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老姐,最动感的飘落(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句子大全

如果生活是一泓碧波,老姐就是轻轻悄悄飘落入水的那张树叶,几丝微风拂过,既能摆出层次不穷的涟漪;如果生活是片森林,我的老姐,她就是不知疲倦的那只百灵鸟,每天在林里愉悦的欢唱

——题记

“太阳出来我爬山破,爬上山坡我想唱歌,唱支歌儿给妹妹听啊,妹妹你听了你笑呵呵……”门口的小山坡上又响起了老姐那清脆嘹亮却十分跑调的歌声。由于我们目前居住的地方已是征用地区,小山脚下的一些居民早已搬到了其他地方,只有我们这个小院里临时住着几十号马路保洁员。除了山那边的坦克训练基地偶尔传来的出操口令之外,除了后窗口火车经过时那车轮滚滚声外,一般都显得格外的安静。

老姐,是个不甘寂寞且顽皮的女子,常常喜欢在清晨收拾完自己厨房里的工作后去爬门口的小山坡。五十多岁的老姐,还常常和孩子一样,抱着一棵树干唰唰几下爬上树,再一溜烟的滑下来。随手拍打几下手掌和衣服。看她那那调皮劲儿不亚于一个淘气的孩子,那瞬间,她脸上泛起的是一抹童心未泯的笑容,随即又会唱着她自己喜欢的歌走到另一棵棵小树旁……尽管歌声唱得不是那么的有调,而那阳光的心态伴着萦绕在山头的阵阵歌声还是让我们感受到了她对生活的那份热爱与执着。

老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芦玉荣,来自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的一个小山村。虽然来自农村,却是那种不甘落伍的女子。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喜欢说说笑笑;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干净整洁、漂漂亮亮的。白皙的脸盘上镶嵌着一双透着精明犀利的眼睛,两道弯弯的眉毛纹得宛若两张小柳叶,瘦小的身材穿上那条小碎花的连衣裙,显得那么的小巧玲珑。时常在我们面前愉悦的转动着新学来的舞步,那有节奏的步子无不透着老姐追求美感的个性。挺挺的鼻梁衬托着一张唇线分明的嘴。尖尖的下巴上有一小块儿不是很明显的疤痕,老姐说那是儿时在学校玩双杠时不小心磕坏下巴留下的记忆。是她男孩子般调皮的标记。

老姐,是我对这个和我搭档已有两个多月的姐姐的昵称。在我的家乡,“老”有时意为“小”的意思。我喜欢眼前这个五十多岁女人的那份活泼开朗的顽皮劲儿,让人感觉到一份无忧无虑的轻松感。

老姐其实不老,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我不愿叫她“小姐”,所以昵称“老姐”。有时看她顽皮的样子,我也故意调皮的称她老顽童、老婆婆……这时老姐总会双手叉在腰间,歪着脑袋,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瞪着我,故作生气的样子气呼呼地大声对我说“请你叫我摩登老妈!”看她那逗人的样子,我会突然拥抱住她,拍拍她后背假做安慰,随即我俩便笑做一团……

时光,总是那么温润的清煮着每个人的每一份生活,无论你喜不喜欢都会给你一个角色,让你可以酣淋尽致的去演绎属于你的人生。无论你同不同意都为你安排一段段不早不晚的缘分。我和老姐,就是一份上天安排的不容错过的姐妹缘。

我,也是一个没事时喜欢哼唱几句的人。节日晚会上从容自如的唱了一首歌,引起了领导的关注,加上丰富的饭店工作经验。于是我获得了来到老姐的身边做搭档的机缘。当老姐对我伸出了友谊之手握着说了一句“合作愉快”时,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女人身上的活泼开朗的亮点。那味熟悉的乡音的魅力,更是让我自然的对眼前的这个女人靠近了许多。

相识当天,我无意间捡到了个钱包,当这个女人拿着我递过去的三千多块钱迅速交到办公室时,我感到了这个女人的机智与善良,感受到了拾金不昧的闪光点。这个亮点深深的取缔了缠绕在我心里的那丝初来小院里的陌生感。让我感到了一种家的温馨。

上个月,老姐女儿婚期将至,只能请假回家给女儿备办婚礼。刚刚迈下公交车的门,突然看见前面有个漂亮的手机壳,禁不住用脚踢了一下,却发现是一个不知是谁遗落的手机。老姐急忙捡起,对着下了车匆匆赶路的人群大声询问“谁的手机掉了?”一个男人摸摸自己的口袋急忙回来从老姐手里领走了手机。老姐拎着自己的行李,心里装着陌生男人的那句由衷的“谢谢”美滋滋的走向了那条回家的路。

