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江河行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摘要:我热爱并赞美江河、也热爱并赞美驰骋在国家建设工地上的英雄儿女。 想写写江河的愿望在二十多年前就有了。那时候我还是中国铁路筑路大军里的员工,等到动笔的时候,感觉的火花一时无法点亮,于是愿望长久地便被搁浅。因前段日子写了篇有关江河的文字,没想到,我那漂泊多年的愿望又再次飞回心底的丛林,我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它翩翩飞舞的样子,像是又回到了朝思暮想的故乡;于是,便再次开始整理起与江河的那些遇见来。   我所说的“江河”是一个名词。它并非“江”“与"河”两个概念,它正确的释义应该是"大的河流"即——大河。   我在中国铁路筑路工地长大,我是路矿工人家庭的后代,第一次接触江河是在西延铁路的建设工地上。我面前的铁路将沿着一条河延展,工地盘绕在山腰上,山脚下就是各个工程队的驻地。河对岸分别是铁路建设的指挥机关、学校、医院等等部门。   那条被筑路工地紧紧环绕着的河气度不凡,仿佛整个山谷都是它的胸怀,但河水的流量好像并不大,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壶口"。河水从上游而来,顺“壶口”冲向下游,我们上学或到对岸的山坡去看露天电影都要经过壶口上的那座几十米长的桥,仿佛并没有听见河流澎湃奔腾的声音。然而到了汛期,那条河便改变了其温和的形象,宛如一匹野马,有时候,翻滚的洪流会淹没桥梁,阻绝两岸的往来。我十岁那年,魔法师般的父亲母亲还很年轻,他们在河中捕获过一条近百斤重的鱼。那条充满神奇色彩的鱼自然也葬身在了我的腹中,在我的生命里,从此认定那条鱼就是河的媒介,于是我的身体便被植入那条河的基因、流淌起了那条河澎湃的血液。   到了冬天,那条河就成了我们的乐园。整个河面都结成了雪白的冰,壶口上游,白茫茫一片,布满了溜冰的人群。几乎每一天,我都会沉浸在溜冰带给我的愉快中,就像是一只小鸟,紧紧地依偎在河的怀抱里。   但直到随父母离开陕北,我都不知道那条河的名字。   成年之后,我再次来到西延铁路建设工地,在洛川县一个叫“大指头”的地方参加铁路建设。顾名思义,工地就在洛河岸边。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铁路建设的选址大都是优先含金量相对高的旅游线路,那么小时候曾经“邂逅”的那条河毫无疑问就该是洛河了。陕北的洛河一路上有仓颉的故里、黄帝的陵寝、现代的红色文明等等含金量绝对高的旅游景点。洛河入渭水进黄河,可以说,它的文化意义举足轻重,也是我们民族文明的摇篮。   随父母转点到国家重点工程“安康水电站”,汉江又成了我的母亲河。我是沐浴着汉江水长大的。在外学习、求职、生活,每当从火车车窗望见平静碧绿的汉江水,心中都会油然升起回到家了的感觉。   现在,汉江水是我国南水北调工程主要的水源地。然而最令我震撼的却并非平静碧绿的汉江水,而是汛期的汉水。   每年的夏秋之际,河汛如期而至。那时的汉水流量会以平常几十上百倍的级数暴涨,真可谓是“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辨牛马。”   汛期的江水在河谷奔腾。像是一条的巨龙,以一种席卷万里的气势,一路披荆斩棘,向着心中的方向加速奔跑;又像是一条黄色的闪电,在重山峻岭、在天地之间奔突、呼喊,如同久别母亲的孩童,一路都在肆意地倾诉着寻找母亲的痛苦。   很多时候我都会站在岸边,望着滚滚奔腾的江水发呆。那一圈接着一圈,连连绵绵,不断向外放射、扩大、翻卷的涡流,拥挤着、奔跑着,挤向岸边、压向岸边。旋流高密度、高速度的挤压、奔跑,裂变着、奋勇着,仿佛是在拼尽洪荒之力挣脱、粉碎阻碍它奔向母亲的一切束缚。   在我的眼前,江水浩浩荡荡、以一种近似疯狂的形式向前奔流着。这让我十分惊讶,对一个孩子来说,追随、思念母亲的力量竟然能如此决绝、如此地矢志不渝、如此雷霆万钧般的不舍昼夜……哦,就请原谅江水一时的放肆、疯狂吧!