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暗香】西塘的绚丽与清幽(散文)_1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文学

西塘是江南名镇,说是有美景,还被用诗文传颂,如明代周鼎写有《苹川十景诗》,其中之一的《南泓夜泛》:“洪结两相衔,平分一水南。烟波千顷雪,风景百花潭。月色秋偏好,棹歌春正酣。东皋有新第,稠木露鏒鏒。”我甚是喜欢。

久有西塘古镇一游的愿望,八月底从上海自驾回南昌,特意绕道,邂逅西塘。

――题记

那日,下午三点多到达西塘,预订客栈的老板娘派人到北入口接我们。客栈在万安桥西侧的小巷内,出门几步就是临河的北栅街,进出方便。那悠幽的小巷,窄窄的巷道,相对而过,还要稍微侧身。那砖木结构的老栈房,裸露的房板,黝黑黝黑,传统的灰瓦,也因年久而墨黛。一株凌霄爬上了屋顶,翠绿的叶儿,火红的花朵。耀眼夺目的凌霄花,与古色古香的客栈相映衬,协调美观,真是“凌空千尽走龙蛇,隐映柴门野老家。拚把长缨縻落月,乱飘丹粉染晴霞。”([宋]舒岳祥《咏凌霄花》中的诗句)为小小的客栈平添了盎然的生机。

稍事休息,怀着强烈的一睹为快的欲望,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西塘的扫街。

西塘古镇名气太大,游客多,街上人头攒动。西塘是“江南六大古镇”之一,相传春秋时期吴国伍子胥兴水利,通漕运,开凿伍子塘,故西塘亦称胥塘。历史上,西塘是吴、越两国相争的交界地,称其为“吴根越角”。明代开始建市镇,初叫斜塘,后名西塘。现代旅游开发后,以其保存完整的古貌,吸引了大众的眼光。

这摩肩接踵的游人,天天如此,热闹了古镇的街巷,热闹着古镇的廊棚;人们的趋之若鹜,接续而来,有人不喜欢这热闹嘈杂,但也只能怪西塘名气太大,景致太美。

从北栅街,向塔湾街,一路的烟雨长廊,是西塘最有特色的风景。长长的石岸,竖砖铺就的街道,木柱木梁搭建的廊棚,廊顶的青瓦遮挡着风雨,却留下了历史的斑驳墨黛,也触动墨客们的诗情画意。

临街的门面,自然都是店铺。有人觉得,这样太过商业化。古镇开放旅游,不仅仅是展示它古色古香的建筑,独具风情的小桥流水和文化底蕴,还需要展示它的风土人情、特产美食,还有适当的娱乐,以满足游客的正常需求。商业的繁华,也是古镇的人气。我虽性情上好静,但去一个地方游玩,就是要尽量欣赏它的全貌,何必排斥它的商业化?

在西塘,确实能吃到可口的美食。如那清香的桂花芡实糕,口感细腻香甜。据说,芡实糕是经食材更加丰富的八珍糕演变而来。制作八珍糕所用材料,有党参、茯苓、生白、扁豆、莲子肉、生薏米、生山药、芡实、白米面、白糖、江米面等,显然这不仅是美食,而且具有药用养生作用。臭豆腐不算西塘特色,但沿街卖臭豆腐的小店很多,飘在街上的味道,喜欢的人说是香味,不喜欢的说是臭味。

据说,每年清明时节,这里人喜欢做一种特色时令小茶点,麦芽塌饼,还说这饼口感柔软,吃了不仅能够消食降脂,还能延年益寿。难道真有如此美食?看样子,西塘人历来是蛮注重食疗养生的。

悠闲地逛在廊棚下,若是受不了诱惑,不妨买点喜欢的零食,边吃边逛。走累了,倚坐在美人靠上歇一歇,听一听从商铺里飘出的音乐,瞧一瞧河道里晃晃悠悠摇过的乌篷船。这乌篷船,最吸引眼球的,最能让人入神,又触发遐思的,当然是那左右翻荡的摇撸。船工漫不经心地摇着,摇撸划出蜿蜒的浪痕,摇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划过了一个个时代的轮回。这摇撸从历史划来,又走向未来,沉吟浅唱,节奏似乎总是这样慢慢悠悠,泛起的涟漪随着塘水潺潺流去,西塘人一代一代,却始终据守这方宝地。

