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世纪广场的焦虑与孤独(散文)_1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或许更早,只不过是进入2018年秋后才有所察觉,我已经具有焦虑症的许多征兆。比如,担心表象平静的事物中隐藏着不明真相的秘密,担心正在进行的事件里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担心眼下会不会做完手头的事情,明天会以什么方式到来。一缕烟尘会惊扰得我停止思考,一丝声音会让我坐卧不宁。

几乎成为一种习惯,每隔几分钟,我会扭头把目光投送到窗外。挤在夹缝里的天,蓝得水洗过一样,没有一丝杂质,连一只鸟雀掠过的痕迹都找不到。匝看,它竟然像倒立着的罩子,深不可测,扣住了许多游走的和固定的物象。这情景让我想起那种水晶球体的装饰品,不大的空间里,一个米粒状的东西左右移动、冲撞,却寻不到出口。便有些莫名其妙地心慌,甚至有种被封闭的窒息感。

这次,四个人突然出现在视线里——我回了下头,朝电脑上看了一会儿,再回头朝外看去时,他们就突然出现在天空中,并以不同的速度下降,下降,仿佛要从罩子中冲了出来。这让我兴奋而又紧张。我以为他们要降落到地上去,然后像完成一场杂技表演一样,挥手致意后从容淡定地走掉。却在半空停了下来。很快,电焊枪的弧光在他们桔红色的安全帽上闪耀出各种图案。凭感觉,没有风,可四只吊篮荡秋千一样摇来晃去,我开始担心,吊篮的所有绳索是不是结实?电动葫芦是不是安全?他们会不会掉下来?

这是一栋在建的高楼,他们当然是高空作业的电焊工。六年前我失业后,曾经在两年时光里充当过工地的监工员,由此,我特别想出屋绕到楼下,告知他们该注意的事项。又一转念,心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便强迫自己把目光聚集在电脑上。

但还是在傍晚时分绕到了后窗,站在了那栋在建大楼之下的绿植带旁。

几年前,许多单位大院的砖混围墙、铁质围栏被拆除,由绿植带取而代之。绿植好,它四季长青,树木高不过人头,且经常有人修枝剪叶,远看实在让人舒服。这栋楼下的绿植带其实大约在两月前就建成了,我眼见过几个工人在开挖、移土、镶边、栽树,那一周时间里,他们开着三轮农用车,从清晨忙到路灯点燃才收工。我最初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先建成绿植带呢?后来看见物料从工地运进运出,方恍然大悟,那好比一堵堵围墙,为的是物料管理上更加方便罢。

临近傍晚,第一场秋雨降下,施工人员便匆匆收工了。我能感觉到屋内温度骤降,空气潮湿。天还没有放晴,黑夜就来得比平时早许多。初上的华灯,尽力穿透湿漉漉散漫蒸腾的雨雾。我将后窗的帘子拉上,把一个偌大的空间隔成狭小的空间,让一份安静更加符合自己的需要。可是,安静中的突然喧哗,就像止水样的心湖里砸下一块石头,让人难以忍受。先是低低咆哮,继而哼吱,好像被抛弃后的委屈和不解。声音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后,洪水般后退,平息。声音来自后窗那栋楼下的绿植带,而这种状况又让我无法接受,似乎与我有种种牵连,我不得不置之不理。

出屋,走出大门,清冽的空气将我掀了一把。绕到后窗,雨水的大手将绿植带冲涮得纤尘不染,叶子反射着路灯的光芒。随着我的脚步移动,看到一片绿植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我看到,那是一条灰白色的小狗,身上已经被植物上的雨水染湿了,双眼惊恐地看着我。

最近,流浪狗太多了,成群结队的。可这只小狗似乎不大像是流浪的野狗,想必它是被主人遗弃了。它是怎么到了这里面呢?经过观察,猜测它大约是从上面半米高的台子上掉下去的。这条绿植带,实在没有什么与众不同,我是能轻松地跨过去的,主要是里面的松柏、冬青一类的绿植还没有长大成型,遮挡阻拦的功用尚得不到充分发挥。拨开绿植,唤它出来,它却不出来,努力着要从掉下来的地方重新爬上去。执著地试了几次,它失败了,便顺着绿化带里的植物间隙跑掉了。

回到屋子,再次回头朝外看去,看见两个小孩在绿化带旁边逗留,竟然成功地将小狗唤了出来,喂它盒装的酸奶和火腿肠。之后,孩子起身,小狗跟在孩子的后面,一道走出了我的视线。我便拉上了窗帘。

夜深了,狗又叫了起来,声音急切、刺耳。我起床,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将头探了出去仔细倾听,似乎仍然是那只小狗,竟然还在原来的地方。似乎,动物和人一样,为了享受到香肠一样的利益,喜欢从被宠的经历中总结经验,得到同情、安抚。大抵如是。

