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 童年趣事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770发表时间:2016-12-05 14:57:21 童年的列车在我回忆里徐徐驶来,一节节色彩斑斓的车厢装满一段段无忧无虑,快乐无比的美好时光。   我的童年,犹如一个魔幻的大口袋,随时随地就可以掏出一个个令人难忘的故事。里面有梦幻的气球,有乡土的泥巴,有调皮捣蛋的使坏,有幼稚可笑的片段。童年,一个与天真无邪挂钩联系在一起的字眼,没有忧愁和烦恼的纯真世界。虽然我已离开你很久很久,但一说到童年,那荡在半空的秋千,稻田里拾麦穗,泥地里滑滑梯,小溪里捉鱼……好玩的事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那年少时的趣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清晰的场景历历在目。   小时候的孩子大都喜欢玩,尤其是农村的孩子更是少不了上山爬树下河摸虾这些“小动作”,瘦瘦弱弱的我也不例外,也有不少的“光荣事迹”。小时候,我的家住在一个小镇上,那时的孩子大部分是属于自由放养的,又野又皮,没有一大框的“丰功伟绩”谁好意思说自己有个快乐的童年啊!那时候看电影,是个很吸引人的节目了,每个月一两次的放电影那是比较高档的娱乐了。每逢此时,小镇上特别热闹非凡,整个小镇的色彩似乎都变得斑斓。那时,镇上只有一间简陋的剧院,凡是有下乡送戏的,放电影的都集中在这里了。剧院的侧面有个小小的售票处,除了一个进出的小门,就在墙上开了个小小的售票口,买票的人必须弯下腰才能看见里面售票员的脸,头大脸盘大的有时估计只能看见半边脸了。小时候老是好奇地向里面窥探,以为电影里的人都藏在里头,可除了经常看见那个一脸雀斑,面无表情的“麻子婆”在数钱外,并没有发现什么乾坤。那时,凡是这个镇上有戏看和放电影都是这里的一件喜事,就算是足不出户的老爷爷和老奶奶都会知道这个消息,就算不看,家人的人端着饭碗也会随意地谈论这事,邻里之间也可能会友好地问:“看戏吗?看电影吗?”街头巷尾似乎都在关注这些“大事”。   父母日夜忙碌,加上那时社会治安也很好,来来往往的几乎都是同属一个镇和同一个县的人,所以小时候的我们都是到处串门到处嬉戏玩耍的,玩到肚子饿了才回家。有时候父母没空带我们去看电影的时候,只能自己单独“行动”,或者跟小伙伴一起去。每逢得知有电影看时,我们一群小伙伴就会显得武汉能治疗好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特别激动,癫痫病者出现的检查项目主要有哪些异常兴奋,恨不得马上天黑可以立即去看“打仗的”,在我们的心中,最喜欢最好看的就是战斗片,直至到现在我仍觉得冲锋号很好听,任何时候听了都觉得热血沸腾。那时只要冲锋号一响,我们比电影里的战士还更早就喊出了:“冲啊!冲啊!”而且当我们看到共产党员英勇就义口里喊着口号时,还抬起小胳膊跟着电影里一起高呼:“共产党万岁!共产党万岁!”   好不容易盼到天黑,我和小伙伴们迫不及待地跑去剧院。到了剧院,我们站在一旁观察着现场,选择合适的目标,当我看到一对看上去跟我父母年纪差不多的夫妻出现的时候,我暗喜悄悄地尾随,(那时对个子较矮的孩子有家长带着去的一般都可放进场,但为了安全角度着想,单独一个小孩是不可以进去的)伺机“作案”,然后在经过验票口时,我轻轻的拉住他们的衣角,假装是他们的孩子,然后轻松就进去了。然后再对着仍守候在治疗癫痫疾病外面的小伙伴使个眼色,暗示他们准备进场。然后几个小调皮各自找好掩护的对象依次进场了。   记得那年,剧院首次播放鬼片“画皮”,那时的旧版本绝对不是我们今天看到很唯美,很梦幻,很浪漫的爱情故事,据说场面是恐怖的不得了,还有挖心肝的惊悚镜头,配乐也挺吓人的。我和小伙伴们听到这个消息后那是觉得相当刺激呀!个个都怀着难抑兴奋的心情,早早就来到了剧院,商量着这次怎样混进剧院,由于我们已是“惯犯”,而且近段时间以来,听说剧院整顿,“严打”,门口验票处的管理比较严了,而且这次是新鲜新奇的“鬼片”,所以我们觉得这次要进去应该没那么容易,所以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免得“全军覆灭”。经过我们几个“小诸葛”的商议,决定先派出露面较少的“烂周八”去试试,看看情况如何,影片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仿佛已看到一个个青面獠牙,满脸流血,穿着长长的白衣服,伸着尖尖的长指甲的鬼在我们面前飘来飘去,令我们觉得又害怕又好奇,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去试试,门口验票的一般有我们比较熟悉的老好人“阿拓之”,“死妖怪”,“憨豆佬”“石塞”等等常驻将军轮流把守,不幸的是,今天运气不佳,刚好是我们最不喜欢,最讨厌,最无情的“死妖怪”带领几个人在验票,他手里一边撕去票的副卷,口里一边大声说着:“看紧点,看紧点”,眼睛还像军犬一样警觉地盯着每一个进场看电影的人。   当我们看到一大波人入场的时候觉得最好的时机到了,马上将躲在暗处等待的“烂周八”推了出去,悲催的是,“死妖怪”一眼就盯上“烂周八”了,他一双死鱼眼此刻蹬得像大灯笼,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我的小伙伴恶狠狠地吼到:“小子,你又来了”,小伙伴一看仗势不对,吓得立马掉头就走。