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足尖上的幸福(暖·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故事

“太阳像一把金梭,月亮像一把银梭,交给了你,也交给我,谁织出最美的生活?金梭和银梭督促你和我,时光如流水,朋友别消磨。金梭和银梭提醒你和我,光阴快如箭,青春莫错过!莫错过!”在一个简洁宽敞的客厅里,伴随着《金梭银梭》欢快的旋律,一场别开生面的同学聚会正在举行:老公和师范老同学跳起了当年最喜欢的舞蹈。转圈的时候有些男生几乎晕得摸不到北了,也不时有人踩到别人的脚,但一群中年人依然情不自禁互相搀扶着跳了一遍又一遍。有些苍凉而又爽朗的笑声在客厅飘荡,似乎想留住少年时代的故事。其中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头发微卷、气质如兰的女生格外引人注目:那欢畅淋漓的舞姿,那优美娴熟的动作,那甜美的微笑,让我们沉沦,她就是伍姐。接着,伍姐表演了一曲扇子舞,手中折扇如妙笔,如丝弦,转、甩、开、合、拧、圆、曲,流水行云,如龙飞、若凤舞。伍姐还跳了伦巴和探戈,动作到位、足尖轻盈、舞姿洒脱、气质高贵。房间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不单是对美的愉悦,力的喝彩,更是感化的激动,灵魂的洗礼和放飞!

几个女生激动地跟着跳起了拉丁舞,伍姐优雅地在前面领舞。优美的音乐,激昂的节奏让人抛却了尘世的烦恼,没多久,停下来忙于聊天的同学忍不住陆续又加入了舞蹈队伍。那个时代的师范生个个能唱能跳,但这么多年忙于生计,无暇跳舞。而且身体肥了、动作笨拙了,可是,功底依然还在,同学们慢慢找到了感觉,这次比跳《金梭银梭》好多了,没多久,跳了几个回合,不少人跳得象模象样了。随着脚腿的运动,腰胯的扭动,手臂的摆动,大家完全沉浸在欢快的艺术天地里,全身得到了轻松。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沉迷舞蹈的伍姐来参加同学聚会并没有像其他女生那样浓妆艳抹,而是素颜,一张瓜子脸上没有斑点,笑起来眼角露出浅浅的鱼尾纹,嘴唇像少女的那样红,身上那股仙气中夹着幸福。伍姐今年57岁,是当年老公班上的委培生,比班上其他同学大十几岁,如今伍姐却看起来和他们差不多年龄。伍姐能跳出这样优美的舞蹈,更是我们大家不曾想到的。更令我们惊讶的是伍姐今年还带队去北京参加比赛,并取得了二等奖的好成绩。伍姐向我们讲述了她退休以后的经历:伍姐从湖南永兴煤矿子弟学校退休以后,来到了广东高明老公的住处。伍姐的老公忙生意,伍姐帮不上什么忙,伍姐也不习惯社交场合;独生女儿又远在外地读大学。望着空荡荡的家,伍姐整日神思恍惚,心情烦躁。身体本来还不错的她常常感冒,频频叹气:“要是能回去继续教书该多好!”伍姐的老公知道她想念同事和学生了,可是两地分居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希望如今妻子能留在身边。他记得伍姐喜欢跳舞,就给她去报了老年大学舞蹈班。伍姐和矿山里其他的女子一样,从幼儿园开始跳舞,但没有经过正规训练,能得到老年大学老师的细心指导,伍姐倍感珍惜,放学后在家苦练和琢磨。终于,伍姐如鱼得水,脱颖而出。几个月的训练后,伍姐成了教练。

伍姐也有很多烦恼,比如:伍姐不会粤语,和队友的沟通不容易。伍姐刚来广东时红舞鞋都没有,有个学员说“我比你!”伍姐以为得罪人了,人家要和她比舞技。后来才知是借舞鞋给她。有些学员听不惯伍姐的普通话,伍姐要反反复复讲解和比划舞蹈动作。伍姐还要做好学员的心理疏导,毕竟队员年龄已高。比如有一次他们出去比赛,跳扇子舞时,有个队员的扇子飞了。后来才拿了三等奖,那个学员很自责,好几天都闷闷不乐,还要退出参赛舞蹈队。伍姐很耐心地开导她,于是“重在参与”成了伍姐的口头禅。

伍姐更是一个亲切的邻家大姐。伍姐白天在老年大学做教练,晚上又不辞辛苦地在广场做义务教练。没有柔和的灯光,没有统一的服装,只有基础参差不齐的大众学员。但伍姐总是耐心地教,毫无怨言。为了增加广场的幸福指数,伍姐还鼓动老公加入。伍姐的老公刚开始不以为然,后来,几次去打麻将,在路上遇到往广场赶的匆匆舞者步伐,听到男人谈论妻子跳舞后的甜蜜日子,伍姐老公再也坐不住了,一改过去喝酒抽烟,打麻将的生活习惯,每天晚餐后就去广场和伍姐跳舞。看起来粗人一个的他学得很快,他们成了广场最耀眼的一对。伍姐的老公比伍姐大了不少,伍姐告诉我们说大家都认为伍姐当年是剩女,错嫁了老公,伍姐自己结婚后一直也很少理睬老公。如今,看着身边伴舞的老公,吃着老公端来的饭菜,拥着健康的老公,再看看自己洁滑的手,她突然明白自己很幸福。如今,他们似乎找到了热恋的感觉。

广场舞舞曲把我们带回了现实,伍姐又耐心地给我们讲解广场舞基本要领,她特别强调:“跳舞时眼睛要看着手,而不是低头看脚;情感要随着舞曲而变化;就是初学,脚后跟也不能落地。”我们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前段时间,伍姐有一个湖南网友向伍姐诉说了他的烦恼:因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妻子,妻子有了外遇。他本来想和妻子离婚,让那个他陪伴妻子。可是妻子的相好不愿意离婚娶妻子,因此妻子几乎每天在家吵闹。伍姐听了以后,首先劝说网友要谅解妻子,接着伍姐加了他的妻子为好友,她对舞蹈的悟性不强,于是,伍姐耐心地在视频里一个一个动作教她,她对音乐的节奏感差,伍姐建议她先在家里一个人跳,跳熟了再去广场大胆地跳。好友的妻子是个好强的人,跳了一段时间,总恨自己没能跳到去参加比赛的水平,伍姐总是耐心开导她:“跳得开心、身体比以前好就好。”听说伍姐要回湖南,今天,那个网友两夫妻也来了。看着他们重归于好,伍姐甜甜地笑了。

这群八十年代的师范生,当年是班上的姣姣者,如今大多数只是乡村中小学教师。在这个重逢的日子里,他们没有怨恨时代的不公,没有感叹婚姻的平淡。这场同学聚会因我们这些外人的加入更温暖,因伍姐轻盈的足尖更精彩;因伍姐幸福的微笑更丰盈。下一次聚会将是什么时候,似乎谁也不知道,但任凭光阴流转,我想我们会永远记住这次生命中的感动,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更加坦诚地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青岛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云南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重庆哪家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