四天的假期很快在忙碌中就过去了。来不及和家人继续享受小聚的快乐,老姐便带着女儿的喜糖匆匆回到了北京。老姐心里惦记着小院里五十多号保洁员的饭。因为大家都喜欢吃老姐蒸的又白又香的大馒头。老姐是个做事认真的女人。每次蒸的好几百个馒头都是个个让人垂涎三尺,远远的就能闻到那诱人的馒头香味。小院里的工人每次打饭都会乐滋滋的夸奖着老姐馒头蒸的手艺棒。老姐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力做好每天的伙房工作,让劳累一天的兄弟姐妹回来能够吃上热乎乎的饭菜。

老姐是个勤奋好学的人,也是一个喜欢助人为乐的人。小院里的保洁员都是来自不同省市不同地区的农村。那些男女老少一个个都是勤俭持家的人,为了能让大家节省一些开支。老姐特意买了理发用的推子剪子,学着为大家理发。然,理发并不是一件拿起来就会的活,那些男人们为了不让老姐犯难,主动让老姐推成光头。这个夏天,小院里好多男人一个个都会笑嘻嘻互相说着“光头凉快,光头凉快”。

老姐不光给这些出门在外的男男女女理发,时而也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在换季的时候抽空为大家拆洗一下被褥。尽力为大家营造一份家的感觉。

所有的马路保洁员,每天劳碌在马路上,可是大家每天都放心的把清洗过的衣物鞋袜晾晒起来,不用担心下雨而安心的在外面工作。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大家庭里有老姐,老姐就是这个小院里热心的管家婆。老姐常常会在下雨前替大家收好衣物鞋袜,不下雨了,还会帮忙继续晒出去。

老姐不光是个热心的人,还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女人。小院里的保洁员,有的是夫妻,有的是兄妹,有的是从不相识的陌生人,大家因同一份工作而相识相惜,但也难免偶尔有些小口舌相碰。老姐总会及时的出面劝说,化解风波。老姐是个很让大家尊敬的女人。常常用那充满快乐的笑容感染着大家的心情,让大家真正的感受到了这个大家庭的温暖。在大家眼里,老姐是个快乐的女人。

每天二十四小时,我和老姐朝夕相处。大家都说我们姐俩是黄金搭档。可是在老姐深邃的眼里,我似乎看到老姐隐藏着的一丝一闪而过的忧伤。在一次资料登记时,我无意间憋了一眼老姐的资料,老姐看出我的疑惑。便淡淡的说起了她用几十年积蓄去投资的项目被人携款而逃的故事,顺便说了一句自己是个单身的女人。从此就没再提过那些让她感到伤感的话题。

我知道,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片潮湿的凹地,深埋着那颗不愿其发芽的种子……生活的无奈,往往就这样在一瞬间负了一个辛勤劳作的女人。老姐,就像那张飘落的秋叶,经历过生活的困苦,经历过离别的伤感,随山村的风儿自行飘落到了北京城,找到了人生里一个新的驿站。和大家一起快乐着彼此的快乐,幸福着彼此的幸福!而老姐快乐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沉默,突然让我觉得这个身姿瘦弱的女人的内心,其实是一个能坚强的扛起悲伤的女人。纵然自己有许多忧伤,但从不把烦恼写在脸上,尽管我已是俩孩子的母亲,可是在老姐眼里,我总是一个需要她呵护和疼爱的妹妹。常常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变魔术似的变出些糖块和水果,“强迫”我和她分享。故此,我常常开玩笑的和别人说“俺家老姐有强迫症……”

老姐是我这个暑假来到北京遇到的福星,也是这个小院子里五十多个兄弟姐妹的福星。和老姐的相识,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不能优雅的放下生活的包袱,那么人生将会是一场逃不掉的劫难。就算你逃到天边,那个叫“烦恼”的家伙依然会阴魂不散的跟着你。也让我深深的懂得了“生活无奈,身不由己,活着不易,善待自己”这几句话的道理。

我坐在窗口,静静的听着老姐在山坡上唱几句又停下大声呼唤着我名字的声音。静静地看着她从小山坡快乐返回的身影,突然间觉得这个暑假过得太快了。转眼就是孩子开学的日子,为了孩子,我知道我要面临离开这个留下许多快乐的小院,要离开我亲爱的老姐和这些来自各地的保洁员。听着老姐那极有个性的歌声,想想老姐带给大家的所有的快乐,我禁不住剪下这一窗八月里的秋景,搅动着心底的记忆;禁不住起身走进那片树林,期待能再有一张秋叶飘落眼前,让我聆听那最动感的飘落的声音……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呢?河北哪里能治好癫痫湖北医院治疗婴儿癫痫病哈尔滨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