驶往东站的班车停下,说是世纪广场到了。下车,面对阳光,有些目眩头晕。没有片刻懈怠,又在货仓里取出行李,放到了地上。环顾四周,初来匝到的我,好像戴了一顶破旧的草帽,与周边行走的人们格格不入。六个小时前,我还在老家所在的小城的街道上晃荡,接了手机后,显得兴奋而紧张。想不到失业两年的我竟然要出去打拼,一时有些不相信、不情愿。上车后,就在一片混乱的方言中丢了个盹儿,过了六盘山。

世纪广场的阳光,有如功夫高深的武者,不动声色地将热流投向大地。可是,我还没有走几步,猝不及防,雷雨扎透阳光,垂直降落了下来。世纪广场真有意思,不像老家把凉亭修建在山顶上,而是搁置在小道边。匆忙站在一处凉亭下,没有看到广场上的人也和我一样钻进凉亭,反而突然四散,突然消失,这叫我惊讶之时涌上一阵恐慌。

雨点没有停下,但小了许多。我背了行李从凉亭中走了出来,朝人们消失的地方走去,终于看到大理石栏杆之下,是空间不小的地下超市,这就是人们消失的地方。人类的许多进步,是汲取动物的经验基础上取得的,尽管人们还不尊重动物。比如建筑,比如地下建筑的结构。只是人类更迷信天把地下与另一个世界联结,故而把地下的空间叫做负一层负二层。有些可笑吧。

这是2015年初夏,我作为一个异乡人初来乍到时看到的情形。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对这里熟悉了起来,大摇大摆地走在广场上,我觉得没有人会一眼认出我来自偏僻的乡下。

也有人把世纪广场叫做绿地广场。大约惊喜于看惯了光山秃岭而在这里多出一大撮绿色罢。说不上“绿”,但有绿。绿植全是移栽来的,大约三四十种树木,二三十种花草,可惜我叫不上名字。它们被谋划布局在形状各异的空间里,剪理成形状不同的模样,其间有多条曲曲折折小道环绕包围。夏秋季节,倒也是纳凉散步的好去处。好些木椅石凳藏在道旁树下,发亮的地方正是人们经常稍息留下的痕迹。

早上或者傍晚,我偶尔也去广场散步。铺了石板的路面不要以为全部是防滑的,不知道是为了好看还是施工时偷工减料,个别地方铺了表面光滑的石材,雨雪天,或者晨露未散,得小心行走。因为摔过一跤,我就为清晨早练时那些行走如飞的人担心,不过,因为他们一副目不斜视的样子,我是不会告诉这个情况的。地面上经常有落叶,落叶下有蚂蚁,也有甲虫,还有一些蠕动的软体虫子,知道它们是什么幼虫,会爬上旁边的三叶草丛,缩成一团结茧。它们和许多人一样,是每日必然的散步者。当然还有喜鹊和麻雀,喜鹊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而是生长在关山森林里的。听说这里有不错的绿地后才飞过来的,它们有长长的银灰色尾马,线形的优雅躯体,显得太过高傲,就像在城市里长大的人,不喜欢与我这样的人交往。倒是麻雀,因为不卑不亢,如今胆量比人还要大,竟然敢在我的脚前绕来绕去。

在这里,会碰到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清洁工比我们到广场更早,收工更晚,他们不是闲逛,也不是散步,而是清扫人们丢下的纸屑、果皮和被自然抛弃的落叶枯草,他们的工服也是别出心裁,竟然和地面的石板一样,让人有种踏实的感觉。其中一位,我也是能经常碰到的,他中午偶尔休息,休息的地方在我所在的大楼地下车库的入口处。一把小马扎,随便一坐,一杯茶水,摆放在垃圾车上,车把上挂着两个白面饼子,有时还有一个西红柿。我吃完饭回来,他正靠在车上丢盹儿。

一位拉着架子车卖菜的大爷,聊天中知道他是广场建设中失地的农民,菜是在为数不多的园子里种的,绝对绿色环保无污染。我曾经从他的架子车中买了两把小白菜、一把豆角、四个水萝卜、一撮香菜、两根黄瓜。也会碰见一撮互相面对面探讨什么的人,靠近他们时,他们会警惕地看着你直到你离开。我便怀疑他们是一伙盗窃分子抑或传销团伙。一直到2018年冬天,我的怀疑基本得到了印证——停放在广场一侧的移动治安车开走了。几天后的报纸新闻中说,多个传销分子被带走。

蜘蛛喜欢在树木与树木间,或者在低矮的冬青丛上结网。树木间结网的,足有指头蛋大,网的面积也不会小。在晚上,灯光划光,会看到网上闪闪发光,总会有莽撞的昆虫中了伏击;草丛中结网的,身材微小,脑袋尖细,网的面积小但很稠密,它们经常伏在精心织就的洞口,准确判断网上的动静。我曾用柴草触动蛛网,这家伙不会上当,会机敏地蹿掉。

