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祭奠亡夫(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创意小说

公元两千零壹拾七年陆月拾壹日早八时许,我丈夫突发脑出血病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开了人世,使我与儿女们措手不及,一时不知所为。深致哀悼之情,呼天喊地,顿足捶胸!虽命之所存,天时为之,可这种残忍的告别,实在令我茫然失措!幸亏侄子们已成年懂事,与乡亲们共同备之祭品,潦草奠之,我心目中普通而又高尚的亡夫——赵学林先生!

唉!当初我幼小无知,虽一村相住,却不知你的身世。在妈妈的口里我知道,原来你和你有顽疾的母亲是被你父亲抛弃的寡母孤儿。当时你才三岁,名叫学林。由于你母亲有严重的类风湿病症,翻身都很困难,使得你成了一个营养不良的婴儿。你身弱体瘦,躺在炕上,隔着肋骨都能看到你的心跳,连哭都发不出音来。见此景,你母亲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便招了右手残疾的赵海清为继父。彼时,赵海清家境贫寒。有六十多岁的母亲,还有刚结婚的弟弟赵海涛。自己没有房子,只好住在他表兄家的东屋。

在赵家的维持下,你母亲能拄双拐下地走路了,你也得到了重生,但瘦小单薄的体质,已经在你身上定格了。

赵海涛是个木匠,起初全家人靠他的,一把斧子维持生计。妻子先后生了两个女孩,一家七口人吃、穿、住都很困难,因此你八岁时就给全屯的人家放猪。到秋天,解决了你们全家第二年的口粮,而老叔赵海涛给别人干木工活挣的钱,买了两间房的木料。一开春,在乡亲们的帮助下,不到半个月,就在我们家的大门前道南偏东一点的五十米处盖上了两间土房,你们住进了自己的房子。此时我才五岁,咱们就成了前后的邻居了。

你虽然身小体弱,但有一颗刚强的心,十三岁就参加集体劳动了。你老叔以零散手工业的身份,成了国家的正式工人,被调到了养殖场去了,每月开36元现金,而你就成了你们家名副其实的劳力了。当时你是生产队里最小的社员,但在生产队干活,一点不比大人少干。春天,你跟一群大劳力在大长垅地里刨高粱茬子,大队支书领着支委们视察各队的生产情况,来到了现场,见一个小孩在打头干,感到很奇怪,就站在那瞅着你。刨茬子的劳力们都不好意思地站起来,擦了一把汗,笑着说:“领导们好!”董书记点点头,看看太阳说:“这天也不太热呀,你们咋都干出汗了?”组长笑着一指你说:“这不就为了撵这个小孩嘛!”一句话大家都逗笑了。董书记惊奇地说:“啊!这小孩这么厉害吗?”说着便从一个社员的手里接过一把镐,走到你的身边说:“来!孩子,这回我和你一起刨,看咱俩谁刨得快?”当时你也不知道他是书记,就好玩似的跟他比赛了,你一直领先刨到地头,期间你还回过身来接他两步远。董书记直起了腰擦了一把汗,说:“哎呀!我算服了!”边说边来到干活人跟前问:“这孩子叫什么名子,多大了,他干啥活都这么快吗?”组长说:“他叫赵学林,才十三岁,但他人小志气大,别看他长得瘦小,但总有一种不服气的心理,干啥活他都比别人干得快。挑粪拿扁担他不够高,装土篮子,别人装一篮子土,他能装两篮子,还不藏奸。这是你看着了,不然还以为我们不干活呢,连个孩子也撵不上。”董书记点头说:“噢!我以为他干这活不用猫腰,所以刨得快呢。那么说今后咱们还得掌握着点哪,别让他干过力了!”

这一年到秋后,你不但挣了一个好劳力的工分,还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在树空和道边割了好多草,晒干后堆成一小垛,卖了一千三百六十多斤羊草,三分钱一斤,卖了四百多块钱,这相当于当时两个劳动力一年的收入。这样,你能干的名声,在小队、大队甚至全公社都传开了。

入冬后,你被选上了县劳模,参加了县里召开的劳模大会,七名劳模中你是最小的一个,最老的是沙金滩公社七十二岁的孟昭兰老人。

一九六二年我高小毕业了,考进了康平一中,因家境贫穷,离校又远,你辍学了,当年秋天我参加了生产劳动,虽然才十五岁,但当时我是咱们生产队妇女中唯一有文化的人,所以大家选我当上了妇女队长。

