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父亲的命令(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儿童文学

每个人都有理想,说得难听点,每个人都有野心,实现了,再大的野心也就成了远大的理想了。理想的萌生,与一个人的现实处境有关系,理想是现实的一种寄托。

萌生当一名教师的理想,是因我在读小学时被班级里的捣蛋鬼欺负而向班主任反映无效后。我要当一名教师,我要惩治捣蛋鬼,我要为学生创造一个健康向上的成长环境。为了实现当教师的理想,1979年,我一上初中便开始付诸于行动了。

那时,教师缺口大,乡政府为了缓解教师缺编压力,面向全乡通过考试招聘自采民办教师,只考语文数学两个学科,由乡中心校和乡中学统一组织出题考试批卷录取。

1979年8月至1980年8月,初中读书的一年里,我参加了两次全乡招聘自采民办教师的考试,两次都考上了,两次都没有录取我。

第一次参加考试,是上乡中学不久,在众多的考生中,唯有我是在校生,其他的考生都是历届在乡高中毕业回乡务农的学生。永利大队的考生中,我考得最好,可在录取时,却偏说我是在校生,说啥也不录取。我现在也想不通,既然在校生不录取,报名参加考试时,那又为什么让我报名呢?干脆就不让我报名不就得了吗?依我看,不是这么简单的理由。这里面有猫腻,有阶级斗争。

第二次参加考试,是在我将要中考的前夕,当时个别在校的初三学生也参加了。永利大队只招一名自采民办教师,报名的人中有一个不是对手的对手叫刘熙来,他嫂子在乡中学教学。中学老师出题,卷子也是中学老师批,刘熙来考上了,我没考上。刘熙来我们是我小学同学,初中都没念,他啥样我太清楚了,他怎么能考过我?事实上,录取的是他,而不是我。

打小,我就有主见,啥事不愿征求大人意见,甚而都不去愿征求父母意见,两次参加教师招聘考试,我都背着父母,家里自然也像没那么回事似的。现在想,父亲作为乡电业站站长,如果他能出面说句话,肯定不算个事,退一步说,就是父亲不求人,乡政府如能确保整个考试招聘公平公正的话,其结果一定是另一种情形。我的人生也许会改写,而在以后的人生漫漫征途中,多一些轻松,少一些无奈和身不由己,当然,也就没了我如今的舒坦洒脱和内心的丰盈强大。我真的不怪任何人,我能有今天,工作上还算问心无愧,业余创作还算小有成绩,家庭生活还算幸福美满,尽管今天我依然是一个普通人,渺小而微不足道,一粒草芥而已,但都是我个人不懈奋斗使然,我虽家无万贯之财,但我生活得愉悦而充实,我工作得理直气壮。

参加两次老师招聘考试,两次失败,当时,对我的打击很大。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无心学习,我心灰意冷。好在,班主任宋兆有教我们数学,他对我还可以。教啥科的老师对哪个学生有感情,那个学生便对哪科感兴趣。我很爱学数学。课下,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做数学题上了,见到课外题,我赶紧抄下来,我积累的数学课外题有好几本。当时,同学罗中华和闻永发他们都很羡慕我。那时,能难住我的数学题很少,尤其平面几何题。我曾一度做过当数学家的梦,记得还幼稚地给数学家熊庆来写过一封信。然而,中考失利,彻底粉碎了我的自信。我没考上安达高中,也没考上任民高中。父亲把我好顿批评,说我上学不安心,考什么老师?不务正业。父亲最宠我,父亲的教训,让我感到眼前一片黑暗。一个暑假,我都很少出屋,暗地里跟自己过不去。

暑假后开学,父亲让我再重读一年。在大哥的冷言冷语中,我还是上了学,插到了八年三班。到校的几天里,我感到老师和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不打算念下去了,我开始逃学了。

母亲首先看出了问题的严重,父亲下班来家,她扔出一句:“小二逃学了,说不念了。”父亲脸一拉,挖了我一眼,厉声命令道:“明天上学!”父亲是绝对的权威,不能有一点违拗,我又背起书包,回到了学校。

一年的时间,很长也很短。中考录取结果回来了,安达高中考上三个,没有我,父亲的脸色很难看。兄弟四人,我是他心中唯一的希望,我没考上安达高中,他心里生我的气很正常。不两天,任民高中录取结果也回来了,其中有我,父亲很高兴,逢人便说:“小二那个班,就他自己考上了。”这话不假。文化乡中学的教学质量一直很差,甭说考重点高中,就是考上普通高中的已是不容易了。考上重点高中的,每年也就两三个,有时甚至“光头”。

告别了乡中学,告别了平时从没离开半步的父母,我到离家40里外的任民高中读书,开始了新的跋涉。两年的高中生活,我打下了坚实的知识基础,也极大地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

高中毕业后,作为“大学漏子”(那时都这么称呼),整个大队里,也属凤毛麟角,没通过任何考试,我便被吸收进教师队伍,而且是大队书记李玉金亲自去家里动员我当老师。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也许真是命运的安排,命中注定我要做一名教师,而且要一辈子的传道授业解惑。我深深地爱着我的教师岗位,我默默地奉献着我的热血和年华,虽不富有,也不风光,但很充实,也很自豪。小时候,一时萌生做一名教师的理想,实实在在成就了我色彩斑斓的人生。

当然,当年“逃学”之际,父亲的一句命令:“明天上学!”也才是最终改变了我命运的金钥匙。

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杭州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时候要按时吃吗癫痫病预防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