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红叶】让雪飞舞 (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我住在新疆,石河子是我的第二故乡。有人曾经问我,如此边远之地,为什么你独独喜欢这里?我说,这里的冬天很长,整个冬天,每天可以与雪为伴,看雪飞舞,虽然寒冷,却有一种浪漫情趣支配着我。雪地的纯洁和美丽,总让我充满幻想,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和圣诞老人,还有卖火柴的小女孩,一个个从皑皑白雪中翩然走来......最近我的一个网络知己,我的一个好姊妹,她的网名竟然叫雪舞姑娘,爱屋及乌,我对她疼爱有加。

每次看到她的网名或者美丽头像,我就会想起石河子冬天漫天飞舞的雪花。雪舞妹妹就像雪花一样,纯洁美丽,可爱又善良。

我们一样,都没上几年学,读书太少。虽然平时也看一些书,但从来没想过以后会怎么怎么喜欢上写作,也没想过会在文字的花海里结伴遨游。我们都已经结婚生子,她是三个孩子的妈妈,而我也人到中年。可是网络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小窗,各自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通过心灵窗口,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通过小窗也学到不少文化科学知识,不断充实自己,充实着精神家园。我们也学着美化自己的空间天地,从转发别人的美文,到偶尔用笨拙的手指敲击自己心底的文字。也有一点小资情调哦!快乐各自的快乐,烦恼着各自的烦恼,总之我们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记得有一天我们初遇在一个文学群里,雪舞妹妹开始时羞羞怯怯不敢随便说话,我也是战战兢兢谨言慎行。看到文友在群里发的诗文很精彩,而我们还没有一篇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啊。我想,妹妹那时候也跟我的心情一样自卑:人家怎么都那么有才?我为什么掂不动一根芊芊细笔?在老师和文友的鼓励下,在那种文学的气氛的熏陶下,我和雪舞慢慢写出来一篇篇不太成熟的诗文。我们一起学习,一起交流,一起在这片海洋里成长着。

日子不知不觉地走着,我们欣赏着彼此的文字,交流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们是女人,写生活,写快乐的童年,写我们勤劳善良的父母兄弟,写我们天真活泼的孩子。从文字里可以看出来雪舞妹妹是个好女人,好妻子,好母亲,从小就帮父母下地劳动,现在也烧得一手好菜,对孩子的家庭教育也很优秀。我们的文章试着投进网站,在那片希望的田野上种下了一颗颗绿豆,随着绿豆苗长大爬秧,我们的文字也慢慢成熟起来,终于有一天培育出来一颗颗激动人心的红豆。我想,妹妹应该和我一样兴奋,那颗红豆能带给我们什么呢?金钱?只不过两块,而且也暂不对现。可那是收获,收获了一份成功的喜悦,这成功不讲功利,只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我不比别人差!别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更是心灵荒原上的一种希冀,给自我寻求一个前进的方向。

雪舞妹妹在我认识的姐妹里进步最快,也是最聪明最努力的一个。几个月的时间,她从一个的地得都分不太清楚、标点符号不太会用的新手,慢慢写出了几篇精品文章,不久还学会了网站编辑技巧。她编辑的文章花边每个文友都喜欢,她的按语也写的特别认真和精彩,让很多老师鼓掌称赞,刮目相看。

正在她如鱼得水之时,有天晚上我看到信息提示,妹妹退出了我们的群!我感觉不对,白天她看起来还那么兴奋,一天编辑了好几篇文章,怎么突然会退群呢?以前就听妹妹跟我讲过,她老公不喜欢她上网,也不喜欢她写东西,曾经也有过一次退群风波,就是她老公给偷偷退的!这次……会不会也是呢?如果是,那敢情是她这阵子太投入,她老公怕她太累,又不高兴了!那她们夫妻有没有吵架?我有些不放心。