古镇古村的桥,总是很受人们关注的。不同的古镇不同的桥,有时是古镇之间的区别,古镇鲜明的特色,所以,游江南古镇,看桥赏桥,站在桥上看风景,或者在桥上留影,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

西塘古镇的桥,多是石拱桥,如卧龙桥、安泰桥、狮子桥、里仁桥、安秀桥、安境桥、永宁桥、环秀桥、五福桥等,而万安桥是石条所铺的三孔桥,西塘另外还有两座廊桥,其中一座是所有桥中,最著名、人们最喜欢的来凤桥。

来凤桥坐落在小桐街东侧的游船码头旁边,它是廊棚的一部分。据说明崇祯十年建桥时,有只凤鸟飞过,人们认为祥瑞,取名来凤。现桥1997年重修,造型别致,红檐黛瓦,古朴典雅。桥很宽,正中有花墙隔开,道分两侧。桥被人们赋予“送子”功能,俗称“送子来凤桥”,墙上、柱上密密麻麻的涂鸦,认为写上了就能如愿。你信?不过,为古镇增添趣点,也是景区所需要的。

走过来凤桥,一直往前,在塔湾街有个老院子,非常值得进去瞧瞧,那就是醉园。这是西塘望族王氏曾经的偏院,窄长的一条,面积不大,却被主人精心打理得雕梁画柱、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古宅翰墨书香,小院玲珑清幽,十分有趣。正如古宅那幅清丽娟秀的门联所言:园中画醉客,客醉画中园。王氏历来好文擅书画,园内弥漫着浓厚的文化气息。现在的主人喜好版画,艺术水平甚高,我忍不住买了一套版画明信片。

小庭园,不仅巧妙地布置了竹木花草和怪石,还通了一条沟溪,穿梭室内外,时明时暗。沟溪的水,是活的,极为的清澈,似无一丝杂质,那些金鱼儿游悠其中,显得太过鲜艳,我盯住它们很久,无法数清有多少条。有人认为朱熹的《观书有感》,写的就是这里。这是个争议,我不去追究,但朱熹诗的意境,似是逼真地描写此院,故摘录于此:“半亩方塘一镜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在护国随粮王庙的岸边,逗留了不少游客,欣赏塔湾的景致。这里河面开阔,清风舒爽,垂柳轻拂,可以对望古戏台。古戏台架在河道上,远看似是一栋层檐叠瓦的小楼,其实还是廊桥。河道一扭两湾,对岸院墙粉白,一长排乌篷船静静地泊于岸边,似在列阵待发。从这里折返,挤上环秀桥,就可以到古镇的西街。

环秀桥一带,确实清秀。樟木高盛繁茂,格外荫郁,乌篷船频繁地从独拱下,摇过来,摆过去。人们也频繁地上桥下桥,却有很多人一上桥顶,舍不得立即下桥,因为站在环秀桥上,前后左右都是美景。这里的河道狭窄,北侧的廊棚,延展着黛瓦,棚下热热闹闹。南侧是临水的民宅,多是两层楼,后墙枕水,家家驳岸,粉墙翘檐,鳞次栉比,富有韵律与节奏,好似特意按律设计。其实,勤劳智慧的人们,靠双手与勤奋,总是在创造着神奇与美丽,也许是有心为之,也许是一不留心。

西街原本就是古镇的商业街,商业氛围就更浓了,卖日常用品的基本都在这里。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不知为何,西街上还是熙熙攘攘的人?也许,是因为石皮弄。

石皮弄,其实就是高墙之间的一条弄巷,因是古镇最窄,窄处0.8米,也因其下为下水道,上横石铺路,走上去似不踏实,疑石薄如皮,故称石皮弄。小小弄巷,名气却很大,政府列其为古建筑保护单位,游人也都兴致勃勃,抢着拥进石巷走一走。

石皮弄的东墙内,是王家老宅。这老宅,正门向北临街,门面与周边宅院似同,但庭院深深深百米,多达六进,还有后花园。正厅两排木架灯笼,高匾“种福堂”,字体重墨厚实又圆润。其实,老宅就叫种福堂,引意“种瓜得瓜,种福有福”,用以教诲子孙后代,多行善积德。