它点点滴滴、日日夜夜汇积起来的对母亲的思念太多、太浓、太持久、太厚重,因此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喷礴而出,一泻万里。   离开汉水的日子,我还曾经邂逅过一次江河,过程惊心动魄、记忆尤新。   那是在凉山州大桥水库的建设工地发生的事。做为中国铁路工程建设队伍,因建筑市场需要,我们转战凉山,投入到了水电、公路等建设领域。我们驻地大桥镇,那是一片鲜红耀眼的土地,红军时期刘伯承元帅与当地彜族领袖小叶丹“彝海结盟”的故事就是在大桥镇发生的。西昌市区矗立的"彝海结盟"纪念碑,那是当地政府对外打造的宣传名片,真正结盟的“海子”就在我们驻地不远的山上。“”   “海子”附近的纪念碑与西昌市区的一般无二,都是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总书记题写的碑词。   在大桥,我认识过一位当地水电站的彝族老大哥。那年秋天,应邀去拜望大哥,在冕宁转车,朝着连绵不绝的群山一头就钻了进去。大客车一路上悠哉游哉地颠簸着,爬过一道坡又转过一道弯,转过一道弯又翻过一道坎,这样弯着转着,突然,惊险万状的一幕就出现在了眼前。   客车刚从一道弯蹓出来,不远的山谷口就呈现出一条大河奔腾澎湃的画面,河水浊浪横空、惊涛裂岸。   这时候的公路呈丁字型,正好面对着惊涛骇浪,并且与之即不高也不低地平行着。原以为客车会想办法避开洪流,没想到它却不紧不慢地朝着奔腾的洪流迎了上去。   我大惊失色,难道客车司机是要把我们开进疯狂般奔腾的大河里去吗?更令我吃惊的是,客车车厢里所有的乘客居然就没有一个人对司机的“恐怖”行为有所反应。相反,车厢里所有的旅客无一例外地对眼前将要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仿佛他们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倒是我成了少见多怪、杞人忧天之徒。   面对眼前的“诡异”状况,我只好故作镇静:大丈夫死又何惧生又何欢!   正如人们常说的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道理一样,就在我“坦然”应对客车就要从容冲进大河的时候,一个近九十度的转弯,客车改变了冲进大河的方向,与大河擦肩而过,只留下浪涛的轰鸣声持续地在耳旁回荡。   原来在我面前上演的这一“冲进大河”的惊险剧情,都是公路设计及其路况导演的。   惊魂甫定,我庆幸又从“生死线”上硬生生地挺了过来。后来知道,“惊险”遇见的那条激昂奔腾的大河,就是汛期的雅砻江。   几乎所有的江河都有着奔腾、无坚不摧般的力量,也同样有着坦荡、博大的胸襟。也是,如果江河没有了奔腾的力量、没有了坦荡的胸怀,那它又怎能造福于人类呢,那它又怎能完成跋涉万水千山的行程呢!   我们的指挥基地设在关中地区,在凉山大桥期间,来来回回,都要从成昆铁路经过,不可避免地,会"遇见"著名的大渡河。   最初的遇见近乎突然。偶然地从列车车厢里望出去,就遇见了那条在群山连绵的丛林里穿行的大河。与前面的江河略有不同,大渡河展示给我的是温婉、轻盈的一面,它从容、潇洒、妩媚……魔鬼般的线条、超凡脱俗的气韵、华贵的涵养和,以及它那包裹不住而魅力四射的活力、那满腔澎湃着的青春激情等等身上一切的一切都令我为之痴迷。   列车在大渡河岸的山腰奔驰。我久久地凝视着眼前的这条美丽的大河,舍不得移开视线,我知道,我被美丽俘虏了,我与深藏在连亘不断、群山深处的大河一见钟情。   那时候,因学习、探亲等需要,常常都会在成昆线上往返,这样就与“梦中情人”渐渐地成了"浑相识"。我会特别留意与它遇见的第一眼,也会珍惜与它相凝视的每一个瞬间,每一次我都想对着它的耳际轻轻地倾诉:大渡河,我读你的感觉像诗篇,我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我默念着与大渡河遇见的第一眼。那其实是它无数条支流中的一条,就像一位纯洁的少女,清澈洁白的身影从山花烂漫的山谷奔涌而下,带着动人的笑颜、唱着欢快的歌谣,蹦蹦跳跳地就冲向了大渡河所在的方向。我知道,这位纯洁俏丽的少女只是千百个少男少女中的一个,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夙愿,那就是奔向大渡河。