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塔(散文)

来源:四川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我是从四川康定往回走的,在快要到达成都的时候,我却想着即将出差的事宜,想着想着略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何,在旅途上的我,突然想到几年前旅途的事情。

有些记不得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只隐约记得那是去往甘肃的火车上,我风尘仆仆,带着火车上特有的疲惫。因为太闲,亦或是心太安静,又或许是周围的人声鼎沸,让我有了一种迎面而来的压抑感。还好,我坐在卧铺车厢过道的小登上,可以看着窗外。但那是茫茫的一片,无垠中透着苍凉。竟无一丝绿色,就连天也是昏黄的。我想从中寻找些什么新奇,只有沉默的戈壁给了我沉默的回应。

看着看着,我便想着这些年的工作和生活。如果说一如既往地按部就班是一种幸福,那么这种幸福却有着先天的不良,那便是宿命吧。

就在自我缅怀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一座塔,远远的看似一个点,继而拉近,却依旧看不清全貌,我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哦,那是一座看不清是土堆还是砖堆的塔,倔强地依靠在一个半坡上,有着一道墨色的影,在影下却是斑驳的红色。

火车转了个弯,遥遥的把塔甩在了后面,然而直到绕过了这半弯,我才发觉这竟然是残破了一半的塔,另一半只是塌陷的砖瓦。残破而又坚韧的塔啊!凝视着它渐行渐远,我不禁思绪万千。

“爸爸,看,道士塔!”忽而,隔壁座位上的一个小女孩,对她的父亲喊道,原来她也在看塔,满脸的欣喜。

我是看过余秋雨的,知道道士塔。知道在他的描述下,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泥塑成,基座垒以青砖。与这个塔完全不搭界的。我刚想张嘴,却见那位父亲摸了摸女儿的头,说:“恩,道士塔。看看咱的运气,坐火车都能看见个著名的景色。”

果然,竟然,我的心里愉悦起来。那座倔强的塔,在无垠寂寞的戈壁给我思索,在那对父女口中留下传奇。或许这就是人生,就像那残垣的塔,有着顽强地屹立,有着不输于道士塔的名气,有着我的留恋,有着那对父女的口诵,有着千年不倒的毅力,也有着不输于命运的运气。

车上的颠簸让我回过神来,我才想起这是在去往成都的车上。习惯性地望着窗外,满眼都是醉人的绿色!那种回忆的欣喜久久未能散去。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要怎么治疗好癫痫病能不能治疗的好呢哪家武汉癫痫病医院好