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呐喊(蒲伋诗境)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红色经典

    我曾经以为转弯处的街道会有别的,    也是如此的街道,    两边是红色涂料粉饰被涂鸦一片的墙及不规则的墙角。    它里面的世界我无法自由攀爬轻易越过,    也无法知晓。    你也站在远处写字楼上的阁楼里向我招手,    以示问候。    视而不见,    因为我很少在烈日曝晒下抬头特别是窗口。    只是在我的旁边有谁匆匆而过,    在路的拐角陡然摔倒。    城市的某处会是完美的画,    也有摔碎的膝盖扭伤的腰。    我立在原地看楼房如倒塌的山峦,    小心翼翼包扎伤口。    时常你是城市的中心点,    也面带莫名的困扰抑或忧愁。    在简单结构的出租房里躺着静静思考,    听着摇滚的歌。    如呐喊,    如干嚎,    如咆哮,    许多围观的人会哑然失笑。    不要以为我还不知道你以及你的一切,    所以不要闪躲。    有些刻意的掩饰苍白而毫无意义,    仿佛瓷板上的浮雕。    时间不经意地触摸每个人脆弱的棱角,    它或已不可靠。    如牙齿般坚硬而且嗜血,    一个人总会提防着整个世界。    谁会问你来到城市工作有多少时间,    连自己也不知道。    没有季节的更替,    有的只是时间流逝和偶尔月缺花残。    空房子里长年累月地关着门窗,    开着白炽灯中央空调。    恒定的光线,    额定的温度,    躁动的心情,    压抑的声音。    我早已无法看到你戴美瞳的眼睛,    修饰着长长的睫毛。    当我的近视眼镜被光照而破碎的瞬间,    上面沾满尘埃。    你像寄生在尘埃上更细小的什么,    无法寻找无法参照,    我能感觉到,    你如棱角的石头却轻易地逃过我的视角。    某天,    你拎着巨大的箱子拿着手提包肩上坐着流浪猫。    房东单方面解除了租赁合同将房子转租,    你也不知情。    当然也丢失了原来的工作,    原因你不说我却心知肚明,    然后你铺开草纸列出长长的出行计划附上所有储蓄。    某个不知名的山峰某个炒作很热的度假休闲小海岛,    你感觉自己心中波澜壮阔的大海膨胀像荒山一样高。    它早已吞没了整个城市和世界,    也吞没了所有的人。    你会在它面前狂乱地奔跑,    对峙和逃亡,    无休无止。    从高档商场到高档写字楼,    穿越与阻滞,    移步换景。    没有人说你落荒而逃,    因为你的名字还不被人知道。    再过一些时候,    你会遇到我或其他在某个招聘会场。    你漏出贪婪神色,    我手中简历已褶皱而且字迹潦草,    易拉宝上注明或有适合的职位却总没有适合的坐标。    你会视我而微笑,    我仍在思考,    平添许多空虚寂寥。    那时你的银行卡、信用卡余额还能支撑到下个月末。    能够留在这里感觉很好,    至少没有完全被城市忘掉,    更多一些时候站立在每个面试公司的门前重复口述,    更多一些时间则是反复推敲修改精心研制履历辞藻。    如果我的世界是无声,    我的呐喊是为诠释所有生命。    当野草在荒芜中,    当河流从身旁流过,    如缕缕微风。    我感受到生命,    在路的延伸,    在我擦拭脸上的尘埃。    傍晚我看到失散的思想回到钢铁丛林,    填充着心灵。    而我的上空就是巨大的虫洞,    未知的世界存在什么。    而我的头顶就是世界的尽头,    已知的所有意味什么。    傍晚很多人走了又有很多人走了,    拖着长长的身影。    我和你一样已经没有时间思考,    简短与成熟的思考。    城市的人太多太多,    只是从来没有走向我相互交流。    你如我知道的彼此总太少太少,    已经可以完全忽略。    或者省略,    这样很好,    沉默都可以成为无声的呐喊。    

成年人的癫痫病能治好吗安阳市看癫痫病最好医院定西哪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