中国的传统古建,都比较讲究,不仅要雕梁画柱,还要诗情画意。大户人家,往往有一定的文化底蕴,总是要将建筑赋予所期望的寓意。除了厅堂的命名,还有门窗的雕花,梅兰竹菊,福禄寿喜,或松鹤图等,既有励志高洁的意蕴,又有健康长寿的祈愿。当然,对联是绝对不能少,有门联、厅联、堂联,甚至一个厅堂几副联。如种福堂的两幅楹联:“天炫虹丝桥通福地,地褒石坦路入洞天”、“宜日对色动神飞,怀古采风之辈;最心倾言规行矩,修身种福之俦”,既有祈福、寿禄之味,又有怀古、警训之意。又如醉园的对联:“蹑老牧高踪,桐树村还第一;数晋公旧典,槐阴庭尚余三”,含义深藏,有点不好懂,但确实巧妙,最后的“一”“三”两字,合起来就是宅主的“王”姓。

西街的东头,是一块小小的空旷地。往北过永宁桥,就回到了北栅街。往东过安境桥,就到了塘东街。正是夕阳西下时,霞韵渐浓。西天没有一丝云,也就没有云霞,但日薄西山,残阳似火,清绿的塘水,映上了红韵,古朴的民宅,耀上了彩影。引得许多人都在永宁桥上观景、拍照。

在安境桥往北看,是塘河的丁字口,晚霞洒在挂满串串大红灯笼的酒楼,平添了一层艳丽。往南望,在曲婉的塘河深处,隐约可见一座廊桥,就是胥塘桥。用西塘古称命名,说明它的特别。

塘东街多酒吧、乐吧,尤其是南端,虽然还未天黑,人们还没有到酒足饭饱需要嗨歌的时点,但已经闹了起来,乐声震耳,我受不了这种消遣。

西塘的白天是熙熙攘攘的,直白地展示它的古色古香。灯笼已经逐渐亮起来了,华灯初上,夜色阑珊的西塘古镇,即将呈现在眼前。

从安秀桥返回到北栅街,确实有点累了,进客栈稍微休息,然后扛着三脚架,出来邂逅西塘梦幻的夜色。

摄影的人都知道,拍夜景,最好的时间是天将黑未黑时。灯火初上,顾不上吃饭,先去拍几张古镇夜色更有味道。

踱上最北的卧龙桥,桥下是另一个游船码头,两岸都有高大繁茂的香樟,将原本暗绿的河塘水更深绿。游客们坐船游玩的兴趣还是蛮高,不停的有船停泊,有船出发。塘东街北侧廊棚下,柱形灯笼,密密地挂了几排,红彤彤的,十分诱惑人,真如浪漫初见。看对岸的北栅,廊棚下的店面也是灯光通亮,传统的圆灯笼,稀稀地挂着,稀稀地亮着。

万安桥、安泰桥处是塘河的丁字口,两桥如连锁扣着。夜色渐浓,灯火渐明,还是桥上欣赏两岸最美。廊檐下店铺和灯笼的彩光,倒映在水中,船摇过,灯影也摇曳起来,塘东街的是一片一片,北栅街的是一点一点。枕水人家的屋舍,随灯光倒映在水中,隐约可见。那些石拱桥,为古镇划着炫彩的大圆,好似要为这千年古镇圆个好梦。

再上安秀桥时,所有的灯光都亮了,连廊棚上方的一层屋墙上,都投上了彩光。这是西塘古镇最美夜色的时候,一幅重彩的画卷,徐徐展开,把人梦绕魂牵,令人忘返流连。

我定好三脚架,对准河塘中央,把尾部挂着两只灯笼、左右摇晃徐行的乌篷船,放入镜头,来个慢门。出来的照片是天空蔚蓝,两岸灯火阑珊,水面波平如镜,彩影斑驳,船轨是两条柔曲的红线。从照片上,看不出船影,只能从那两条红线,看出船的晃晃摇摇。

有人将江南六大古镇的特色,各用“关键词”概括,如周庄是“碧玉”的,乌镇是“水阁”的;甪直是“风情”的,而西塘是“梦里”的。

说梦里西塘,自然是因为西塘的夜色迷人。每当夜幕降临,轻纱笼罩,万家灯火,缤纷斑斓。在夜色深沉后,塘东北街轻歌曼妙,塘东南街震耳欲聋,而北栅街、西街则游人渐稀,沉静下来,所以说西塘的夜色是静谧与热闹的,笼罩在绚丽的梦幻之中。