而你由于家境贫穷,母亲有病,没念过书,但你勤奋好学,咱们俩在同年、同月、同时、同地举起了拳头加入了中国共青团。在艰苦锻炼中,你有了“青年标兵”、“五好社员”、“积极分子”、“优秀团员”等光荣称号,而我虽然哪方面都不如你,但我是全村的扫盲老师,总觉得高你一筹,不料我到你家给你送识字课本的时候,看见你坐在北炕稍靠着箱子在看一本古代小说。见我进屋你把书合上了,放在了箱盖上。我装作没看见,跟屋子里的人打招呼后,便若无其事地走到北炕梢边伸手拿起你刚放在箱盖上的书,一看书皮,竟然是《小八义》。我问:“你在看古代小说?”你点点头,我翻弄着这本书说:“这里的繁体字这么多,你认识吗?”你回答:“认识的。”我问:“谁教你的?”你看着大爷说:“是大爷教的!”边说边打开身旁的箱子,从里边拿出两本书,是古典的《三字经》、《百家姓》。我惊异地看着赵大爷,赵大爷笑着对我说:“那是我当年在私塾里念过的书,你小林哥也没上起学,他渴望识字,我就拿出来教他了。他记性好,又认真学,这二年他把这两本书基本学通了,这不还能看古书了吗?”

我说:“真了不起!我以为认字方面你是老大难呢,没曾想文盲还是我了。不过,你学的繁体字,现在多数人都不认识,你还是学我给你拿来的识字课本吧,如果有困难随时找我!”

正当你求知有门的关头,你那可怜的妈妈突然去世了,你悲痛欲绝,消沉了好一段时间。还没等你振作起来,老奶奶又相继去世了。你的情绪非常低沉,在大家的劝解下,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终于又恢复起来了。

一九六三年春,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学雷锋运动。你像黑夜里在大海中航行的人,突然看见了灯塔,心里一下子亮了。在日记里你这样写道:“雷锋事迹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给我引领了方向,让我懂得了怎样做才不愧为毛泽东时代的好青年。是共产党和毛主席拯救了我们,拯救了天下的劳苦大众,使我扬眉吐气地生活在人民群众中。雷锋同志做出那么多感人事迹,来回报党和毛主席,而我却如此碌碌无为,实感惭愧。幸亏我从雷锋事迹中领悟到,只要听党的话,干啥都能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有利于党和人民。我虽然干不出大事了,但我要像雷锋同志那样,一切从小事做起,全心全意地把青春献给祖国!请党和人民看我的实际行动!”

一九六三年五月十九日晚饭后,在社员大会上,队长说:“在生产队记工是一项很重要工作,可是咱们的记工员明天就到酒厂上班去了,因此咱们还得选一名记工员,大家看看谁能胜任?”

会场上静静的,突然传来一声:“我干!如果大家信得过,我保证让大家放心!”人们都把目光投向了你。队长不满意地说:“我说学林哪,这可不是说笑话呀,大家都知道你一天书也没念过,怎能当记工员呢?”

你从容地说:“队长,我是认真的,虽没念过书,我也能把这项工作做好!”我说:“我同意他干,咱们不是扫盲了吗,经过扫盲,他认得字比我还多,尤其是《百家姓》他基本学通了,正适应这项工作,唯一不妥的是,他对阿拉伯数字掌握得不太准确,这没关系,我能帮助他的!”我又半开玩笑地说:“我不是他的扫盲老师吗。我的学生,还不能胜任记工员?”“呵呵呵!”大家都笑了。队长欣然地拍着手说:“太好了,要把文化问题解决了,谁也赶不上学林准成的。大家看行不行?”“行!”会场上异口同声通过了。

正当你欣慰地活跃起来的时候,县委决定在离县城往北五十里远的苇塘成立了养殖总场,养马,为全县培育种畜,又在离县城往南九十里远的小黑山成立分场,养鹿,取鹿茸、鹿胎,培育药材。决定把全县各处的散闲的正式工人们都调来,分配到这两个场子工作,并允许带家属,而你的老叔赵海涛就是被调的一名,分配到黑山鹿场了。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当然老叔不能放过,他及时回家动员家属,决定立刻向鹿场搬家。你却留恋家乡,立志要在农村,创出一番事业来,但赵家绝不允许,强迫你随家搬走。

你就是哭,哭得那么孤苦无助,全家人都掉下了眼泪。但现实就是那么残酷,你说不出不去的理由,只好说:“好,我去!”

从此后,我们俩失去了联系,生产队也失去了一位好社员。一时间,我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时隔四年,也就是一九六六年的正月十九,公社一年一度的春耕动员会议结束了。下午我回到家里,发现赵老叔领着他的大女儿丽芝来我家了,得到了我父母的热情招待。

晚饭后屋里没有外人,妈妈对我说:“老赵你老叔,是来给你和他家的小林保媒来了,你同意吗?”我一愣!心想:“这些年没有来往,早把你淡忘了。你在我心中确实留下了点的印象,我也确实很敬佩你,可我又想:我怎能跟你去遭罪,天天吃一锅饭、睡一张床呢?”所以我对妈妈说:“妈,明天你跟他们说,我不同意和他对象!”

