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狗情未了(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前言】

清晨,我的恩师马老师,在朋友圈转发一篇文章——《在这薄情世界,愿你被这样深情以待》,文章中几个小故事,我都认真看过两遍,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那种深情让我感动。

(一)

一则小故事,煮好一锅有毒的狗肉,人们争相品尝,小狗赛虎闻到狗肉有毒,窜上窜下地扑来扑去,人们以为它要吃,就把狗肉扔到地上给它吃,可赛虎不吃,还是扑来扑去窜着。眼看拦不住了,赛虎流泪哀嚎着吃下的狗肉,最终中毒死了。原来,它是拦着人们吃有毒的人,因为不懂赛虎的意思,拦不住他们,赛虎明知自己会死,自己一边大口吃下有毒的狗肉,一边不停地哀嚎哭泣,用命换来大家的平安,是现实版的忠犬小八。

晚上下班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观看《忠犬八公的故事》。音乐学院教授帕克在小站下车,回家路上偶遇一条小狗,妻子凯特一开始坚决反对,后来,因丈夫和女儿安迪对小狗呵护有加,放弃送人的念头,让它成为家庭中的一员。脖子上的吊牌让它有个名字叫“小八”。故事讲述小八的一生和帕克及家人生活的点点滴滴。

看完这部电影,再看看日历,现秋分已过,草木渐枯、秋叶飘零,眼里徒添几分伤感,心里涌出几分悲伤。李杰的一首《醒来》,“从生到死有多远,呼吸之间;从迷到悟有多远,一念之间……从你到我有多远,善解之间;从心到心有多远,天地之间……”如泣如诉的旋律,听到我心痛不已。回想看到电影中的小八,我忍不住为它写下这段文字。

帕克与小八初见,与其说是帕克偶遇小八,不如说是小八等到了帕克。帕克对小八的爱至臻至深,为陪小八,帕克带着小八睡在沙发上;为了训练小八捡球,帕克四肢着地,在草地上爬行,用嘴含着球,让小八模仿。可小八是名贵的秋田犬种,它与人有特殊的感情,却有个性,不会因为给饼干、逗开心来取悦某人,它从不捡球。

凯特是深爱丈夫深爱女儿的,她不但把小八留下来,还接纳了丈夫和小八的一切,包括狗狗的味道。这样的夜晚,夫妻俩喝着红酒,倾诉彼此的爱意,世间只剩下夫妻俩,浪漫温馨、激情温存,持续到第二天上班,这一切都被小八看在眼里。每天送帕克上班的小八,不愿再送到车站,有些落寞却又固执。看到帕克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车站的方向,小八忽然想起什么?它含着一个球,飞奔车站,在即将上车的人群中找到主人,它是要告诉主人,它会捡球了,乐意捡球!它知道主人是爱它的,它也深深爱着主人,只是不能用口来表达。为了深爱的主人,小八放下它的高贵,用行动表达自己是多么爱主人,它愿意捡球来取悦主人。

可是,这样的改变才刚开始,51岁的帕克教授晕在音乐学院的教室里,倒在一班学生面前,再也没有醒来。离开了深爱的妻子和女儿;离开了他深爱的事业;离开了深爱的小八,可怜的小八,它又怎能理解人间生离死别的痛楚?安迪远嫁,凯特离开故里,房子易主,只有小八永远在等待帕克的归来,十年如一日。当小八的生命划上句号,它仿佛看到归来的帕克,它深深爱着的帕克正轻盈地向它走来,它安详地平静地跟着帕克向天堂走去……

此时的我已泪如涌泉,细声抽泣。我多希望自己像小八一样,为自己的爱,守候在路上,守成小八那样的坚持和优雅。在爱人上班时,目送他而去;在他下班款款而来时,我飞奔过去,被他拥在怀抱里,耳鬓厮磨、咬耳窃语;看电视、睡觉都依偎在他爱的怀抱里……