我这人在群里年纪大一点,大家很多时候都叫我声姐。虽然不是亲姐姐,但这一声姐放在我心里的重要位置。凝视着妹妹美丽的头像,我希望妹妹过的幸福快乐,但脑子里出现的却是她们夫妻吵架的场面。不行,我得问问。打开聊天窗口问一声:“雪舞?怎么退群了?”很快妹妹回复:“又是我老公干的!我电脑上的qq没下,他在清理我的qq群!”我说你现在用的啥?她说手机,可能他还在电脑上看着呢!我一听乐了,心想:第一,我是女人他不会太反感;第二,我跟雪舞也没说什么不妥当的话,也是出于关心,他不会对我说出太难听的话吧。想到我们三个人这样对峙冷战,又尴尬又好笑,总不能这样撂下妹妹让他们夫妻反目吧!那样我于心何忍?想着她老公肯定也瞪着眼睛在看我们的动态,我的调皮劲儿上来了,偷笑一声跟他打招呼:“嗨!妹夫!”他没接话。雪舞回复,别理他,姐姐早点休息吧!我一看,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我们互道一声晚安,雪舞妹妹下了。

放下手机,我睡不着,还在想他们,会不会吵架呢?会不会干仗呢?人往往这时候不会把事情往好的地方想,可远隔万水千山,我又能做些什么?想起我和老公也曾因为上网起过冲突,他对我的写作也持反对态度,看我写的文章,总说我是异想天开的神经病,我无语了。窗外繁星点点,仿佛都在眨着眼睛看我。夜好似很平静,可我总觉得远处某个地方有飓风,有闪电,下着倾盆大雨......

大约零点三刻时候,我家老公拉货回来了,我没合眼,就是一直在等他。本来要躺下,手机响了一声,是聊天信息,我一看:“你有我大吗?”是雪舞发来的。不过听口气是她老公,因为我和雪舞都清楚彼此的年龄。我说:你是雪舞老公吧?他说:这么晚不休息,不累吗?呵呵!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他还在生闷气。我说刚才在等老公。他说:老公干啥去了?我说:拉货去了,开车的,他不回来我睡不着。我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我是故意这么问的,心里知道他的纠结,这会儿肯定睡不着。他说:郁闷。哼哼!我猜对了,人在这时候往往是一个人越想越气,我就是这样的一根筋。如果这时候有个人陪着说说话,随便说点什么,就淡忘了。我老公问:这么晚了是谁呀!我就把雪舞和退群的事情告诉了老公,说这会儿她老公在生气,用雪舞的号在跟我说话。老公伸头看了一下,不好意思笑了笑。

雪舞老公的话不是连着说的,每次都间隔几分钟,甚至十来分钟说几个字,我知道他心里苦闷在想事情。我说我知道你的心情,跟你聊几句。他说:你说吧!我说雪舞是个好女人,很有才!他说:那是。我说我们两个一样,只是爱好文学,喜欢写作。他说:能当饭吃吗?我一呲牙,说:不能,而且,还很累,可就是不由人,要不怎么叫爱好呢?他说:我看也是,不过什么都要有个度,我也有爱好,但我就不上瘾。她整天说累,我一看,那么多群,我真不理解你们女人。退了吧,你也退了,再这样下去就要生分了,可以说她太疯狂了,整天瞎写,瞎聊。男人要有事业,女人要顾家庭,要把时间用到有用的地方去。我顺着他的话慢慢回复着:好的,听你的,不写了,我们就是太沉迷了,是我们不对,今天就拿我出出气吧!我偷偷在笑,我知道他这些话一说出来就没事了。我们的聊天很慢,他都是半天才说一句,我知道,他脑子里想很多,这时候都一点半了。说完这些,好久不见动静,以为他不说了我也不再说话。可过了很久,我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他说你是新疆的?我一看,哈哈,没事了!然后就陪他聊起了我们的新疆,他们的安徽,这一聊就聊到了凌晨两点半,他才说,不早了,休息吧!我知道,他的心结打开了,这才觉得如释重负,放心睡了。

曾经有个老师对我说过,说:“姐,雪舞是个文学上的好苗子,我太忙,第二我也不方便跟她聊太多,你以后要多鼓励她,要让她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我说:“好,我会的!”老师知道他老公不支持她写作,也不支持她上网,更不喜欢她聊天,所以拜托我来鼓励妹妹,女人跟女人说话她老公应该不会太在意。我一直记着老师的话,我也一直记着我的承诺。其实就是老师不这样说,我也会一直关注妹妹,鼓励妹妹的,因为妹妹也一直在关注我,鼓励我!