逛累了,肚子也饿了,找了一家临河、规模尚好的餐馆,点上几个炒菜,其中一份清蒸白水鱼,喝两瓶啤酒,吃饱喝好,也不贵。这清蒸白水鱼,看每家餐馆都标为特色菜,也就不能错过。

回到客栈休息,古镇清静的早晨,值得期待。

闹了一个白天的古镇,累了;吼了一个晚上的塘东,不知道什么时候歇了。西塘在不知不觉中,又醒了,一天的轮回,从清静和原味中开始。

昨日太困乏,早起走出客栈,没能赶上日出。但清晨的古镇,确实是格外的静谧,为数寥寥的几个如我们一样早起的游客,在石桥上流连,在石岸上徜徉,那么的悠闲,那么的自在,没有拥挤,没有人抢镜头。西塘的宁静,让早起客尽情地散漫。

阳光还带着些霞彩,射在廊棚的黑柱上,覆盖在黝黝的黛瓦上,添上了一些挥之即去的红韵,显得古镇更加的沧桑。这时的塘河,有不同的景象。在背阴处的,自然是极为地清静,可是晨阳照耀静静的塘面,飘泛着薄薄的光雾,让清早的古镇更加地静美。

从狮子桥往东到里仁桥一带,两岸垂柳依依,路面洁净宽敞,由于没有廊棚,站在桥上视野开阔。谁家门前水岸的甜枣树上,挂满了小小的青黄色枣子。岸边的那株桃树,此时老叶还不少。想春暖之时,它姹紫嫣红,古色古香的古镇衬托了桃花的美艳,桃花的美艳彩映了古色古香的古镇。而在烧香港南街的倪宅至五福桥一带,两岸的柳树更高大,垂荫更浓,在这静谧的清晨,显得格外地清爽和幽静。

早起还有早起人,伴着晨光醒来的,还有那些开早餐店的西塘人。刚醒来的西塘,零零星星有些人家已经开门,腾腾热气从小店内冒出。这个时候,需要吃早点的人,比店家数还少,可他们还是照样开门营业,开启古镇一天的生活。古镇人一直就是这样勤劳,小小的生意,也是一心一意地勤奋经营,点滴积累才能勤劳致富。

清晨的西塘古镇,似乎更富有生活的气息,更有生活的味道。安安静静地闲逛了一会,虽然不饿,但还是走进一家早餐店,既填饱肚子,也算是对早起守候的西塘人,一个敬佩。要了份西塘小馄饨,加根油条,再来个茶叶蛋,都是统一明码标价,价钱不贵。

返回客栈前,在北栅街的廊棚下,独自凝望了一会。有人喜欢古镇的热闹,甚至陶醉于酒吧的喧嚣。但是,更多的人喜欢古镇的清悠,喜欢古镇晨曲中的清柔,朴素的古镇,在清晨尽展它的清新与诗意。也就一会儿,思绪被打断,街上的人,很快多了起来,古镇的热闹又开始了,我也该离开,驱车赶回南昌了。

有人说,西塘最美的是夜色与清晨,因为夜幕后,古镇灯火阑珊,五彩缤纷,极为地绚丽迷人;因为晨光时,古镇晨霞色暖,轻纱笼罩,极为地温馨撩人。

古镇从历史走来,孕育了古吴越文化,并保持了独具特色的建筑群,拥有丰富的人文资源,有人这样刻划它:“春秋的水,唐宋的镇,明清的建筑,现代的人”。

长廊烟雨胥塘水,老宅风情荡撸声;历史千年淳厚地,江南胜貌古浜横。当年“旭日满晴川,翩翩贾客船”的西塘,如今商贾客船是不见了,但是旅游开发的成功,让古镇“千金呈百货,跬步塞齐肩”。用一颗包容的心,看待古镇的喧闹与商业化,用一双好古的慧眼,发现古镇的风格与韵味,为灯火阑珊而感慨,为晨静清悠而抒怀,喜欢晴阳下古镇的直白,也不抵触熙攘的场面,找寻悠悠的历史,寻觅古朴的味道,这就是我总是喜欢游览古村古镇的原由。

服用奥卡西平癫痫病患者发病的症状表现有哪些呢西安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