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暗哑的黄鹂鸟(散文外一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句子大全

记得很多年前,这种叫黄鹂的鸟很多,成群结队,落到树上,压得树枝只晃悠。村里的孩子,看黄鹂鸟,就像看风景。他们的眼中,流露着渴盼。那种渴盼我知道,是对美的向往。

村里的人,是不打这种鸟的。它们太美丽了,美丽得人们不忍下手。但很多人希望弄一只养养,可很多人都没有养,不是不想养,是养不活。黄鹂鸟是一种烈性的鸟,也是很重情谊的鸟,如果一只被抓,被抓的鸟拒绝进食,为情而亡,因此黄鹂鸟又叫情侣鸟。当然,这些没人知道,养鸟的人只知道,黄鹂鸟不好养,死的多活的少。

我那时也有弄一只黄鹂养养的想法。我也确实逮了一只黄鹂,可没养两天,那只黄鹂就耷拉着头,不吃食也不饮水,很快就死掉了。那只黄鹂鸟死前,身上的羽毛落了很多,可能是为了飞出笼子,在鸟笼里扑棱时撞落的。

那只黄鹂鸟的死,让我感到伤心,有很多天,我都闷闷不乐。在养黄鹂鸟之前,我也养过很多鸟,像角角鸟、麻雀、斑鸠等等,虽说我也养死过鸟,但没有一只鸟会让我感到伤心。毕竟,那些鸟是很容易抓到的。再说,也没有那只鸟比黄鹂鸟美丽。我的伤心,源自于黄鹂鸟的美丽。

生活在乡村的人都知道,黄鹂鸟是一种很难捉的鸟。这些小精灵,它们很少落到地上的,不像麻雀那样,撒一把粮食,支一张网,就可以抓到好几只麻雀。黄鹂鸟一般不在地上行走,它们大都落在高高的树枝上。看黄鹂鸟的人,都要仰着头,才能欣赏这种美丽的鸟。更不说像麻雀那样,可以随便抓的。

也许,黄鹂鸟天生就是一种高贵的鸟,它们的高贵,不在于美丽的羽毛,而在于它们超然物外的本性。面对诱惑,它们不为所动,这是很多鸟所做不到的。我曾多次在落满黄鹂鸟的树下,撒了一些米粒,我希望树上的黄鹂鸟飞下来,吃我撒下的米粒。可它们就像没看见一样,没有一只鸟儿飞下来,这让我捕获一只黄鹂鸟的愿望屡屡落空。

我后来走上社会,看到很多经不住诱惑的人,因为贪婪,落入法网,走上了不归路。我就想,都说人是高级动物,可人的智商,怎么就不如一只鸟呢?

那只黄鹂鸟死后,再养一只黄鹂鸟的愿望,时时占据着我的心,可一直未能实现。不久,我就升入高中,离家住进了学校。高中毕业后的当年,我应征入伍,离开了家乡。

我当兵的地方,是在云南保山。云南,有“彩云之南”一说,这里生态环境优美,400多种绚丽多彩的鸟类,生活在这里,把云南装扮成一个“鸟的王国”。

我所在的军营,后面就是居民区,出了军营,就是老百姓的家。在这里,我认识了一个喜欢养鸟的刘姓退休干部。他的家里,养有黄鹂、鹦鹉、还有八哥等鸟,进到他家的院子,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鸟声,像一个小小的鸟的家园。

因为喜欢鸟,去的次数多了,我与刘老先生人就熟了。他告诉我,鸟是不好养的,养鸟要有爱心,你爱它们,它们才会喜欢你。说起养黄鹂鸟,他说,最不好养的就是黄鹂鸟,这种鸟性子烈,不容易养活。养黄鹂鸟,必须是养一对,一雌一雄,这样,才容易养活。再就是,刚捕获的野生黄鹂,常会因胆怯而拒食,营养得不到补充、渐渐体力衰竭而死亡。对刚捕获的黄鹂鸟要进行人工填喂。填喂时要注意,不要掰伤鸟嘴,应放到鸟口腔内后任其吞食,不要硬塞进食道,以免造成损伤。

刘老先生还告诉我,养鸟的最大乐趣,就是听鸟的鸣叫,鸟的叫声,是最美得音乐。野生的黄鹂鸟叫声婉转悠扬,悦耳动听。可家养的黄鹂,一般很少鸣叫。不是它们不想叫,是它们不会叫。所以,养黄鹂鸟,首先是培养黄鹂学会鸣叫。过去,养黄鹂鸟的,主人会带到茶馆,那儿有许多的黄鹂鸟。新的鸟儿,在茶馆听到同类此起彼落的鸟鸣声,便会不甘示弱,引吭高歌。这是养鸟人训练黄鹂鸟的诀窍。不过,我的办法是,把黄鹂鸟带到大山里,跟着野生的黄鹂学,以此刺激黄鹂鸟竞争的天性,来训练黄鹂鸟的展露优美的歌声。

