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丹枫】炒花生(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德艺

国庆大假期间,趁着放假的女儿在家,我决定清理一下地下室。

我家的地下室是小区里面最大户型的,里面堆满了入住五年来积累的杂物。说实在的,我从今年春节期间下来过一趟,至今没光顾过地下室。女儿看着满满的房间,下决心要陪我把地下室清理好,把没用的东西,该卖破烂的就卖破烂,该扔的就扔。

女儿在清理一个洗衣机包装箱子时,从里面提出一个农村人装化肥用的编织袋,袋子里鼓囊囊的有半袋东西。女儿好奇地打开袋子,原来是半袋子带壳的花生,而且是炒熟的。我这才想起,这是春节回家陪父母过年时,和我一个爷爷的新东哥送的,回来后,除了妻子捧了几把放到果盘里,剩下的都被我提到地下室,放到了洗衣机箱子里,至今没动过这些炒花生。

“哦,这是过年时,你新东大爷送的炒花生,你回学校时,给你同学捎着吃吧。”

“爸爸,你有没有搞错,都七八个月的东西了,还能吃吗?再说了,现在有几个喜欢吃这个的,扔了吧!”

女儿很利索地把花生扔到地下室门外的“扔货”堆里。我很生气,尽管我也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可对女儿浪费东西的态度不赞成,再说了,这些花生也代表了老家人的一片心意。同时,女儿对花生的态度,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过了一会儿,女儿见我不高兴,搭讪着说:“我是为咱们的身体着想,这么久的东西,要不,把花生拿回来吧,咱家不吃,送给批发市场的邻居吃。”

“算了,扔就扔了吧,放这么久的东西,送给邻居也不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女儿又说到了那些炒花生,我没有表现出惋惜的态度,只是和女儿讲了我小时候的一个故事。

那是四十年以前的事了,我大概有六七岁的样子,具体是六岁还是七岁,不记得了,反正是学龄前儿童,因为那个时候,八虚岁才能上小学一年级。

那时,我们家和所有的农村家庭一样,过着贫穷的日子,大妹妹小我两岁,小妹妹刚会跑,一家人靠父母在生产队挣工分过日子,邦邦硬的玉米面饼子也不是顿顿都能吃到,期间还得吃一些红薯和胡萝卜,白面只能在过节和来客人时才能在饭桌上看见。生产队除了种玉米小麦棉花以外,还会种几亩地的花生。秋后,花生收了,生产队留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分给社员。

父母把花生领回家后,晒干摘净,用一条布口袋装了,用绳子吊在房梁上,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防备我们兄妹和老鼠偷吃,因为这些花生是我们一家全年的油盐酱醋钱。

秋收秋种结束后,农闲季节到了。卖花生就提到了议事日程。记得那一天早晨,小姨来到我家,和父母嘀咕了一阵后,匆匆离开了。吃了早饭,母亲到河坝上背回了一小布兜子沙土,在院子里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晾晒起来。这种沙土在我们黄河下游地区很常见,晒干后就成了流沙。傍晚,小姨又来了。小姨是春天结的婚,受姥娘的指派,来帮助母亲去集上卖炒花生。我那时虽然还小,但也能从小姨和母亲的谈话中,知道小姨的小叔子在下洼集上管市场。那个年代,东西可不能随便拿到集上去买,好像割资本主义尾巴正在风头上。

吃过晚饭,母亲把锅烧热后,把晒干的沙土放进锅里,用带着根须的玉米秸不住地搅和沙土,用手试着沙土的温度合适后,就把一些生花生放到锅里,更加用力地搅和起来。我和大妹妹眼巴巴地瞅着锅里,小妹妹个子矮看不到,只能听着锅里的“沙沙声”,着急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很快,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熟花生的香气,锅里花生皮的颜色也开始变成淡粉红色。母亲用玉米秸快速地从锅里挑出几个花生,让我和妹妹尝尝熟不熟。其实,母亲也知道我哪懂得花生的生熟,无非是让我和妹妹吃个新鲜。我的目的达到了,拿起两颗,不住地在两个掌心里倒换着,感觉不太热了,才递给大妹妹。我又拿起一颗大的,用嘴吹了好几次,把花生剥开,感觉花生仁不烫手后,递给小妹妹,剩下的那颗又小又瘪的花生就是我的美餐了。我吃完后,又眼巴巴地瞅着锅里,等着母亲让我尝尝第二锅的生熟……