前几天还有个老师对我说,你把雪舞叫回来吧!也只有你可以去说。他知道我和妹妹的关系,但我那天没答应老师,我说她这阵子太累了,刚好也腾空休息一下!老师说以妹妹的文采和编辑能力,窝在家里太屈才了,她不应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

这几天我想很多,我也觉得这个妹妹应该走出来,但我怎么说呢?我用什么来说服我们身边的这些顽固分子呢?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他文才很好,写过不少小说,还出过书。那天他给我发的照片,一堆上百万字的小说手稿。他有几个孩子,学习成绩都很好,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他自己还做着生意。我在想,孩子的成绩好,一定是受父亲写作的影响吧?看看父亲写呀,写呀,孩子怎可不努力?还有,他写那么多作品,还出了书,可以算是一个作家了,也算是成功了!人家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我想,他一定有一个支持他的好伴侣。想到这里,茅塞顿开,感觉找到了可以说服人的论据了。可我怎么把这些说给他们听呢?找他们聊天?这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完的!对,写成文章,拿给大家交流。

我的文一直都在写实,我不会无病呻吟或言之无物,我要确认一下那个老师兼文友的家庭背景,事实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呢?我觉得应该是!

我在小窗口发了消息,得到的消息却让我无法接受!他说家里没有一个支持他写作的,因为他的写作波及家庭,他的孩子们都学了理科!

我当时呆了好一阵,随后……泪奔。

一个人在这种情形下写这么多作品,是怎样的动力支持着他,是什么让他这么执着?我只听他说过,小时候听奶奶讲过很多故事,他想把这些故事传承下去。

他的两句话彻底打断了我原来的思路。本来我问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动笔,写到他的段落想确认一下,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这结果让我崩溃,让我在写作的道路上犹豫了,这篇劝解另一半理解支持的文章也无法再写下去,停了下来!

我纠结着,彷徨着,心里想很多。打开手机是文字,开开电脑是文字,看书,是文字,听歌,是文字,看电视……这些都是由文字组成的,都是作家们写出来的文化积淀和文化传承呀!想想如果没有这些执着的作家,没有这些文字,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孩子上学需要课本,那些书都是作家们的心血,我们看的电视剧,也都是作家们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有几个人看电视的时候会想到作家,看到的是演员,出名的是演员,发财的也是演员,快乐的是观众。他们是一群在幕后默默奉献的一群人,喷子们口中所说的书呆子,多少人一辈子默默无闻坚持写作,多少人写一辈子还穷困潦倒!想想曹雪芹大师,想想蒲松龄老先生,多少人死了以后著作方才问世!这就是作家,他们是伟大的智者,是一群让人敬重的执着文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文字去表达我对他们的敬重,只想说一句,请理解笔墨人生,给他们一点精神上的支持,给他们一丁点关爱吧!

跟我的雪舞妹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可过了两天,看到妹妹写了一篇文章,跟我的预料一样,他们没有吵架,妹妹说很奇怪,看到我们的聊天记录才明白是为什么。他老公说以后要写他不反对,但要把生活和爱好之间的关系协调好。我看了,很高兴,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为网络文学尽了一点微薄之力。

那天,我给妹妹发了一首我写的歌,又在网上遇到她的老公,他一上来就说:“大妹子,不是答应我不写了吗?怎么还在写?”我一听,他叫我大妹子就是在跟我开玩笑,因为我跟他说了,我比他大的多,可他说看我照片比他年轻。跟我开玩笑,说明他心情不错。雪舞用手机,他用电脑,我们三个嘻嘻哈哈聊得非常开心。

多云转晴,我的妹妹又开始了写作,又开始编辑文章了。我仿佛看到一团洁白无瑕的大雪仍在轻舞飞扬,那是雪舞妹妹翩然轻盈的身姿啊!妹妹那个另一半在雪地里尽情欢呼喝彩,我知道,彼此间的宽容和理解磨合了他们家庭中的诸多不和谐因素,他要让雪舞妹妹这朵文学腊梅在凌寒中的某个早晨傲然怒放,继而一枝独秀!

忽然想起宋代诗人卢梅坡的一首七绝:《雪梅》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让雪飞舞,让梅更香,让文学殿堂笔墨流芳!

陕西癫痫病医院甘肃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哈尔滨有哪几家癫痫医院治癫痫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