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助他人,快乐自己(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一般字典上给快乐下定义多半是:觉得满足幸福就是快乐,这种满足或许是物质上、金钱上、或许还有很多。而军警社长沈墅说:“助他人,快乐自己!”

“助他人,快乐自己!”一句朴实亲切的语言,一句富有内涵的语言,诠释了沈社对快乐的感悟和享受。

今早有幸走进沈社的空间,看到这样一篇日记《助他人,快乐自己》。虽说日记字数不多,但字字如金,闪闪发光。那宛如和煦春风的细雨呢喃,倾诉了一位富有爱心和善意人的高尚情怀。“…….很乏,好累,但我快乐。能为他人做点事,对于我来说是种幸福的快乐。所有我认识的人都给过我帮助,给过我生活的体味,我能生活在朋友们的生活里,是天赐的,是我们的缘分,我感谢因为生活中有朋友,让我有了今天的我。”

能为他人做点事,对沈社来说是幸福和快乐的。在沈社的世界里,他认识的朋友很多,认识他的朋友不计其数。在他的心里凡是有求于他,都是有求必应,凡是朋友无求于他,他也能鼎力相助。那种真诚和友好感染和感动着他身边的朋友。让文友的文字不仅在江山占有一席之地,而且走进纸媒体也是沈社一直以来的愿望,他也一直都在默默地帮助和引进文友走进社会上的各种文学团体和协会、学会组织。如:辽宁省散文学会、辽宁省当代文学研究院、沈阳市作协,沈阳市和平作协……特别是由他组织的各种采风活动,不仅让文友们饱览了祖国自然风光的旖旎,而且也增加了作者对文学创作的热情。

我记得,那是13年的秋天,也是满山红叶盛开的季节,沈社助人之心也随之红红火火。去义县与文友联谊是他梦寐以求的。到了那里,与当地知名作家和文友一起畅谈对文学创作的感悟,一起展望文学发展事业的前景。义县人杰地灵,富有古老浓郁的文化氛围,如何让这块宝地滋养那些文学爱好者并传承先人文化精髓,促进现今文学的复兴和提升?夜幕下,群星璀璨,霓虹晶莹。下榻的宾馆里,沈社介绍着自己从事文学社团工作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为义县的文友们提供参考。他那传神的目光里注满了对义县文友的热爱和快乐的心情,而起因只是缘于义县文友的一次盛情。如今,义县文学社团活动已开展的风生水起。义县文友乡水曾对我说:沈社是会制造快乐的人。我说沈社也是乐意助人的人。

在沈社的心目中,把社团当做家,把文友看做兄弟姐妹。14年年末的时候,沈社对我说,咱们搞一次三个社团的编辑联谊吧,我很想见见大家,大家都很辛苦。我当然举双手赞成。按着沈社的要求,通知下发到全国各地编辑的飞笺里。一天两天,时间过了一周左右。沈社等的心急如焚,一次次追问回复的消息。当我告诉他说,编辑们都很忙,表示婉言谢绝。听到这个消息沈社很失望,但也很理解大家。心里的那份牵挂始终萦绕在心间。文友们的聚会多数都是他慷慨解囊。几次之后,文友们过意不去,一致说要AA制,却都被他拦下。他说,大家能聚在一起这是缘分,这东西比钱珍贵得多。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沈社自己的私车成了文学社团的公用车,跑在路上,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办社团里的事儿。出去采风,他是又出车又出人,有时候长时间开车累得不行,只得一个劲儿地抽烟。有的文友心疼他,发自由衷地说,下次采风一定要找一个会开车的人换一下沈社。重情重义的他非常重视文友的大事小情,心细如丝。编辑的女儿结婚,他自己出钱代表社团送去礼金500、某编辑结婚又送去300。这些饱含真情的生活小事让每一位文友的心中都涌动着暖流。