妈妈长叹了一声,说:“唉,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呀,油头粉面的花花公子再好有啥用啊?嗨,这是我的想法呀!你咋想的我不知道,别到时候看他不顺眼,再埋怨我!”“不用你管!”我生气地说:“反正我不同意,一看他那瘪样就恶心!”说完,我下地就走了,我走到外屋听到妈妈在自语道:“那孩子虽然个小单薄点,干活比谁差呀?还勤快,再说了……”听到这儿我站住了,妈妈接着说:“他有这份心情,在这住时,见到你,没有一回浅不知耻的没话逗话的,多本分啊!”我推门走了。

光阴荏苒,一晃到了秋天。星期日,我二妹和伙伴们到县城里赶集去了,回来见到我,满面不悦地说:“姐,我们在县里棉麻公司的大门前,听到一伙人说:“赵学林在马场被撤下来了。”“什么?”没等二妹说完,我急着问:“撤下什么来了?他本来就不是正式工人哪!”

二妹撅着嘴说:“他们说赵学林是马场五好青年标兵,过几天就出席县里召开的观摩大会。可是就为查出他的生身父亲有历史问题,就把他撤下来了,发言稿也收回去了。”

我看着二妹,呆呆地问:“他们听谁说的赵学林的生身父亲有历史问题呀?”

我二妹说:“我哪知道哇?听那伙人说,是听张令辉说的。”

我心里想:“学林啊,你不给我来信,我心里很不痛快,但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却为你担心了,”

初冬,终于接到了你的来信,我急切地打开信看。上面写道:“玉霞妹妹,诚心地感谢你,接受了我的爱。我很高兴,因此,我把心里的话对你说说:“我这一生的理想有三,第一,是入党。能成为中国共产党中的一员,是我最大的愿望;第二,是参军。我要向雷锋那样,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第三,就是和你结婚。能和你成为终身伴侣,是我最大的幸福。可现在看来,只能实现我的第三个理想了,还是在你的帮助下,实现的。以上那两个理想,可能今生没有希望了,但是我想,婚姻问题,我们要以感情为基础,决不能以物质金钱为基础,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老人们的痛苦之上,我们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幸福的明天,在一张纯洁的白纸上,画出一幅美丽的生活图画。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幸福。另外,我们一定听党的话,移风易俗的办理婚事……”

我把信合上,不想往下看了,心里想:“你这是啥意思呀?你这种观点,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可是老人们能接受得了吗?我可抗不住世俗的压力!”但我还是忍不住往下看信。

下面写道:“真后悔,在一起时没跟你谈谈心,只知道你性格开朗,总是笑语常开,却不知你的内心世界,所以今天在信里说的话,如果不对心情,千万不要生气,请你一定原谅我的无知……”

看到此,我想:“你还行,还懂得允许对方的不同心意。但,这封信要是让我的父亲知道了,还不得大发雷霆啊!”想到此,我毫不犹豫地拿来火柴,把它点燃了。虽然把信烧掉了,可是信中的内容,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翻滚着,心里一时不能平静。

十二月二十九日,赵老叔来我家了,他拿来四彩礼,还给我爹二百块钱,说:“剩下的钱和物,办事前给齐。”住了一宿,第二天我就跟老叔去马场了。

到马场的第二天的上午,我们在场部登了记。下午王场长把咱俩叫到办公室,和蔼地说:“今天把你们俩找来,是有一件大事,想跟你们俩商量商量,希望你们能配合。”王场长吸了一口烟,沉了一会说:“因为了解到你们俩在各自的岗位上都是优秀青年、积极向上的共青团员,曾经以实际行动获得了党和群众的赞许。在配合党的工作中你们事事当先处处起带头作用,因此场领导建议你们在移风易俗方面起个带头作用,相信你们不会拒绝的,所以场领导决定:工人们新年不放假,明天也就是新年佳节之时,给你们举行婚礼,我们要设美宴庆贺你们的新婚之喜!看看你们的意见如何?”我一听当时傻了,结巴着说:“场、王场长,您这个决定来得太突然了,我没有任何准备呀!”王场长把烟头的火掐到灰缸里,威严地用鼻子嗯了一声说:“嗯?准备什么呀?只要你们俩到场,那就准备好了!”

杭州癫痫医院哪个比较好癫痫病遗传郑州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武汉治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