三年的部队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我从农村去,又回到了农村。军装一脱,又是个农民。好在是,那时候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除了春种秋收,大多的时间都闲在家里。没事干时,就觉得无聊。养鸟,成了我的业余爱好。

我先是养了一对斑鸠。那对斑鸠,给我寂寞的农村生活,增添了一些亮色。本来是想养黄鹂的,可黄鹂鸟不好逮,愿望就没能实现。这中间也捉到过一只黄鹂鸟,可我记起在云南时刘老先生的话,就把那只黄鹂鸟放生了。

大概是1985年吧,也就是养那对斑鸠的一年后,在朋友小坡的帮助下,捉到了一对黄鹂鸟,正好是一雌一雄。那对黄鹂鸟的外貌十分漂亮、华丽。它体形小巧玲珑,羽毛色泽鲜艳呈亮黄色,只有翅膀和尾巴呈黑色,好似镶嵌了一条黑边。眼血红、嘴粉红、腿脚铅蓝。灿烂奇丽、引人注目的外表,让我爱不释手。

刚捉回来时,两只黄鹂鸟果真如刘老先生说的那样,不吃食。我逮了很多蚂蚱,放到它们嘴边,它们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没办法只好给它们填食,填喂了几天,它们似乎适应了新的环境,抵触情绪慢慢地消失了,开始自己吃食。两只黄鹂的食量很大,每天要吃很多蚂蚱,把我忙的整天山坡上转悠,为它们逮蚂蚱。

当时,村里有一家人养黄粉虫,但销路不好,养的黄粉虫卖不出去。不想逮蚂蚱时,就用黄粉虫喂养,把两只黄鹂鸟养得膘肥体壮。

黄鹂鸟是养得很壮实,但就是不叫唤,任凭你怎么逗他们,它们就是不叫。吃饱了,两只鸟扑扑棱棱地在笼子里蹦来跳去,玩累了,蜷缩在鸟笼里打瞌睡。

于是,训练鸟叫,成了我每天必修的功课。每天早晨,吃罢早饭,只要没有特殊的事情,我就拎着鸟笼,来到山坡上,把鸟笼挂在松树上。那时候不像现在,很难见到黄鹂鸟。鸟笼挂在山坡上,不一会儿就有黄鹂鸟飞来,落在鸟笼附近的树枝上,飞来的黄鹂鸟一叫,鸟笼里的黄鹂鸟就上窜下蹦跟着叫。很快,山坡上就弥漫着黄鹂的叫声,悦耳动听。

看着黄鹂鸟的美妙姿态,听着它们动人的歌咏,让人感到松枝也在舞动。不能不让人感慨“千里莺啼绿映红”的美妙意境。

奇怪的是,那两只黄鹂鸟在山坡上叫得欢快愉悦,可回到家里,就哑巴似的,一声不吭。偶尔叫几声,也是“嘎—嘎—嘎”的单音调,听着有点暗哑。再把它们放到山坡上,那叫声就不一样了,“滴溜溜、滴溜溜”,婉转的啼鸣,如行云流水一般。

入冬时,我已养它们将近八个月了。可两只黄鹂鸟的状况没有一点改变,身上的羽毛蓬松,长时间睡眼惺忪蹲在笼桥上,蔫蔫的,打不起精神。更不说让它们叫一声,就是那偶尔的“嘎—嘎”声,也没有了。我逗它们,它们连头都不抬,与我,形同陌路。

对于爱情,有人说:“爱他,就让他自由。”对于鸟儿,又何尝不是如此。鸟和人,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它们与人一样,懂得自由是生活的最高境界,圈在笼子里,哪怕是锦衣玉食,也会感到食不甘味。它们的天性,是展翅蓝天。生活在人的世界里,它们最终不能成为鸟,只是人们的玩物。

对这两只鸟,我从心里,感到由衷的敬佩!

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放飞它们,还它们一个自由,让它们成为真正的鸟。

在一个晴朗的冬日,我提着鸟笼来到家乡的山坡上,在一片葱郁的松林里,我打开鸟笼。两只鸟怯生生地看着我,小心地跳出鸟笼,忽闪了一下翅膀,左右看看,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用意,又忽闪了一下翅膀,飞到我面前的树枝上,“滴溜溜、滴溜溜”欢快地叫着,箭一般飞翔蓝天。在天空上盘旋了一阵,又落到树枝上,对着我,又是一阵鸣叫。然后,它们跳跃着,消失在茂密的树林里。

两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刚起床,忽然听到一阵接一阵的鸟叫声,美妙动听,如闻仙乐。我走到院子里,看到院里的椿树上,两只黄鹂鸟,不停地叫着。我一眼就看出,那是我的黄鹂鸟,这两只可爱的小精灵啊!