在沈社的文友中,上至长者下至小辈,有健康人也有残疾人,沈社对待他(她)们都犹如自己的亲人。沈阳女孩儿赵晨飞是脑瘫残疾人,沈社通过文学活动认识了这位坚强勇敢的女孩儿。他同情晨飞的遭遇,理解晨飞的文学追求和人生梦想,敬佩晨飞以惊人的毅力面对生活,勇敢面对生活磨难的那种坚定。为了给这位坚强的女孩儿生活和文学上的帮助,沈社同相关领导和朋友一次次去晨飞家拜访,赠书、买礼物、搞活动。去年八月,炎热的酷暑没有阻挡沈社为晨飞精心组织的沈阳新城区赏荷采风活动。万亩荷塘,清香怡人。小桥流水,风和日丽。晨飞坐在轮椅上,感受着沈社和文友们带给她的快乐。从她那吐字不清的语言里,我们读懂了晨飞心底那份感恩。沈社常说,残疾人与我们所不同的只是身体上的残疾,他(她)们的心灵同正常人一样,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可,需要大家的帮助。像这样的帮助,写长篇小说的宋欣知道,赵凯知道,但他们都很难说清楚沈社帮了他们多少次,但他们可以告诉你沈社是个怎样的朋友,答案是一致的:他是一个奉献自己,有情有义的朋友。沈社自己用自己助他人的奉献帮助了文友们,同时也为自己带来快乐。

“助他人,快乐自己”。感受沈社对文友们在文学道路上的无私引领,我自己就有着深刻的体会。写小说,我原本不敢尝试。但自从认识沈社以来,在他的鼓励鞭策下,我也斗胆地开始写起了短篇和微型小说,每次都请沈社予以指点,沈社总是不厌其烦地认真审读,并曾多次地告诫我,写文字要严谨,不要太随意。比如小小说《相亲》,原来的字数是一千六百多字,写完自我感觉良好。沈社看后二话没说,大刀阔斧砍掉一千字。并对我说,小小说必须是语言凝练,过多修饰只能是画蛇添足,要做到一句废话都没有。真是名家点穴一下通。打那以后,我似乎对写小小说有了一丝感觉。得到帮助的我是幸运的,快乐自己的人是幸福的。

德国哲学家康德则认为:快乐是什么,快乐是一种心理感受。要不要快乐由你自己决定。

上个月底,在南方出差的沈社打来电话说,要给一笑了之(王维亮)诗集出版搞一次诗歌创作座谈会。回来后第二天,沈社不顾旅途的疲劳,便马不停蹄地筹备座谈会的事宜,做横幅、买水果、找会议室,所有细节的事儿他都想到了、安排妥当了。4月11日,在沈阳天地A座23楼会议室,“王维亮诗集出版暨诗歌创作座谈会”如期举行。虽然外面是细雨蒙蒙,室内却是春风得意。座谈会交流融洽,气氛热烈。沈社那面带微笑的眼神,传递着对作者一份祝福和对诗歌创作前景的展望。一杯清茶,一份暖意,一份祝福,一份真情。座谈会结束了,大家还有些意犹未尽……

沈社周围有很多著名的作家和学者,虽然他们已走进暮年,但在沈社心里,他们是文学的瑰宝,是沈社值得尊敬和爱戴的人。最近举行的初国卿老师的专题讲座和李宏林老师的签字售书,都是应作者之约,沈社一手操办的。活动举办前,沈社多次说,绝不能掉以轻心,出了纰漏。特别是李宏林老师多次致电让沈社帮着张罗此事。在他看来,人家求助于我,不管对方是名人还是普通人,也不管是认识与否,只要能做到的,就尽力而为。求助于你,就是对你的信任,没有理由不做好。所以为了这份信任和真诚,沈社可以废寝忘食,可以不顾有病身体的疲惫,做着超负荷的努力。4月19日,李宏林老师的文学报告会和新书签售会如期举行。当八十多岁的李老缓步走向台前,坐在那里款款而诉,神情愉悦地讲述文学创作的体会时,沈社坐在后面不显眼的地方悄悄小憩一会儿……看得出来,他心里洋溢着那份助人的快乐。同时,他也是真累了。

这样的事儿在沈社的生活中还有许多许多,人们把沈社是如何帮助别人的这些事儿记在心里。沈社自己也在品味着助人的幸福和快乐。

人们需要快乐,就像需要衣服一样。快乐是什么?快乐是在帮助他人之后的喜悦;快乐是建立在他人快乐之上的感动。懂得快乐、善于快乐实在是一种智慧、一种气度、一种气魄。你就会发现快乐如同星星点点般密布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个角落,唾手可得。

快乐是什么?快乐就是“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的壮志凌云。“人有不同的快乐,但我知道我的快乐会是永远的。”祝福沈社“助他人,快乐自己”唯美精神永存。

2015年4月22日

癫痫病患者该怎么用药呢长春市到哪里治羊癫疯小发作黑龙江有没有治癫痫的大医院洛阳市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