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久病床前无孝子(散文)_1

    父亲离开我们整整八十六天了,我们只按风水先生的嘱托作了五七的祭祀。母亲说父亲一辈子开明,子女在生前都尽孝了,死后不必计较那些形式。可是,我们有谁敢说自己在父亲生前尽孝了呢?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穿着红舞鞋跳到生命尽头(散文)

    穿着红舞鞋跳到生命尽头季 岩2009年5月13日这一征程是从这里开始的。5月7日,学院常规年度体检,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由空军总院负责,检查项目多,查得也细。这两个月来,接连完成了空军赵...[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父亲的账本(散文)

    父亲去世的时候,没留下什么东西。他两袖清风地来到这个世间,又两袖清风地离开。若说有,也便是我和两个弟弟,是他在这个世上的全部财产。母亲常捧着父亲那件蓝呢子大衣泪流不止。她将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重游鸡笼山(散文)

    鸡笼山是个佛教、道教圣地,距和县城西北约25公里,素来享誉“江北第一山”、“江北小九华”、“中华四十二福地”(道家有72福地)之称。彼处的确不错,我曾经去过多次,不过,那已是数十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冰心】肖霞(散文)

    人上年纪了,回忆往事跟年轻人就不一样,想起一个人,总是先想到遇到这个人的土路,花草上的露水,泥土的味道;想起一种味道,总是先想起泥土、花草、枯枝、流水的样子。记得七五年吃了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乡村即景(散文)

    乡村四月四月的天空是明澈的,四月的天空是阴霾的。刚刚割下就手放在田里晾晒的油菜荠,晒了三两天,有一点脆,一场雨不期而至,淋了个透湿,叫人欲喜欲悲。菜园里的菜儿一个劲儿的长,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我的祖父郝永魁先生传略(散文)

    肇源县老年人物传略编撰委员会主办的《肇源老年人物传略》编辑部向我约稿,要求写我爷爷郝永魁的事迹,对此我非常高兴。我祖父虽然仅仅享年五十周岁,但老人家从出生起到驾鹤西去,却经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未来(散文)

    商场上摸滚打爬几十年,厌倦了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争我夺的人和事,但是为了责任,为了生存还不得不去迎合,不得不去拍拖。就像郑智化歌曲里所唱的那样只有远离人群中才能找回我自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冰心】故园一片汪洋中(散文)

    我闲来爱看一看地图,对于家乡南召,往往拿着图册,翻来覆去,看个不止。南召地图,很像一片阔叶。从那涂了色泽的地形图看,更似一片秋叶。贯境的主流是白河。在县境的南端,鸭河汇入的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香】学会放下

    王紫璇大脑神经短路了数秒,她不相信这句话,她不会相信这句话。因为她也收到了同样被报以平安的祝福电话。  为了彻底搞清楚这莫名其妙、犹如五雷轰顶的一句平常话,王紫璇鬼使神差般地...[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