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浅韵】君在他乡可安好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红色经典
摘要:从城南到城北,我开着车,拥抱着一个有雪的黑夜,心如薄雪,轻轻的,凉凉的,静静的,兀自任一种小小的欢悦占据了身心,像极了一场旧情的开端。 入冬来,成日慵懒,忽闻有雪来临,突地抖擞了几下精神,抬眼望望碧蓝的晴空,又蜷回身子去。晚来风急,气温骤降几度,才有了些大雪将至的前奏。近天黑时,细细碎碎的雪,漫天地飞舞起来。推窗的,开门的,行走的,晒朋友圈的……一时,世间因了几粒轻洒的雪而欢腾起来。   从城南到城北,我开着车,拥抱着一个有雪的黑夜,心如薄雪,轻轻的,凉凉的,静静的,兀自任一种小小的欢悦占据了身心,像极了一场旧情的开端。灯光照耀下,飞飞舞舞的精灵曼妙无声,穿越时光的隧道,恍若银河深处,星空正是灿烂时。调频九十六兆赫,一个男人温柔的声音,磁性吸人,是那种可以疗伤的心灵倾诉,像一种青春唤醒液,撩拨我心灵的琴弦。一些过往,如雪花般扑入怀中。原来,我真是一只眼镜蛇,一直高昂着头颅走路,从来不知道自己有毒。   还是这样的夜晚,雪比今晚下得更大。我正在一场寂寞躁动的青春里昼夜难安,无法享受红泥小火炉的诗意情怀。心想,若是有谁在这样风雪无阻的夜晚,还不能停止喜欢我追求我的脚步,我动荡的心灵便会有一个好的注脚。除了音乐和书籍,房子空荡如我心。一些微弱的热,从取暖器传输进我的身体,却难于抵达我内心的冷。   明知有的人永远等不来,明知有的人也许天天要来。纵无两情相悦,也不肯打折出售的青春,像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既成商品,讨价与还价就成了心中的秘密,有时,不得不转过身去心疼几下,才能接受退而求其次的结果。在心底,亦分明知道,许多事,一迁就就会变成一生和悔和恨。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时,我的心是惊喜的,打开门,就马上黯淡了下去。笑容是灿烂的,心门是紧闭的,我亦忘却了在意念深处升起的那几分赌徒心理,险些要输给了一次草率。但面对一个被风雪包裹得只剩下眼睛的人,我还是心生出许多感动,以至在许多年过去的这个夜晚,几片雪花飞过,我就能清晰地记得他的样子。   我们终是负了一个有雪的夜晚,不欢而散后,再无密切的问候。他说过,女人如花,而我是罂粟。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有毒,我只是盛开在自己的季节。如今,正是冬草枯长时,我们的心事都落幕了,唯有雪花飞扬。我不知道,在一场雪的记忆里,他能否忆起一个爱着红衣的女子。我好想托雪花给他捎个信,告诉他,毒药已过期,君在他乡可安好? 郑州治疗女性癫痫病哪里最正规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黑龙江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左乙拉西坦片对大脑的伤害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