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冰心】故园一片汪洋中(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近代诗词

我闲来爱看一看地图,对于家乡南召,往往拿着图册,翻来覆去,看个不止。

南召地图,很像一片阔叶。从那涂了色泽的地形图看,更似一片秋叶。

贯境的主流是白河。在县境的南端,鸭河汇入的地段,1958年,被截住了,于是有了鸭河口水库。水库的名字,就这样叫开了,并绘入地图。这名字,不太雅致。前几年,成立了鸭河工区,据说是把水库的名字,改作“南都湖”了,二月河先生也集思于其间,还做了工区的形象大使。但地图并没有改掉,依旧是鸭河口水库,这“南都湖”的美称,一时怕叫不开吧。

我常常反复看鸭河口水库,看她的来龙,觉得太像南召这片“阔叶”的纹脉。——这不,白河是叶的主脉,一直向叶尖延伸,那就是发源地洛阳的嵩县了。主脉的两边,又有6条河流,就是叶的支脉。北边是鸭河、空山河、留山河、黄鸭河;南边有铁河、大石河、排路河,三河交汇到灌河,注入白河,融进浩淼的湖里了。

单单把水库的轮廓放大开来,展现的是大大小小的库汊、半岛。据不准确统计,环库上百亩以上的半岛,60多个。正是有了这么多的半岛、库叉,库岸线显得无比曲折,绵长。初步测量,沿水库周边转一圈,大致是120公里。但若把曲曲弯弯的库汊拉展开来,那就将延长三倍。一道狭窄的水域,臂弯似的伸展进去,尽处的坡谷里,躲着一个村庄。在那幽静的水湾,多半是泊着农家的渔舟,或是悠闲地栖着,三五的钓客。

水库蓄满的时候,可以达到13亿立方的水量。水库的下面,谁能想到,原先是最肥沃的良田,多达10万余亩!

如今,一部分人因修水库迁走了,留下的,向岗坡上后靠。良田没有了,就在岗坡上垦荒。土质瘠薄,多为砂岩,大半田地,只能种一季花生。但是,你听不到库区人民抱怨。在他们的心里,水库的存在,仿佛古已有之,天经地义!老一辈人,有的曾经参加过修水库大会战,他们口里,只有自豪。年轻的一代,生于斯,长于斯,生活对于他们,现状就是起点,没有什么可抱怨!

上世纪90年代,库区群众为摆脱贫困,尝试网箱养鱼。数载摸索,几多惨败,终获成功。非但一般的天然网箱养鲢,还引进了边鱼、鲈鱼、鲶鱼等十几种,迅速膨胀到一万多箱。碧波粼粼的湖面上,网箱星罗棋布。一早一晚,勤劳的渔家人,荡着轻舟,投饵饲鱼。金色的颗粒撒下,鱼群纷纷泛起,扑扑楞楞争抢,有的跳跃起来,水花飞溅,霞晖里,煞是喜人。

群众养鱼致富了,又借着水落的枯季,截断库汊,筑起堤坝,利用库汊养鱼。数年间,库汊养鱼发展40多处,有的一个库汊,水面一千多亩。

问题出来了。渔业的密度太大,水质严重污染。昔日清澈见底的湖水,一片浑浊。人们不能在湖里游泳了,不能直接从湖里提水烧茶做饭了。鸭河口水库是南阳市人民的“水缸”,是南水北调的备用水源。市政府一声令下,不到两年,网箱和库汊全部拆除。浩淼的湖面,只有白鹭和水鸭了。渔船,静泊在水湾,慢慢朽坏……

渔民们哭了。哭了过后,看着一汪碧水渐次澄净,奔流着滋润下游数百万的人民,于是擦干泪水,该外出打工的打工,该种花生的种花生,该想其他门路的,尽量想吧。生活,必得继续下去!

一片汪洋深处,沉没着两座不知几百年的古镇:刘村,曹店。当年,刘村镇的繁荣,不亚于老县城云阳。城池所矗,白河、留山河、西洛河,三河交汇,水陆两便,商贾云集。城墙坚固,土匪从来没有攻下来过。小镇走出去许多人杰。他们经常回来,探寻故乡,缅怀旧事,在残留的一段城墙废墟上,立了一块“刘村故里碑”。

1947年,刘村还发生了激烈的高嘴坡战役,歼灭国民党王牌部队2150人。如今,在水库边的岗坡上,有一处烈士陵园,长眠着105位解放军战士。袁宝华正值一百岁高龄,得知陵园重建,欣然写下“高嘴坡战役烈士纪念碑”十个大字。当时,袁老举笔维艰,这个题词,整整写了半年。

曹店古镇,位于一处叫凤凰坡的地方,正是鸭河流进白河的入口。古镇人杰地灵,中共南召县第一个党支部,1930年就在这里,由当地一个叫张景昉的志士建立。到1938年,党员发展到172名。后来,南召这块红色热土,党员发展到900多人,被称为“小延安”。

据说,刘村在京工作的老领导赵延年先生,每次回里,都要过问水库周边的绿化。但几十年过去了,除了大坝附近,库区周边的丘陵,依然光秃秃的。难道库区人民,不希望鸭河明珠佩上一条翡翠项链吗?非也。20年前,库区沿岸,到处都是苹果,郁郁葱葱,收益很好。后来,气候变暖,品质变差,都砍掉了。花生价格上扬,库区人民,又开始改种花生。多少的柞坡,也被毁掉,改造成梯田。近些年,桃、黄梨、核桃、石榴、柿子等,陆续发展起来了。但只是星星片片,没有形成规模。老百姓最现实。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水既不能用,经济林受市场影响太大;无奈的乡亲们,只能在岗坡上种花生了。种花生太耗力,收益并不可观。但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

前些年,库区规划了要建核电站。石门乡一个村落,整体搬迁,快速的通道也修通了。然而,日本的核事故,让这一个核梦幻,暂且停步下来。那时,库区人民,并没有反对。现在,旧话重提,到底建否,老百姓又会怎么看待?

核电,国家或许要重新启动吧,那么,一个神秘的庞然大物,又要进入库区人民的生活了。

国家利益至上!——这一方水土的人民,半个多世纪以来,已经无偿地奉献出太多了!一次又一次,他们默默地承受着,重新找寻着生存的路,没有抱怨!

现在,南阳市区沿白河建起了多级橡胶坝,成为一座灵气四溢的水城。然而,南阳的市民,是否会认真地想到,这清澈的碧波,正是从鸭河口水库奔腾而来的呢?

鸭河口水库,灌溉着下游120多万亩良田,是河南省最大的自然流灌区,全国十大灌区之一。然而,在水库的上游,却是南召人民的10万亩良田被淹。南召人民,看水不能用,而且,为保护水源,不能上马任何工业项目,连网箱养鱼也不能养了。南召难矣!南召人民难矣!

鸭河口水库,汩汩地开闸发电;鸭河火电厂,每天吞掉一个火车皮的煤,不知创造了多少闪光的能源,不知创造了多少财富,然而,上游的人民,用的依然是市场的电!

鸭河口水库,将来必然是南阳市人民的后花园。从城里涌来的市民,轻舟荡漾在万顷碧波之间,您,是否会想想,因为这座水库,南召人民,失去了多少?……碧水悠悠,一言难尽!

南阳的市民,做着后花园的休闲梦了。上游的库区人民,却也在梦里甜笑着吧——梦幻着一条宽广的环库大道,串连着花果山,串连着如画的村庄,雅洁的庭院,世外的桃园……

沈阳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左乙拉西坦片有多大药量西安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