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笑老虎儿(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笑老虎儿是个贬义词,意为面带笑容而心如虎毒之人,或者干脆说,是指笑里藏刀的家伙。

笑老虎儿九旬有五了。他耳背,掉了“千斤”,鼻梁干瘪,走路擦地,也就是说,他的时日不多了。可是,还是有人当着他的面嘀咕:“好人命不长,祸害万万年,狗日的,咋还不死呢?”

人活到这分上了,想必也是遭孽不少。

笑老虎儿曾是邻村的土皇帝,如果不是年龄限制,他会让“皇位”终身,如果不是选举制的推行,他还准备让自己的儿子当村长。

他当权时,言辞少而工于心计,与人见面,总是眨巴着细小的眼睛,面带神秘的微笑。他要是开口说话了,不是三言把人鼓捣的舒服妥帖,就是两语把人给震慑住了,或者是,让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智商障碍者,也要半个月后才会若有所悟。总之,他曾仗着他的权威与心术,明里暗地,不知玩了多少阴谋,不知害了多少忠良。他有“前三十年挖坑,后三十年埋人”的谋略。

兴大集体的年代,普通百姓的生活食不果腹、衣衫褴褛,而他家,包括他的三个兄弟,平常堪比别人过节,为啥?生产队长、会计、出纳都是他的家人。笑老虎儿的姓氏,是全大队的旺族,除了憨呆痴傻外,包括进门的儿媳妇,都是他发展起来的党员,加上与外姓的联姻,以及趋炎附势者的巴结,他的帮派人强马壮。

不过,笑老虎儿的命硬。他不到四十岁,已有四个女儿,老婆给他生儿子时,产道大出血,他便迫使组上三个O型血者献血。一个是他的亲戚,谎称有病不去,一个是军人家属执意不从,只剩下一个老实巴交的富农,被他带去抽血至晕厥。他有儿子了,可老婆还是走了。懦弱的献血者,因为生活艰苦,就连凭票的四两红糖都没有到位,落下了常年的体弱多病,终生未娶。

或许是为心肝儿子着想,笑老虎儿以后没有续弦,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不馋嘴。偷腥多了,儿女也多,但都是他人养着,如果不是基因的强大,从长相上证实了当年的风流,真还没人敢相信,他曾是那么一副德性。就拿他隔壁的“比儿”来说吧,他小兄弟被他派往“三线”了,小弟媳晚上在檐沟后小解,等她再返回耳房时,笑老虎儿已经躺在她的被窝里了。后来,他就多了一个“侄儿”,小兄弟不傻,但家丑不可外扬。还有,某年的冬夜,大雪纷飞,邻组的某妇,与夫口角后出走,幸得笑老虎儿路途“搭救”,遂成了一夜露水夫妻。不料,墙外耳灵,小弟媳不服,皮绊越扯越大,直到扯破皮、撕掉肉、露出骨、穿了帮。

承包责任制了,笑老虎儿利益集团的人,无论是稻田还是山场,都占有不同程度的优势。如他家的杉树砍几届了,每一届都能卖几大车出去,而相同家庭的邻居,二十年后建房,还得向他购买高价棱子。如他曾很吝啬的介绍信,帮很多人飞去了山外,现在他们的后人都是城里人,而当年被他排挤者,几代人都是干工佬。如每年的换届选举,当权者都是他培养出来的党员后代。

笑老虎儿老了,细小的眼睛依然眨巴着,神秘的笑容犹在,只是那种表情永远无解。少数人对他望而生畏,生怕被他的小眼睛眨进去,担心被他的笑容吞噬。还有的人幡然醒悟:“几十年来,都是我家请他一家人吃饭,咋就没在他家吃过一顿饭,哪怕是吃上一个红薯呢?”

常有人咒骂:笑老虎儿吃私娃儿不吐骨头。

最近,有一种传言:笑老虎儿得了肺癌,晚期;他不愿治疗,却把几万块养老钱,捐给了为他老婆献血的老人。

沈阳治癫痫病费用癫痫病怎么治才可以治好贵州癫痫病医院到底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