原来,鸟也知道感恩!就在那一瞬间,我的眼角,有点潮湿。

【乡野麻衣鹊】

乡村总是躁动的,就是春天寂静的季节,生命的旋律从不停歇。鸟在春天,是乡村的歌手。最初的鸟声,是麻雀,站在初绿的枝头,“啾啾”地叫着。在麻雀的鸣叫声中,树的枝头,长出了嫩绿的叶片。麻衣鹊似乎是受到了感染,飞上枝头,大声地鸣叫,它们的声音,盖过麻雀,滑过树的叶片,响彻大地。

“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叫得脆响,树枝晃晃悠悠,把声音传递到人的耳膜。当人们听见麻衣鹊的鸣叫,脸上花一样绽出笑容。没有人拒绝麻衣鹊的歌唱,在乡村人看来,这是喜庆的歌声,吉祥的歌声。

麻衣鹊其实就是喜鹊,这在乡村,几乎人人都知道。但乡村人习惯了麻衣鹊,从不把喜鹊叫做喜鹊。

乡村人长期与鸟相处,接触较多,对鸟的形体、色泽、脾性十分了解,对鸟类产生了不同的情感。比如《禽经》中说的喜鹊“仰鸣则阴,俯鸣则雨,人闻其声则喜”;宋代欧阳修赋诗赞道:“鲜鲜毛羽耀明辉,红粉墙头绿树林;日暖风轻言语软,应将喜报主人知。”说的都是喜鹊报喜。

在乡间,“麻衣鹊”或者喜鹊的传说,人人皆知。牛郎与织女的故事,影响了多少代人,谁也无法说清。七月七天河相会,喜鹊搭的鹊桥,曾经让我们在月明星稀的夜晚,仰望星空,寻寻觅觅。葡萄架下,少男少女,侧耳倾听,牛郎与织女的呢喃,总在梦里萦绕。很多年过去,天上的鹊桥,至今没有看到,只留下一个梦。

鹊桥是没有看到,但麻衣鹊却时常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它们三五成群,出没在山坡上,林子里,村庄及庄稼地。我们小时候看它,总是带着朝圣者的目光。甚至觉得,那黑色的头与尾巴,白色的颈与腹,色彩的搭配,是那么完美。

对于麻衣鹊,乡村人有着特殊的情感。在乡村,不但没有人养麻衣鹊,更没有人猎杀麻衣鹊。乡村的女孩,对麻衣鹊更是情有独钟。怀春的姑娘,总是望着麻衣鹊若有所思。乡村女孩对麻衣鹊的钟爱,来自于一个美丽的传说。

很早以前,一个待嫁的姑娘,正在绣楼上“哭嫁”,突然听到一只鹊儿的阵阵叫声从窗口飞了进来。姑娘走到窗口向花园望去。看到梅枝上有只从未见过的鸟儿,羽毛美丽,叫声悦耳,舞步轻盈。姑娘很高兴,取来剪刀和红纸,照着鹊儿和梅花的样子,很快便剪成了一幅窗花。家人来催姑娘上轿,姑娘却拿着刚剪好的窗花,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鸟……”快嘴的丫环忙说:“今日姑娘大喜,就叫它喜鹊吧!”姑娘到了婆婆家,婆婆见新媳妇的这幅“喜鹊登梅”的窗花,很喜欢,就照着画了,又加了只喜鹊,寓意成双成对,双喜临门。此后,每逢姑娘出嫁,总要剪些“喜鹊登梅”的图案,贴在嫁妆上,沿袭至今。

乡村的女人对麻衣鹊的那种感情,是与生俱来的。从她们闺女时代的窗花,到婚嫁时的陪嫁物品,都与麻衣鹊有关。在乡村,看到有人伤害麻衣鹊,第一个站出来的,就是女人,她们大声地呵斥,絮絮叨叨诉说着麻衣鹊好。女人,是麻衣鹊的守护者。

我总是在想,在乡村,人们为什么对麻衣鹊由衷地热爱?也许是来自于淳朴的民风,也许是沿袭已久的民俗,或许是长久以来的和睦相处。似乎都是,似乎又不是,这是一种复杂的情感,无法说清。

其实麻衣鹊,它们是乡村的灵魂。没有麻衣鹊,乡村变得魂不守舍,大地充满着孤独、死寂。不仅是麻衣鹊,就是麻雀也一样。如果有一天,人们听不到麻雀的声音,也一定会感到孤独,思绪就会漂移不定,灵魂将无所依附。

西安羊角风病医院哪家最好江苏正规癫痫医院怎么找银川癫痫治疗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