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雪人儿化了,女儿大了 (散文外一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红色经典

1、雪人儿化了,女儿大了

想不到春节后还会有这么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下雪的时候我正在农村的家里,坐在烫屁股的炕头上,喝着60度的“土烧”和女婿云山雾罩地侃呢。女儿说,老爸啊,别喝了,雪停了,我们去堆个雪人儿吧,我说,扯淡,我可没那个心情。女儿说,不行,必须去!我突然发现,人老了,孩子的话就是命令了。

雪,铺满了庭院。白白的,晃人的眼。厚厚的,像铺在地上的棉絮。

三月的雪是黏的,抓一把就是结实的一团。不大的功夫我们就堆出了一个很大的雪人儿。弄两个苹果,做他的眼睛,弄个红辣椒,做他的嘴,弄个胡萝卜做他的鼻子,弄一把扫帚,做他招摇的手,找来我的一顶旧礼帽戴在他的头上,女儿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冬冬。这冬冬就活灵活现的立在庭院里了。

一连几天,冬冬都静静的立在那里,像个执着的哨兵看护着我的庭院,又像个不离弃朋友,陪伴着我。渐渐地,我感觉到他是有生命的,他总是微笑着注视我,和我说着只有我俩才懂的话……

转眼间,雪人儿一天天的小了,毕竟是3月了,春天已经来了。

女儿打电话来,老爸,冬冬怎么样了?

我说,挺好啊,精神着呢。

女儿又打电话来,老爸,冬冬怎么样啊?

我说,冬冬蔫儿了,天气预报说明天零上5度了,还有小雨,明天冬冬就化没了。

女儿说,老爸啊,化就化吧,明天我就回去了。

我说,你别耽误工作,老回来干嘛啊。

女儿说,不耽误,我回去看看冬冬化成什么样了。

……

2、判处“幺鸡”死刑!(微散文)

我家的麻将牌里没有幺鸡。

没有幺鸡也不耽误玩儿,幺鸡的位置被“春、夏、秋、冬”四颗备牌代替了。

幺鸡被我判了死刑!行刑是在宣判后就立即执行的,火刑,也就是扔进炉子里烧死的。

那是2013年冬季里的一天,宣判会是在母亲家的堂屋里召开的。我望着他们,严肃地点着名,红中来了吗?到!白脸呢?来了!西风来没?西风?来了来了,在这呢!好,下面,宣判大会正式开会。现在,宣布对幺鸡的判决:“幺鸡,本名一条,一贯为非作歹,上蹿下跳,罪恶昭彰,人神公愤!2013年6月,家父韩老先生 约三位麻友打麻将娱乐,期间,输赢不大,其乐融融。在八圈麻将即将在皆大欢喜的喜悦气氛中结束时,家父竟起了一把必是空前,也恐将绝后的好牌。先是杠八万开门,杠后抓一白脸,又四只白脸过杆,复抓一幺饼,此刻,余牌为三幺饼,三发财,一幺鸡,一二条。家父打出二条,成飘胡单调幺鸡之态,此牌已令家父忐忑不安,然,转过抓牌,抓一发财,此时,赌码已经封顶,杠与不杠只差多抓一颗牌了,家父一咬牙,暗杠四个发财,抓牌,竟抓一幺饼,怎么办?家父拿牌的手抖起来,大脑一片空白……牌友说,干啥呢啊,打还是不打啊?家父缓过神儿来,毅然决然,杠!四个幺饼又扣下了,抓牌……摔开……幺鸡!!!然而,就在摔开牌的刹那,家父从椅子上滑下去……没有任何征兆,老人家脑出血了,几个月过去,让全家人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过去了,虽无大碍,但家父还是落下了踮脚的后遗症。一小小幺鸡,竟差点要了家父的老命,其罪可赦乎?现宣判,判处幺鸡死刑,立即执行!

从那时起,我家的麻将牌里就没有幺鸡了。

石家庄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病羊癫疯是怎么引起的常见的广谱抗癫痫药物有什么武汉正规的医院哪家能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