第二天早晨,母亲拗不过我的乞求,勉强同意我随着她和小姨一块去下洼集上卖炒花生。天还黑乎乎的,母亲和小姨每人背了一小袋子炒花生,我背着三个玉米面饼子,悄悄地步行上了路。下洼集就设在下洼公社驻地,从我家到下洼集有八里地,对大人来说不算远,可对我来说,就有些吃力了,但一想到很快就能吃到别人不买的干瘪花生时,一点也没被母亲和小姨落下。我们赶到集上时,我出了一身通汗。

那时,下洼公社到县城的公路还是土路面,路两旁也不像现在这样有鳞次栉比的二层商铺,而是两条东西走向的排水沟。我们的炒花生就摆在路南的沟边上,现在想来,这些卖炒花生的人之所以把摊位摆在去县城的路上,是看好了路人的购买力。由于集市上不允许私人买卖花生,在这儿摆摊卖花生的人都把花生袋子放在沟里,路边的摊上只放了很少部分。母亲把一块比大毛巾大不了多少的方布单子铺在路边,用三只大号茶碗做量器,把炒花生装到茶碗里,再用手掌沿着碗口抹平,一茶碗花生一毛钱。有的顾客很痛快地交了钱,对花生也不挑拣,也有的顾客很挑剔,看看这碗,瞅瞅那碗,不是嫌碗里的花生少,就是嫌碗里的花生太秕,母亲只好再给这样的顾客搭上一颗。摆下没多久,母亲就卖了六七碗,快乐的表情荡漾在母亲脸上。

小姨一边帮母亲卖花生,一边警惕地瞅着周围,时刻提防集市管理人员的到来。虽然小姨和她小叔子打过招呼,但那么多人瞅着,也不能明目张胆地不躲。集市管理人员一共来了四次,第一次来时,母亲和小姨正忙着应付两个顾客,没看到管理人员,但那个戴军帽的小伙子并没有像在其它摊位那样把花生摊揪翻,也就避免了跟在他后面的一群人把撒在地上的花生哄抢吃了。这个小伙子慢腾腾地靠近我家的摊位,一边走还一边吆喝着:“不准卖了,赶快收了,再卖就全部没收了。”母亲和小姨有足够的时间,把摊位上的炒花生收好。我昨天听小姨和母亲说过她小叔子的事,猜得出这个戴军帽的人肯定就是小姨的小叔子。集市管理人员走了后,紧挨着我们卖花生的一位农妇,因为花生被抢,一脸沮丧,时不时向我们投来羡慕和嫉妒的目光。那时的乡下人很单纯,对有关系的人受到照顾大都默认,要是换在现在,早就发到网上了。

管市场的人第二次来的时候,我们家的炒花生略有损失,但损失的花生也没被别人抢了,而是进了我和妹妹的肚子。第二次检查时,小姨的小叔子没来,我正好在摊位一边,眼看我家的炒花生就要被揪翻。那还了得,我们一家舍不得吃的炒花生,怎能让别人吃了?我一下子趴在那快方布上,把那三茶碗炒花生压在了身子下面。我是小孩,管理人员也不好发作,只好去揪下一家。

我立了功,保护了炒花生,理所当然受到奖励。母亲把被我压碎的花生挑出来,算是对我的犒劳。我只吃了一颗,剩下的全都放进兜里,留给家里的两个妹妹。集市管理人员后来两次来查,小姨的小叔子都在,我家的炒花生一点也没损失。

到了散集的时间,我家的炒花生只剩下一些干瘪炒糊的,顾客也不会买这样的花生,如同往年一样,留着给我们兄妹解馋。

回到家后,父亲整理了一下花生钱,足有十八块之多。母亲破天荒地擀了一大锅面条,炒了一大盆新下来的白菜,一家人敞开量吃了一顿好饭。我和两个妹妹更是高兴,因为除了有面条吃,母亲给每人一大捧卖不出的炒花生,稀罕着吃的话,三天吃不完。

四十多年过去了,父母和小姨都成了老年人,炒花生也不再是什么“天物”,也许是想到了母亲年轻时的艰辛,想到了母亲岁数大了变得有些痴呆,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转。女儿听了我讲的故事,亦是唏嘘不已,她见我难受,搂着我的肩膀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想它呢!”

是啊!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的国家早已不是过去那种物质匮乏的样子,大家都过上了物质充盈的生活,但有时回忆一下过去的日子,未必不是一种享受。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山西癫痫首选医院羊角风的最新治疗方法有什么?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