我又感觉自己就是小八,为了爱人,守候在他必经的路口;为了自己深爱的人,愿意改变自己,小八从不愿捡球取悦人,再到主动含着球追到帕克,那是因为它太爱主人,愿意为主人改变,用行动证明爱,更用时间和毕生诠释爱的含义。

(二)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小狗。村庄右边,有一遍青青的草地,那是我和小伙伴的乐园,放学回家后,做完作业,扯够猪草,备好干柴,余下的时间,就自由活动。绿茵茵的草地上,稀疏地开着几朵金黄色的野菊;几丛艾草,蓬松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艾草顶部抽着长长的穗,左右对称,像一挂绿色的鞭炮。艾草下面,有焦枯的、枯黄的、黄绿相间的叶子,像老中青三代共处。我们在草地上打滚、捉蚂蚱、做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我是“小鸡”在的队伍最后面,老鹰太厉害,几个回合下来,就落入“老鹰”手中,成了一只被抓的“小鸡”。我捧腹大笑,离开游戏的队伍,笑岔了气,蹲到一丛艾草旁。

草丛也随着我的笑在抖动!不过,抖动得有些凌乱,还有嗡声嗡气的声音:“嗷唔——嗷唔——嗷唔”。我循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原来是一只流浪狗。它瘦小的身材,腹部干瘪,肋骨一条条均匀地从背部悬挂着。全身黑色的毛发有些凌乱,两只乌黑的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我。它坐在草丛后,那姿势像是坐着,可是没有端坐抬头,身子向左侧歪着趴在地上;像是卧着,可是,它的右前腿是抬起来的,没有着地。

“小黑狗可能挨打了,伤了右脚。”我友善地看着它,小心地摸摸它的头。

它可能读懂了我的善意,没有反抗,我再摸摸它的背,双手把它捧起来,抱在怀里。它非常温顺,大眼睛看着我,不时地又眨巴一下,像孩子的眼神一样清澈明亮,鼻子里叽叽哼哼,不知要说什么。

把它带到家里,在一个角落,给它筑了一个窝。这件事属于先斩后奏,鼓足勇气告诉妈妈。那年代非常穷,家里人多都刚好够吃,添一条狗不容易,妈妈当然不同意。可后来经不住我们姐弟软磨,又看小狗受伤,就同意了。妈妈拿出消毒水,把它伤口清洗后再擦药。一个星后,它的伤口就好了。

我们给他取名叫“小黑”,小黑伤口好了身体也恢复得挺快。动作敏捷、一触即发,全身心融入到家庭氛围中。陪我一起放牛、陪我一起摘菜,早晨我上学,它送到村口;下午放学回来,它老远就跑过来,那条尾巴在屁股后面,使劲地摇晃,像是全靠尾巴来出尽风头。

一天,妈妈去走亲戚,家里没人,我和弟弟怕迟到就快速锁了门,匆匆忙忙跑去学校,没想到,匆忙中把小黑锁进了屋里。下午回来时,不见小黑来村口接我,打开门,小黑就从屋里窜出来。屋内的场景吓哭了我,一个塑胶篮子,被它扯得变形,一些碎片洒落在地上;写字台上的东西,全部翻了下来;床边垂着洁白的蚊帐,已被它扯成片,在地上堆着;蚊帐上沾满黑的泥和黄的尿,这件事我预感十分不妙。

果然,妈妈回来后,气得训了我们一顿,还坚决要把它送走。我们伤心地哭着,可是没办法,只能把小黑送给邻队的奶奶,以解妈妈心头的怒火。奶奶家里苦,自己每天吃不饱,哪能有更多的粮食来喂小黑?小黑饿得去厕所吃蛆虫,有一次贪吃,掉进了粪池就再也没有出来。

放学回家,弟弟在村口的河堤上等我,两眼通红。

“姐,小黑死了!”弟弟哽咽着说出几个字,就放声痛哭出来。

“怎么会死,它在奶奶家,好好的,不会的!”我摇晃着弟弟的肩膀。

“是真的,小黑死了,它是太饿贪吃,就到粪池淹死的。”

