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家园】跟头酒(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25岁那年,我在秦岭北麓一镇医院当大夫。

这是春季的一个星期天,我正在单身宿舍吹笛子,云鹤哥来了,让我去他家喝“跟头酒”。我和云鹤哥是在医疗过程中相识、相好的,他有个和睦幸福的家,有可爱的一儿一女。

敲门,春柳嫂满面春风地迎上来:“稀客!稀客!快请进!”我们围坐在一张古朴的方桌旁,春柳嫂忙里忙外,端这端那。她说话快,走路如风摆柳,一会儿就是一桌子,连说:“没啥好吃的,都是自家地里产的。”一坛酒端出,打开,满屋飘香,酒酪倒入锅里,按比例兑好了水。炉膛里架上劈柴,呼呼地烧,火苗舔着锅底,整个小屋暖融融的。云鹤哥说:“连吃带喝。”我端碗喝酒,品着,开始有点苦涩,慢慢变甜上了头。春柳嫂说:“头一回喝这酒,得先吃点菜垫垫底,后劲大着呢!”席间我好奇的问云鹤哥为啥把这酒叫“跟头酒”,他解释说:“这酒是用自家地里产的稻谷,终南山上采的药材,山间流水制曲酿制而成,人喝了上头,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光想跌跟头,因而有了这粗而俗的名字。”我干了门前酒,三碗下肚,酒足饭饱,面热心跳,还真想翻跟头哩。这时他俩的儿子飞、女儿丹缠着要听我吹笛子,拗不过,我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二节F调竹笛,用欢快的颤音吹奏起《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我感到这次比以往任何时候吹奏得都好,大家听得入了神,连门口的狗也支楞起了耳朵。

在明媚的春日里,我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有个家的感觉真好。半年后我经过恋爱,结了婚,心爱的小宝宝出生后,我处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之中。可新的烦恼来了,妻子产后乳房憋胀,奶水不通,猪蹄子、酸辣汤吃了不少也不抵事,儿子哭,哭得人心烦。去云鹤哥家,我把烦恼告诉了他们。他俩不约而同地笑着说:“跟头酒啊,能通乳,灵着呢!”春柳嫂送了我“跟头酒”,我按她说的办法调兑。妻子喝了“跟头酒”,乳汁如泉流,真神!儿子不哭了,我整天忙忙碌碌,觉得生活里洒满阳光。

八年后,我携妻领子,调离了秦岭北麓,回到我的出生地。如今儿子已是一个在校大学生,长得跟我差不多高。这些年来,我时常想起在那个镇医院工作的日子,“跟头酒”的醇香一直在我的心头萦绕……

癫痫病怎么治效果好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家童服用吡酯胶囊有哪些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