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情人节妄谈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古典文学

   对于情人节,我一向是“讳疾忌医”的,说讳莫如深、水深无波从而三缄其口,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是双手捂屁股――自己捧自己。相信大多数被爱情戳伤的人,总是不愿提及这“情人节”的,已经结痂的伤疤不愿被触碰,更不想再次咀嚼伤感的泪,于是便冒充着“看破放下”的主儿,闪烁其辞,不理不睬。其实说不定其背后辛酸的故事,正揪着他的心呢。

   爱情是生活的必须,除非你出家或永不结婚,否则谁都饶不她的纠葛。“饮食男女”似乎是天经地仪、不容辩驳的生活规程,贯穿着整个社会发展的进程当中。因此,爱情也就成了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诗三百中就有一百多篇是关乎爱情的,足见其份量之重。爱情的神圣与美好,无论在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曲艺表演、诗词歌赋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主人公大多是历尽磨难,终成眷属。可最终没成眷属的爱情悲剧,如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素贞与许仙等却成了国人追求爱情自由的精神渊薮。这还不说外国的《魂断蓝桥》、《罗密欧与朱丽叶》、《乱世佳人》等异域悲剧了。一定程度上说,人类发展的文明史也是爱情自由的解脱史。

   而现实生活中,爱情似乎每日都是人们讨论的话题。大街上溜一圈,听到的无不是围绕“爱情”的张长李短,如丈夫出轨、妻子出走、这家家暴、那家离异。言者壮怀激烈,听者义愤填膺,一种不平、谴责甚至谩骂的声音总会充斥你的耳际。而机关的办公室也同样是爱情讨伐的阵地,鼓角齐鸣,枪炮隆隆,杀声阵阵,不用说刀牙插嘴的妇女主力軍了,就是平时恬静的淑女一时也成了志愿军,全身心地投入“斗私批修”的战斗中。我想,之所以引起大伙的高度共鸣,概因爱情像个公共财物,是不容亵渎与践踏的。因此,爱情是关乎社会的,更是关乎切身利益的,难怪一处“兴风作浪”,多处“波涛汹涌”了。

   或许没有被爱情这把利剑戳伤的人,总觉得爱情如糖似蜜,美好得无以伦比。一旦被其灼伤,定会刻骨铭心,伤心动肺。因为爱情本身是心灵上寄生的东西,得之容易忘乎所以,失之容易忧心孔疚。事实上,拥有的并不见得就十分珍惜,没得到却是想入非非。于是想得到便想法设法,不择手段,甚至还为之“华丽”一跳命断高楼。因此爱情“像刷牙一样,一边是洗具,一边是杯具”,被其伤者何者少啊!

   因此,爱情是诡谲的,她让多少世人捉摸不透,神魂颠倒,歇斯底里又有劲难使;爱情是脆弱的,她总是难以攻守,却又很少能始终如一。说薄如蝉翼、脆如虫卵是夸张,说牢不可破、稳如磐石是不切实际;爱情是单程的。一旦错过,再怎样挣扎都是徒劳,一旦扭伤,再怎样想完好如初都是伤痕累累;爱情更是神圣的,谁玩弄了她,最终一定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说若有神助是玄乎,说自然法则惩戒倒是实情。

   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求来的至多是被婚姻圈框了的爱情,并不是两颗心灵撞击的火花。李清照与赵明诚的赌书泼茶、梁鸿与孟光的举案齐眉、司马长卿和卓文君的当垆卖酒等等这些美好的故事无不是两情相悦、相互欣赏的爱情典范,并不是一方苦苦求来的结果。强求来的只能是婚姻,不是爱情。当然爱情是可以追求的,是两情相悦后为冲破家庭约束、社会阻力的一种努力,并不是一方不同意另一方的死皮赖脸。

   谁的爱情都是美好的,并不是说平凡人的爱情就没多少份量。至少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至少可以“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在有生之年演绎一个人间的情意浓浓的天仙配。

   但是,爱情不仅是“价更高”,而实在是稀有货。放眼夜晚的万家灯火,真正能有几家沐浴在爱情的春风里?不禁怅然几许。

四平市哪里治疗癫痫好哈尔滨有癫痫医院吗白银做癫痫病手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