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那塬、那山、那条河_1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摘要: “塬”是黄土高原上特有的地理称谓。是在风的搬运作用下,经过几百万或上亿年,大量黄土堆积成今天的厚厚的黄土层,又因为风蚀或水流的作用形成了沟壑纵横千姿百态的奇观。这黄土高地的顶部不同于山峰,而是面积大小不一相对平坦的平地,这种黄土高地顶部的平地被称为塬。又因其相对平坦,而适合耕作,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塬上,黄土高原南部边缘那狭长的星火塬就是我的故乡。 一   “塬”是黄土高原上特有的地理称谓。是在风的搬运作用下,经过几百万或上亿年,大量黄土堆积成今天厚厚的黄土层,又因为风蚀或水流的作用形成了沟壑纵横千姿百态的奇观。这黄土高地的顶部不同于山峰,而是面积大小不一相对平坦的平地,这种黄土高地顶部的平地被称为塬。又因其相对平坦,而适合耕作,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塬上,黄土高原南部边缘那狭长的星火塬就是我的故乡。   星火塬东西长21公里,南北最宽的地方有9公里,而塬面最窄的地方却只有几十米。站在塬上随便一个地方,都能看到沟壑纵横,岗峦起伏、梁峁交错的景象。向北望去是一条鸿沟,叫涧沟,沟底里的那条小河自然就叫涧河了,涧河虽小,却也非常有名,原因是以前在河旁有一个很大的潭,名曰“涧沟潭”。潭这种东西在人们心里是一种神秘的存在,小时候我只是远远地望着那幽蓝似乎深不可测的潭水而不敢靠近,生怕这水中有什么怪物。“涧沟潭”后因为地质变化潭水枯竭,而我却听到大人们关于它的传闻,说那潭水是在一夜之间没的,潭水是伴随着巨大的吼声走的。   过了涧河,爬上十里北坡就到了北塬上的上良乡,这北塬就是什字塬,灵台县最大的塬,据说也是陇东地区最大的塬。小时候经常步行翻沟去上良,除了赶集,或者过会时去看戏,还因为我奶奶的娘家在上良,有时要去看看我那舅爷的。   有时候会觉得这塬就像是岛,只不过岛的周围是水,而塬的边缘以下却是千沟万壑,梁峁纵横,看远处看却是绵延的群山。我喜欢在一场大雨之后看那远处的山,这时的天空,碧空如洗,绵延起伏的山峦重重叠叠,纵横交错,正南方的是千山支脉,再远处,甚至可以看到秦岭山脉,往西南就能看到关山山脉,看西面,还能看到六盘山。群山连绵起伏,犹如大海的波涛,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天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      二   在星火塬往南,从塬边顺着山梁,踏过沟沟坎坎一路南下就到了落差达几百米的河川地带,那里有条河叫达溪河,站在河边看两岸却发现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河南岸的群山就是千山余脉,由于气候湿润,植被茂盛,原始林密布,自西向东分布着珍珠山林场,万宝川农场,百里林场。而河的北岸则是光秃秃的山头偶尔才能看到一颗孤零零的树,一河之隔却形成了完全迥异的生态系统。我小时候常常迷惑于这种强烈的反差,百思而不得其解。   那年去姑妈家做客,第一次看到了达溪河,刚好是在夏季,水面宽阔而清澈,让久居塬上从未见过像样河流的我无比欣喜和激动。河水不深,刚刚过了脚踝,它蜿蜒曲折,也有不少深水区,听大人们说,水深的地方能淹没一头牛。至于这水流源于哪里或流向哪里,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曾在山梁上看到它绵延几十里壮美的身段,在夏日的阳光下像一条明晃晃的带子从远远的川道里铺陈而来,穿过大片茂密的庄稼地,缓缓流过村庄,流向更遥远的地方。   让人记忆深刻的还是下过暴雨后的达溪河,河水变成了黄色的浊流咆哮着漫过大片的庄稼地,庄稼则在洪水中倒伏。在南岸放牧的牛羊被挡在河边,叫声一片。川里人久久站在远处看着被河水毁坏的庄稼,半年多的辛勤劳动打了水漂,无不埋怨叹息。河对岸的牲口是没法回来了,注定是要和它的主人在山上过夜的,那一夜,人与牲口是彻夜无眠的。往往在第二天清早集结成一大队赶回来,几百头牛羊的阵势庞大,铃铛声震耳欲聋。经过一场暴雨的洗礼,牛羊们倒是把肚皮吃得浑圆,雨水把身上的毛色冲洗的崭新油亮,神情悠然自得。   达溪河发源于陕西陇县河北乡的龙门洞,横贯灵台县全境,在长武亭口附近最终汇入黑河和泾河。达溪河百分之八十五的河段是在灵台境内流过的,流经之处良田沃土遍及山川。孕育出了悠久的历史文明,深厚的文化积淀,使其成为中华民族发祥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丝绸之路的支道之一。      三   塬上人习惯于把达溪河流域的河川地带称为“川里”,把达溪河以南的广大区域称为“南里”,塬上人多地少,更缺少来钱的门路。而川里则是地广人稀,尤其那河川地土质肥沃,旱涝保收,而河对岸的茫茫群山里更是有着无尽的资源,在塬上人眼里“南里”就是宝地啊。   刚包产到户那几年,人们干劲十足,很多塬上不满足于仅有的一亩三分地,他们的目光纷纷盯上了“南里”,纷纷去包地种粮、养牛养羊,几年下来,确也给儿子拉扯进了媳妇,新房子盖在政府统一规划的安居点。川里也就成了好多塬上人的发展经济的主战场。   川里早晚温差大,空气潮湿,加上饮水的水质不好,长期生活在川里容易成瘸子拐子,不瘸不拐的上了年纪也肯定腿疼,尽管川里经济条件好,还是有很多人想方设法去塬上落户。