瘫坐在河堤上,弟弟和我一起嘤嘤嘤地哭着,风儿听不懂我们的心事,只有河水在哗啦啦地安慰着,直到哭累、哭得两眼通红。

从那以后的十几年,我们都没再养狗。

(三)

弟弟成年后在外地工作,他分到房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养狗,一条黄狗“旺财”成了他家的一员。旺财是刚满月就被送过来,等我见到时,它已成年,黄色的皮毛,油高发光;竖起的耳朵,像两只尖角,稍微有点声音,就耷拉再伸直,好像这样听得更精准;脖子下面和前腿下面部分,是白色的毛,两腿的白色部分,一高一矮,像现在流行的混搭不对称美。

南方气候宜人,冬季不冷。女儿二岁多开始,每年都会跟外婆去她舅舅家过冬天,旺财成了女儿的好伙伴。他们一起趴在地上;一起蜗在沙发上,一起出去玩,甚至偶尔,女儿会去抢旺财吃的食物。他们玩得非常默契,女儿把鞋子扔出去,它就立刻捡回来;女儿蹲下去,它就立即像一匹骏马从远处助跑,跃过女儿的头顶。看着被旺财弄脏的头发和脸,又好气又好笑。

一天,女儿和旺财一起去楼顶玩。女儿把玩具小狗扔出去,旺财立刻狂奔去,用嘴刁过来;女儿又玩蹲下去,旺财飞越头顶,女儿一边玩一边跑,玩累之后,就把旺财带回家。到了四楼门口,发现不是舅舅家的门,就坐在楼梯上哭,旺财咬着她的裤腿,可拖不动,旺财跑了。

外公外婆发现旺财和女儿失踪,就在家不知往哪去找,听到有敲门声,打开一看,是旺财用前爪在拍门。

“孩子呢?怎么只见旺财,没见到孩子?”外婆指着旺财问外公。

外公也不知去哪找孩子,只见旺财不停在身边快速地转来转去,口中发出的声音,无人能听懂。转了几个来回,旺财咬着外公的裤腿往外拖。

“可能是旺财知道孩子在哪,想带你去!”外婆摧着外公,“你快点跟着去。”

旺财似乎也听明白,快速跑下楼梯,甚至走得打滚,外公紧跟其后。它跑远一点又折回来,引着外公,下了这边楼梯,又在另一单元楼梯间叫着,看着外公跟到另一单元楼梯口,它飞快就上楼,外公在楼梯间,听到声音。

“臭旺财,你别吵,这里都不是舅舅家了!呜呜呜呜”女儿伤心地哭泣。

“孩子,外公来了,来接你了!”外公还没到四楼就在喊。

原来,女儿和旺财从楼顶下来,走错楼梯口,四楼不是舅舅家,女儿就在哭。旺财认路,知道走错,也知道该怎么回家,可女儿太小,不明白它的意思,只是哭。多么聪明的旺财,是它带着外公接回迷路的女儿。

南方那城市,丢失孩子的案例很多,因为有旺财,让这次事件化险为夷。

【后记】

这就是我观看《忠犬八公的故事》之后的感慨;以及生命中,我和狗之间的故事。

小八是幸运的,它虽没有表达,但是,它的爱众所周知!“”小八是我心中的英雄,它告诉我们忠诚的意义!我们永远不要忘记爱我们的人!

小黑,虽然它的一生短暂,但也倾注我和弟弟的爱,它一定记住了这些美好。

旺财是幸运的,不但家里每个人都爱它,它和女儿之间的感情,也像小伙伴一样,日趋浓厚。在女儿离开舅舅家回家时,它的眼里也有难舍的泪水。情谊无价,人与人交往如此,人和狗之间也如此!每一段我和狗之间的情和爱,都非常珍贵。

红尘阡陌,我愿自己不忘初衷,用忠诚善良来爱。天上人间,我愿你被这样深情以待!

上海市到哪看羊癫疯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预防癫痫发作?癫痫病能手术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