他半夜陪着孩子打点滴,只睡了三个小时,第二天又早早来上班。年末,他贷款买了经济适用房,全家算是在这座城市有了一个窝。

我向来对他那个省的人抱有地域偏见,可是通过跟他的那段日子,完全颠覆了我以往的傲慢与偏见,他实在而善良,谦逊而温和,对家人充满责任和挚爱,对工作一丝不苟,对患者尽心尽责,不来半点虚假和懈怠。

春节前,王医生请我、家人和同院的几个哥们一起吃饭,吃完饭又开车送我到楼下,说如果我过年回不了家,就和他家一起吃饭,他已经在酒店订好了年夜饭,这句话让人心里暖暖的,他这样一个北方男子,本该是粗犷的,却细腻温情,让和他在一起的人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温度和情谊。

不久毕业我回到了我的城市,走后的两年里,我们经常在电话里问候一下彼此,有时候出差回去,都会去科里看主任,还有他,而每次来,他总已备齐好肉好菜招待我,使我请他吃饭的计划屡屡落空。他如我的故人一样,让我惦念和挂怀,而他,也挂念着我,说若有什么困境,告诉他,他会尽力帮我。有时候,他有人事上的困惑也会与我讲,让我帮他想想主意,我说我就是个臭皮匠,他说他信我,因为我善良,又那么博学,怎么能没好主意呢。

我记得有一位哲学系的老师曾说过:人之相遇,即便有什么对味或快心的内容,那也是双向的恩谢。我遇到的每一个人,是上天有意无意的安排,我们通过相遇相识,结下友谊和亲情,而我们身上的温暖,可能就是对方给予你的,而他的身上,也有你的温暖。

辽宁癫痫专业医院云南癫痫病基地甘肃癫痫病医院产生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