它们崇敬大渡河,它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去追逐向往中的大渡河。它们知道,只有大渡河才能将它们带到圆梦的远方。   列车在崇山峻岭间穿越,不断地在一个又一个的隧洞里跋涉。成昆铁路是在号称"筑路禁区"的大山深处开凿出的神奇之路,全线路有近三分之二都是在“噫吁嘘,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四川境内。大渡河畔的铁路,几乎是架设在悬崖峭壁之上。那一条又一条密密麻麻的隧洞或长或短,仿佛没有尽头。隧洞的建设也是匠心独运,有些长大,而有些却是出人意外,就像是傍着山崖朝外卷了一个棚,并且还在洞体上开凿了一个又一个的洞孔,仿佛就是要人们在漫长的隧洞旅途中透过洞孔享受到光明、享受到温暖。   成昆铁路,真是一道飞舞在崇山峻岭间靓丽的风景。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仿佛是在印证一段千年的预言。在那些一个接着一个的隧洞间隙、在那些铁路桥下的山坡上,总是会看见那一座又一座的坟莹。这些坟莹相拥在一起,规模小的有十几座,规模大的就有几十座。有些可以看见石碑,有的却没有石碑。坟莹虽看不见整修的痕迹,但并不显得破败。我知道,它们就是那些为修筑成昆铁路而牺牲的勇士,勇士们来自五湖四海,这其中有当年的铁道兵战士、有筑路工人、还有那些支援建设的地方劳务工。勇士们为了建设这条飞舞在共和国大西南崇山峻岭间的靓丽风景而长眠在了这里,他们的坟莹依然还是保留着哨兵的模样,忠诚、坚定地守护在铁道线上。   不得不承认,成昆铁路的那些建设者们,他们开路的壮举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又经过几条漆黑冰凉的铁路隧道,终于眼前一亮,我知道,大渡河已经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坐在列车上,是以一种空中鸟瞰的姿态在阅读大渡河。列车依傍着河流行走着,从车窗可以看见列车的前前后后,这是因列车随着山势在调整着自己的行走姿态。   极目远眺,山天一色,大渡河宛如一柄无坚不摧的宝剑,在万山丛中劈开一条幽深曲折的峡谷、从天边逶迤而来。可以想象,它都是怀抱着怎样的信念和情愫,从洪荒古纪、从无比遥远的地方,背负着大河的图腾,担当着神圣的使命,跋涉千山万水,穿越时空,奔走在响应母亲的召唤、不负大海重托、汇聚兄弟姐妹的漫长的追梦征途上。   列车在山腰的峭壁间游走着,与山脚下的河流有很大的落差,因此不能听见河水奔腾的声音,但是可以看见沉厚的水面上掀起的层层碧波。从大渡河坦荡的表情里,我并没有阅读到跋涉亿万斯年的风尘,阅读到的,还是一脸的从容、坚定和真诚。   大渡河水面上的层层碧波荡漾起的朵朵浪花晶莹而又潇洒,那是大渡河抒发追逐梦想的诗句。美丽的浪花一路上都在高歌着它们无怨无悔生命,在转弯处舞蹈、在岩壁间碰撞、在奔走中翻卷……和所有的江河一样,大渡河的梦想就是回归大海那温暖温馨的家园。   此时的大渡河,正迈着坚实沉着的脚步奔走在圆梦的旅途上。我仿佛听见了它铿锵有力的誓言:不管还有多少曲折,山再高、路再长,都阻挡不了它奔向大海的脚步。   我真想对眼前的大河说:祝你一路平安。   我不禁又想到身边的铁路线、想到那些铁路的建设者。当年的那些成昆铁路的建设先驱们也同奔腾不息的所有大河一样,以万川归海般的赤子情怀,热爱着我们的祖国和民族。他们满怀着一腔执着、坚定的信念,在国家共同富强的圆梦征途上甘洒热血,铸就了勇于担当、敢于牺牲的筑路精神。这种崇高的筑路精神,不也正是我们民族生生不息、顽强拼搏的魂魄所在么。   中华自有雄魂在,江河万古流!   令我十分欣慰的是,我所在的企业也是当年成昆铁路的参建队伍之一、我那已入耄耋之年的父亲也是当年的筑路勇士里的一员。   多年以来,虽然因为疾病睽别了江河,但那江河的信念、钢铁的精神依然激励着我的生命。   我热爱并赞美江河、也热爱并赞美那些驰骋在国家建设工地上的英雄儿女。   2岁孩子得癫痫有什么危害湖北治疗羊癫疯应该去哪里癫痫病者的一些合理的科学诊断方法洛阳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