树木下的三叶草长得也颇有生机,有蜗牛在枝叶上慢条斯理地游走。有次见一孩子在三叶草中寻找什么,我过去好奇地询问,才知道三叶草中有为数不多的异类“四叶草”,孩子称它为幸运草。有次,趁着人少,我也钻进草丛,想摘出一棵两棵四叶草,改变一下日常中发生的霉运,可是,实在寻找不到,倒是一些败絮样的蜘蛛网,粘到了我的脸上。

我经常会看到那么一个男人,勾着头坐在小道间的一条椅子上,不知睡着了没有。距他不远处,也有一条长椅,一片桔黄的落叶躺在上面,好像一只眼睛瞅着我。我抬头看看上方茂密的大树,感慨万物皆有抛弃的可能。我将它捡了起来,鬼使神差般揣进衣袋。

每个人有自己对世纪广场的定义,而世纪广场也承载着人们种种焦虑。

到世纪广场的,除了少量的外地人,大都是居住在附近的市民。比如一些是失去土地但获得拆迁补偿后的受益者,一些是工作调入城区后突击购买房屋者。许多人身上,还能看得见已经渗入血液的昔日的影子,当然可以在他们身上照得见我的前身和现世。老城区的土著和久居的市民们,很少光顾世纪广场,他们一般去老城中心的广场,那里虽然不大,但一种城里人的习气是改变不了的。

世纪广场并不是一片乐土。2015年的一个傍晚,落下了冰凉的雨水,看样子可能要缠绵到第二天或第三天。我站在凉亭打量着雨水和行人,以及匆匆躲避雨水的麻雀时,就有个女人的呼救声音从广场传了过来。我朝着声音大喊了几句,声音高过了雨点抽打树叶。不一会儿,一个青年女子跑了过来,脸上的恐惧还像雨水和泪珠一样挂在脸上。她说,遇到了抢劫者,幸亏她奋力挣脱了对方抓住皮包的大手。

后来,广场西侧就有了那辆移动治安车。车上的符号和特种灯光在夜间闪烁,这让一些人有种安全感,而又让一些人觉得周边充满了危险。

我确信,广场的晚上的繁花过后,还是潜藏着一定危险。2018年春天,夜晚,我的小屋屋门被推开了。门本来就没有反锁。我的目光在电脑上游走,没有理会是谁进了屋,因为经常有个别人会把我这里当作收发室,取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快递。我抬头时,他们已经站在我面前,是四名警察,警惕地看着我镇静地敲打电脑键盘。从问询里知道,大楼进贼了。听说,窃贼好生厉害,从监控上看,他戴了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电视剧里培训过似的,有反侦察能力,他能用六七秒钟打开一间房间的门。惊恐的我再不能镇静地坐下去了,赶紧跑出了屋,担心那家伙一个不小心撞入我的房间。大楼高二十层,数十个单位办公,楼道里出入口实在太多,如果捉迷藏,几十个人寻找一个人是不容易的。果然,过了几个小时,无果,警力全部撤离。

一直到了九月,我经过周边建成的大楼时,看见大门的玻璃上贴了纸张。我有时喜欢看看这类东西,倒不是好奇,而是期望它是一纸招聘广告。就看见上面写着,“接派出所通知,鉴于广场周围盗窃案件较多,望各单位严格往出检查防范。”不几天,有施工的技术人员忙着在所有出入口的大门上打孔,不久,我进入大楼时配发了电子门禁。我喜欢这个东西,扑克大小的智能板上,一般经常闪着豆大的红灯,夜间导航一样显眼。把硬币大的钥匙靠上去,“滴”一声脆响,红灯变成蓝灯,这个过程,好像穿越时空,也好像进入高端禁地一般。

有了这么一处广场,民间群众健身活动也就发展到了极致。这并不是政策引导得好,我倒是觉得,优越感的驱动力大于真正的需要。

一直想不明白他们平时在什么地方锻炼。冬天,群体团队少些,他们可能围在桌子前吃火锅取暖,或者在暖气房里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其他季节,至少有六个摊子,最少的也要二十多人,多则人数过百。那种床头柜子大小的音箱一立,按一下钮,就会音乐响起。音乐五花八门,音量比赛似的,一个高过一个。他们首先是跳得认真,随着节奏,有板有眼;其次是很注意形象,看见有人录像,眼睛就会说话;再次是不怕陌生,男女不分年龄,不论熟悉与否,胯该左就左,该右就朝右,新手上路,乱了阵脚,碰在一起也无妨。碰得久了,人也就熟悉了,就成朋友或者合作伙伴了。停下脚步看时,她们的队伍里有人察觉有人观看,会跳得格外认真,认真到自己认为十分妖娆。

哈尔滨到哪治疗癫痫病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昆明治癫痫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