年轻的小伙子大多去找了塬上的女子,成了塬上人的上门女婿。家底丰厚的索性去县城买房,农闲时住县城享福,农忙时再回到川里务庄稼。   我从小就对“南里”的山有一种莫名地向往,珍珠山、枣子川、白马川、英武、芦子集、上店房、高崖(ai)、大华沟、万宝川、西凉湾。光是那一大堆地名就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而不像塬上的地名不是“蔡家塬”就是“程家塬”亦或是“张保塬”一点内涵都没有。   我到了娶媳妇的年龄,我父亲也打算去“南里”找个来钱的门路,那时候对他来说,包地种粮是唯一的选择,他却选择了耕作条件非常艰难的一个山窝子,原因就是那里承包费不高,而且满山的荒地想种多少就可以种多少。这个山窝子叫黑山,在达溪河以南,归万宝川农场管辖。山地贫瘠,粮食产量低,只能是广种薄收,两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务做好三四十亩地已经是极限了,付出的体力劳动也是超乎想象。   那几年,我和父亲几乎常年吃住都在黑山,除了种地,我发现,在这山里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愿意付出体力劳动,都能有所收获。出去放牛,牛在山梁上吃草,草丛里柴胡可以抓着秧子用手拔起,一个早上的功夫我就能拔上一捆,回来切下根晒干,扎成捆就可以拿到街上卖给收购站了。除了柴胡还有黄芪,甘草,甘草的根扎入地下很深,尤其是多年生的,常常需要挖地三尺,越是深的地方根就越粗。有一年收购站收购桑皮,也就是桑树根的皮,这就必须把桑树的根挖断,再剥下皮,晒干就拿到收购组去卖,当然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就是桑树都死了。后来又收一种叫刺五加的药用植物,到山上一看发现那种浑身长着小刺的植物居然长得满山遍野都是,一双手套,一把铁镰,一个礼拜时间割的刺五加堆在一起就像柴火垛,足足装满了一辆大卡车。   这样的乱挖乱采行为对于生态的破坏是肯定的,但当时还处在贫困时期的人是缺乏这样的意识的。      四   麦收后雨水多,山林里空气湿润,气温高,利于菌类生长,是采黑木耳的好时节。采黑木耳本身没有技术要求,但经验很重要,有经验的人出发前都要站在山梁上观看地形,根据山脉走向,来判断那条沟那条渠利于木耳生长。塬上李家庄的李根拴就是这样的高人,每年这个时节都会来黑山采木耳,他每天出去都能背回一袋子黑木耳来,让我惊叹不已。一同出山,而我能采到的却少的可怜,就是我不具备这样的经验,只是逢沟爬沟,逢渠溜渠。   塬上人很早以前就有在“南里”包地种庄稼的传统,据我爷爷讲,他的爷爷就已经定居在“南里”一个幺家山的山上,一直到包产到户开始那一年他和我奶奶被我父亲接上塬,几辈人在“南里”种庄稼的岁月宣告结束。一九九三年,我专门去了一趟幺家山,去探寻先辈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我沿着达溪河一路走到川口村,过河后,朝南进入一条川道,一路打听,经过莲花咀时,看到靠近路边的一排瓦房,突然想起爷爷讲的一个故事:说是莲花咀有人放牛时在河边的沙滩上捡到了一尊金佛,从此无心劳动,天天做着发财梦,后来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把金佛肢解,一点点变现。却没想到事后被人告发,被公安机关以破坏文物罪判刑,看似得了横财却招来了祸事。   在二联村,打听到了幺家山的方位,来到幺家沟沟口,沿着一条山路爬上山梁,就上到了幺家山。半山腰上一排排窑洞还在,窑顶上黑色烟渍还在,窑院里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绕着山湾的层层梯田都已经荒芜。据我爷爷说,那时候的幺家山有几十户人,有塬上下来的,也有好多是闹饥荒的年代,逃难到这里的河南和陕西的难民。生活好了以后,塬上人返回了塬上,河南陕西的有的也回了原籍,回不去的就搬到川道里人多的地方去了。   下山原路返回走到沟口时,看到一个窑院里还住着人,这是周围唯一一户人家,我有点好奇,就走了进去,原来这里住着一对老年夫妻,听口音显然是河南人,和老人聊天得知,他们正是当年因饥荒逃难到这里的,在山上落了户。后来山上人陆续走光了,他们老家也没什么人了,回不了老家,就只得搬到山下居住,这样离川道里的村子近些。我说起我的爷爷时,老人脸上立即露出激动的表情,他说当年多亏我的爷爷收留了他,我爷爷当年在山上当队长,要走了,老人要留着吃饭,看着窑内极其简陋的陈设,我不忍打扰,就告辞走了,老人却追上来拿着一个饼硬塞到我手里。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达溪河以南的山里了。国家的退耕还林政策的实施,山里人口的外迁,都使得山里的生态明显改善。现在塬上人种玉米最头疼的事就是野鸡的泛滥,它不但会把地里的玉米种子抛出来吃掉,就连长出的玉米嫩苗也会吃掉,这也是生态环境明显改善的一个例证。   至于达溪河,政府正在达溪河上修建一座水库,这是承载着灵台县23万人民40年期盼和夙愿的最大民生工程——新集水库,工程总投资达到12.2亿元,设计总库容3218万立方米,年供水量1097万立方米。项目建成后,将彻底解决全县工农业和城乡居民吃水难的问题。如果真有那一天,达溪河也就是脱胎换骨了。   佳木斯癫痫病新的治疗方法武汉治疗儿童癫痫注意什么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病好湖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