怎么办?看来此路不通了。我们不禁有点沮丧,眼看电影就快开场了,我们要尽快想办法呀!大家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直跺脚。“这样吧!我们跑到后面去看看,碰碰运气”。年龄较大的毛桃提出了个主意,我们几个小伙伴撒腿就跑,令人失望的是,后门挂着一把铁将军。此时,我们气馁了,个个低耸着头,像霜打的茄子,心里是既着急又失落。“看看看,这是什么?是狗洞还是下水道?”长得最胖的“南瓜”声音提高八度,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兴奋地指着墙根说到。我们细细一看,原来在后门旁边不知什么时候有个破洞,看样子是可以通到里面的,但能不能通到剧院就真不知道了。“好,我们先派个人进去摸摸情况”瘦的像猴子,黑的像碳的“大圣”眨眨眼睛摸着头说到。“好好好,我去我去”“南瓜”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还没说完就已钻进洞口了,可他太胖,钻到一半身子就卡住了,爬不进去又退不回来。大个子“山田”急了,他抬起脚往“南瓜”屁股上用力一送,嗖“南瓜”进去了。小伙伴们哄笑着。片刻,破洞出现了“南瓜”的包子脸,他神秘地嚷着“哈哈哈,快进来吧!”然后我们像一串小麻雀似的,一个个爬进去洞里,里面的光线很暗,估计里面是个下水道,有些地方还残留着一些水迹,可我们顾不上那么多了,管它湿不湿脏不脏的,只管手脚并用继续爬行。进去后我们再爬了约十几米,就看到前方透着昏暗的光线,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个缺口在敞开着,刚好够一个人爬上去,估计是剧院的人撬开下水道检查情况吧!“南瓜”压低声音说:“就是这里,我刚才就爬到这里的,我已听到里面剧院里的鬼叫。”说完,率先爬了上去,我们跟着一个个爬了进去,进去后,前面豁然开朗,果然就是剧院的一角。只听到“啊”,响起了好多声惊叫,里面阴森森的电影刚好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音乐,我们像幽灵一样的从下水道爬出来把看电影的人吓得够呛。我们迅速爬起来,赶紧找个位置坐下,装作若无其事地镇定地看电影,怕动静太大招来剧院的工作人员那就麻烦了!   我的童年真的充满了快乐,有趣的事就像我们喜欢玩的肥皂泡泡,一吹就有一大串一大串的开心记忆。   记得那年我大约5岁多吧!有一次跟着父亲到他单位去,那时父亲是住在单位里的,那天晚上,父亲要去开会,临走前还叮嘱我要好好呆在房间里,注意安全,他开完会马上就回来。无聊的我只好自己玩,环顾四周,对父亲的蚊帐有了兴趣,那时的蚊帐都是用细细的竹竿串好挂起来的,我轻轻把蚊帐往下一拉然后再松开,竹子就一弹一弹的,你越用力拉,竹子弹的越高,可好玩了。我拉呀弹呀拉呀弹呀,玩的不亦乐乎,可乐极生悲,越玩越开心,越拉越用力的我,万万没有想到,脆弱的竹竿经不住我连番的折磨“啪”的一声,断了,失去支撑的蚊帐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我呆住了,怎么办?闯祸了!爸爸回来怎么交代?赶紧逃跑,于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走上几里的小公路,还要摸索着爬过一条小小的独木桥,那桥大约有6,7米高吧!河水还挺深。我心惊胆寒地摸回了家。敲开家门,母亲惊愕地问我怎么回事,我撒了个谎,说我想回家爸爸同意我回来的。那时是个没有电话没有手机的年代,虽然心存疑虑,但无法验证的母亲还是骂了父亲一顿。   父亲散会后,看到房间的状况一下就明白了,赶紧发动全单位的人找我,但附近都找遍了,仍不见我的踪迹。这下父亲慌了,一个多嘴的同事还不适宜地说了句:“会不会掉进河里了?”父亲顿时吓得脸色发青,立马回家,准备把这件事先告诉我母亲,父亲跌跌撞撞地刚一敲开门,母亲顿时埋怨父亲不该让我一个人大老远的摸黑回家,至此,父亲知道我已安睡才得以松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才彻底放下来。第二天,低着头准备“认罪”的我已做好思想准备接受惩罚和批评,谁知父母亲的政策真的很宽容,他们连责备的话都没有,只是笑呵呵地说:“真是傻丫头,把我们都吓坏了”。   童年趣事还有很多很多,还记得有次和小伙伴们约好晚上去田里捉黄鳝,可父母说夜里危险,不批准,我表面顺从了她们的意见乖乖进房关灯睡觉,但等他们睡着后,又偷偷的溜出了家门。第二天一早,我被母亲的一声尖叫吵醒了,原来昨晚举着火把光线不太够,而且也不太会分,就把黄鳝和水蛇一起抓回来了,早起的母亲看到脸盆里装着一条条的黄鳝和水蛇被吓到了。   现在回想起我的童年,真是觉得特别难忘,特别的开心,它就像是一颗棒棒糖,什么时候吃,都能舔出甜味。童年,如同一幅画卷,珍藏着,随时光慢慢渗透到生命里,走的越远,越想回头看看,每当想起我的童年嘴角总是上扬,总是有股抑制不住的笑意。每当我们聊起童年时,总会眉飞色舞,唾沫飞溅,总是笑得前俯后仰,笑得肚皮酸软,多想坐上时光穿梭机,回到我快乐的童年,回到当初那个纯净的乐园。   共 37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